陳戌源:我已經核酸檢測了五次

新華網
2020-07-27 16:07
7月25日,幾經波折,中超終于開賽。開賽難在哪裏?大連出現疫情後是否對開賽造成影響?中超開賽的意義是什麼?中超第二階段有何初步構想?中國足協主席陳戌源26日接受新華社記者獨家專訪時一一作答。

  新華社大連7月27日電 陳戌源:我已經核酸檢測了五次

  新華社記者公兵、蔡擁軍、馬邦傑、張逸飛

  7月25日,幾經波折,中超終于開賽。開賽難在哪裏?大連出現疫情後是否對開賽造成影響?中超開賽的意義是什麼?中超第二階段有何初步構想?中國足協主席陳戌源26日接受新華社記者獨家專訪時一一作答。

(體育·圖文互動)(1)陳戌源:我已經核酸檢測了五次(配本社同題文字稿)

  這是中國足協主席陳戌源接受新華社獨家專訪(7月26日攝)。 新華社記者潘昱龍攝

(體育·圖文互動)(3)陳戌源:我已經核酸檢測了五次(配本社同題文字稿)

  這是2020賽季中國足球協會超級聯賽(大連賽區)揭幕戰現場中國足協主席陳戌源(右四)向新冠肺炎疫情犧牲烈士和逝世同胞默哀(7月25日攝)。 新華社記者潘昱龍攝

  開賽有三“難”

  陳戌源説,中超開賽本身就是一個勝利,但確實艱難,表現在防疫、賽區選擇和管理上。

  陳戌源説:“從全國抗疫形勢看,我們要外防輸入,內防反彈,但也有個別地區出現感染事件。在聯賽防疫上我們不能有任何閃失,我們提出確保在封閉區(藍區)內不發生一起新冠感染事件,這個目標堅定不移。如果發生一起,就意味著整個聯賽要泡湯。年初開始醞釀時還想採用主客場制、讓觀眾入場。但後來的防疫形勢告訴我們,常規做法行不通。為了確保不發生一起感染事件,我們投入很大人力、物力、財力,制定了非常嚴格的防疫措施,比如藍區、綠區的嚴格分離,兩個賽區都有專門的防疫組長,嚴格落實責任,在防疫上要‘六親不認’,只認規則不認人。”

  “第二難是賽區選擇。我們從3月開始選擇賽區,條件一是得到當地政府全力支持。當地政府其實承擔了很大壓力和責任,我要特別感謝大連和蘇州市政府,它們都是舉全市之力來支持我們。我們成立了組委會,兩地市長擔任當地組委會主任。條件二是場館既要符合比賽和訓練要求,又要符合防疫要求。兩個賽區都要面對草坪問題,因為每隊平均四五天一場比賽,強度很大。蘇州前段時間受梅雨影響,持續下雨,我們心急如焚。雖然我們選擇了專業的養護團隊,也備了幾套草,但一旦草坪不符合標準,運動員很容易受傷。”

  第三“難”在管理。“我們成立了九個工作小組,中國足協100多人有三分之二在賽區,歷史上也是第一次。封閉兩個月,對我們來説也是巨大考驗,管理要有可行性和科學性,要符合比賽要求、防疫要求和俱樂部實際情況。再者是管理團隊的能力和責任。有了好的制度能不能落實?落實還不能有任何瑕疵。”

  陳戌源説,雖然困難很多,但還是要讓全國人民看到一屆精彩、安全、有序的聯賽,看到中國足球的進步。“就我們管理團隊而言,就得付出巨大努力,以不辜負球迷對你的期待。”

  疫情下籌備聯賽史無前例,且事無巨細。從7月1日宣布開賽到7月25日正式開賽,25天時間,籌備團隊做了大量工作。

  “我們規定了‘四不準’,即到賽區後,70多天,一不準喝酒,二不準遊覽,三不準聚餐,四不準探親訪友,誰違反了誰走人。我也知道很多人都有家庭,但為什麼要這樣做?我們總得為這件事情(開賽)做點犧牲吧!”陳戌源説。

(體育·圖文互動)(2)陳戌源:我已經核酸檢測了五次(配本社同題文字稿)

  這是中國足協主席陳戌源接受新華社獨家專訪(7月26日攝)。 新華社記者潘昱龍攝

  積極應對疫情

  22日,大連確診一例新冠肺炎病例。在第一時間得知該消息後,陳戌源當時“心裏一沉”,“我不知道疫情的發展態勢會怎樣?也不能説不會對賽事産生影響。那時確實覺得中國足球真是好事多磨。疫情發生後,我們馬上和當地的聯合防疫工作組開會研判,確認疫情的源頭是清晰的。我們始終堅信我們的防疫措施是到位的。確保藍區的人絕對安全,確保不發生一起藍、綠區交叉事件,每一個細節都要摳。我們覺得聯賽不能因此就取消,否則影響太大,當然前提是做好防疫工作”。

  身為足協主席,陳戌源以身作則,“核酸檢測我已經做了五次了,必須嚴格執行”。

  開賽意義重大

  陳戌源認為,中超開賽除了有助于全面復工復産外,之于中國足球本身而言也意義重大。

  “如果聯賽停擺一年,那就意味著運動員一年沒球踢,對他們的職業生涯是重大打擊,對國家隊備戰世預賽産生影響,中國足球的國際形象也會受損。”

  他透露,接下來將研究中甲、中乙、中冠及足協杯等賽事開賽事宜,中超的防疫經驗將被應用于這些賽事中。

  空場比賽 “滿場”效果

  中超第一階段空場進行。如何提升賽場整體氛圍,增強中超品牌與俱樂部品牌展示,同時創造更多球迷互動?答案是虛擬觀眾和虛擬聲場。

  場地設有大屏幕,球迷可通過連線方式為球隊助威。而各隊球員在賽場慶祝時,可以面向大屏幕的觀眾分享當時的心情。每次上屏觀眾人數為16人,可輪換上屏,以確保有更多球迷參與互動。很多俱樂部根據實際情況組織球迷在第二現場觀看比賽,第二現場的實時畫面也能在現場大屏幕顯示。

  此外還有虛擬聲場的加持,負責公共信號制作的體奧動力轉播負責人介紹説:“使用現場實際比賽聲音加入虛擬聲場混音,可保證主觀聽感與畫面時間的一致性與真實感。而由多軌不帶情緒的球場觀眾環境聲素材混音制作後常推作為虛擬襯底聲床,保證了球場基礎的主觀環境聽感與連續性,營造球場氛圍。”

  虛擬聲場提取了以往聯賽的現場聲音、觀眾吶喊聲、加油聲,會全程在比賽中使用這個底噪氛圍。當一些場景出現時,比如進球、小高潮,就會有觀眾的歡呼聲。

  陳戌源説,在確定上述方案前,他看了英超、西甲等比賽,了解了相關技術。“雖然是賽會制,但也有理論上的主客場。我們把去年每個主隊球迷的吶喊聲放到主場氛圍中,讓球迷有身臨其境的感覺,在球場的體驗可能有差別,但在電視旁沒那麼明顯。”

(體育·圖文互動)(4)陳戌源:我已經核酸檢測了五次(配本社同題文字稿)

  這是2020賽季中國足球協會超級聯賽(大連賽區)揭幕戰現場全體人員向新冠肺炎疫情犧牲烈士和逝世同胞默哀(7月25日攝)。 新華社記者潘昱龍攝

  第二階段中超賽程受亞冠世預賽影響

  中超第二階段賽事將如何安排?

  陳戌源的回答是:“目前有兩個不確定因素。一是亞冠,二是世預賽亞洲區四十強賽(賽程或將變化),就目前賽程而言,兩項賽事還有衝突,亞冠東亞區的賽會制比賽目前也沒協會承辦。”

  “四十強賽剩下四場比賽,我們三主一客,必須全贏。我跟(國家隊主帥)李鐵講,不要給自己留後路,要全力取勝。”

  “考慮到疫情,國外隊伍來中國打四十強賽要隔離14天,那是沒法比賽的。國際足聯可能會建議到第三國打,但我們肯定不同意,因為這意味著我們的主場優勢沒了。所以也不排除四十強賽採取賽會制的可能,我們來承辦。那樣就可以按照中超的防疫經驗,對國外隊伍從機場就開始全程封閉。”

  如果從10月8日開始的四十強賽時間不變,國腳可能提前從聯賽離開幾天,稍做調整後備戰四十強賽。

  如果10月份的四十強賽推遲到11月,則中超第二階段賽程也將相應調整。

  綜上所述,中超第二階段比賽如何安排尚無法確定,但第二階段比賽原則上分兩個組,A組打爭冠賽,B組打保級戰。

  今年的特殊情況使得部分中超俱樂部提出取消升降級,但在陳戌源看來,這將使得第二階段比賽完全沒有意義,對中甲、中乙球隊傷害極大,還會被詬病不按規律辦事,令中國足球形象受損。

  中超預備隊、國青打中乙 公平性優先

  陳戌源説,中超預備隊、國青打中乙,將參與積分排名,假定中超預備隊排在前兩名,則不參與升級,但中國足協會給予獎勵。國青隊也一樣。

  國青隊隊員年齡相對偏小,中國足協對國青隊的水平預判為中乙中下遊水平,希望通過實戰不斷提高,打進中上遊。

  建立健康可持續聯賽體係

  從去年年底迄今,各級職業聯賽有16家俱樂部退出或解散,中國足協未來將如何保障聯賽的平穩運營?

  陳戌源説:“我們各級聯賽最大的問題之一,就是前幾年金元足球帶來的影響。16家俱樂部退出,就是其惡果,疫情形勢下,經濟狀況出現滑坡,投資人更加難以為繼。建立一個健康可持續的聯賽體係,對中國足球非常重要。限薪令只是第一步,後續還會有措施出臺。這樣做的風險是聯賽觀賞性受影響,但我覺得不是顛覆性的。為了聯賽健康有序發展,肯定要付出代價。”

  此外,受限于禁止跨注冊地轉讓政策,一些俱樂部轉讓出現問題。中國足協正在考慮對政策微調,比如在注冊地待滿若幹年後可以跨注冊地轉讓。

  青訓體係或調整

  陳戌源認為,足球最大的問題之一是職業化後過早推向市場,然後政府過早退出,但中國足球市場發育有很多不足,造成今天中國足球青訓不能更好地開展。

  他表示,青訓體係現在主要包括俱樂部、校園、社會三部分,今後應強化俱樂部主體地位,同時政府也要作為主體之一。青訓水平不高還有一個原因是教練水平不行,“我到各地去看,很多不同年齡段的小孩基礎太差,一個強隊的基本特徵是高節奏,必須有三個要素作為支撐:體能、技術、戰術。我們這三項全面落後。國少隊主教練安東尼奧為什麼改成長傳衝吊打法了?因為他雖然有很好的戰術安排,但隊員執行不了。中國足協要花極大的努力把青訓抓上去。我們正在寫一份關于進一步加強全國青少年足球的意見,要爭取上升到國家行為,光中國足協是抓不好的、是不夠的。中國足協只能抓一段。要明確政府抓什麼、校園抓什麼、俱樂部抓什麼。政府要在資金人力政策上給予支持。要以俱樂部為核心搭建青訓體係,因為俱樂部在整個青訓體係中扮演了最關鍵的角色,承上啟下,有進口和出口。還有就是校園足球的定位要清楚,就是青少年身心培養、品質培養、興趣培養”。

  陳戌源建議,應當加強和教育部門的溝通和融合,做到賽事互通、人才互通。

  不能忽視業余足球

  陳戌源説:“中國足球有兩大部分,職業足球和業余足球,我們往往忽視了後者。事實上足球更應該多貼近老百姓。除了要建專業球場,其實更應該多建一些老百姓身邊的球場,讓老百姓下班後、孩子放學後就可以踢球。這需要地方足協的擔當和地方政府投入資源。”

  自中國足協與國家體育總局脫鉤後,地方足協與地方體育局的脫鉤也是一個現實問題。

  不過,陳戌源認為,地方足協短期內很難脫鉤,一則因為它缺乏生存能力,二則其自我管理能力也不夠。

  陳戌源表示,未來中國足球的蛋糕做大了,會給予地方足協更多支持,還將考慮把中國足協會員單位范圍擴大,吸納更多的地市級足協進來。

  他還表示,國外足球發達國家甚至一條街道都有一個足球協會,中國足協應該提高服務意識,和地方足協一起把業余足球抓好,把大眾的足球熱情點燃。

  “説到底足球並不局限于競技方面,更重要的是代表了一種民族精神,有助于民族整體素質的提升,而這些主要是通過業余足球實現的。”

責任編輯:張樵蘇
01002002026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2908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