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渝聯合申奧?奧運舉辦地産生機制已發生重大變革!

新華網
2020-11-28 20:23
27日,川渝聯合申奧的消息迅速刷屏,雖然四川省體育局回應稱,此事還屬于工作規劃和遠景目標,但這無疑勾起了人們對申奧的關注。而與申辦2008年北京奧運會和2022年北京冬奧會時相比,如今的奧運會舉辦地産生機制已經發生重大變革。

  新華社北京11月28日電 題:川渝聯合申奧?奧運舉辦地産生機制已發生重大變革!

  新華社記者姬燁

  27日,川渝聯合申奧的消息迅速刷屏,雖然四川省體育局回應稱,此事還屬于工作規劃和遠景目標,但這無疑勾起了人們對申奧的關注。而與申辦2008年北京奧運會和2022年北京冬奧會時相比,如今的奧運會舉辦地産生機制已經發生重大變革。

  川渝聯合申奧還是遠景目標

  2008年“無與倫比”的北京夏奧會,給國人留下了美好回憶。如今,正在籌辦的2022年北京冬奧會,也讓首都北京成為全世界第一座既舉辦過夏奧會,又將舉辦冬奧會的“雙奧之城”。

  我國申辦這兩屆奧運賽事,都是由申奧城市政府正式向中國奧委會提出申請,中國奧委會批準之後再向國際奧委會提出申請。

  不過,此次川渝聯合申奧卻顯得很突然。首先,此事是四川省體育局工作人員在回復省政協提案辦理工作情況的文件中提到的,而非來自申辦城市政府的官宣。其次,截至記者發稿時,中國奧委會、重慶方面,也沒有就聯合申奧進行正式回應。

  四川省體育局27日晚解釋説,聯合申辦奧運會一事,還屬于工作規劃和遠景目標,目前正在與重慶積極對接、溝通、謀劃之中。由此看來,川渝聯合申奧,的確只是規劃中的遠景目標。未來能否實現,或許還存在變數。

  更靈活的申奧新程序

  與此同時,申辦未來奧運會,在國際奧委會層面,也發生了巨大變革。申辦2008年夏奧會和2022年冬奧會時,在中國奧委會正式提出申請之後,還有國際奧委會初步篩選、確定候選城市、提交申辦報告、評估委員會考察、向國際奧委會委員陳述以及國際奧委會全會投票等諸多關卡。

  過去幾年,不斷出現奧運會申辦城市中途退出等問題。為了讓申奧更靈活、更節儉、更有針對性,在去年6月舉行的國際奧委會第134次全會上,關于修改奧運會申辦規程的若幹建議獲得通過,今後奧運會舉辦地的産生機制將發生重大變化,其中重要內容包括:

  第一,分別組建“夏季奧運會舉辦地委員會”(10人)和“冬季奧運會舉辦地委員會”(8人),成員相對固定,以取代之前的“評估委員會”。任何有意申辦奧運會、冬奧會和青奧會的城市、地區、國家以及相關國家(地區)奧委會,均可同“舉辦地委員會”保持密切溝通。

  與過去需要提交申辦報告和保證書相比,在溝通對話階段,潛在舉辦地無須承擔任何義務。“舉辦地委員會”會幫它們分析奧運對當地發展的作用,同時負責向國際奧委會執委會推薦多個或者單個候選地。而想要得到該委員會的青睞,申辦地必須得到政府和公眾的堅定支持。

  “舉辦地委員會”的權力可見一斑。該委員會包括國際奧委會、運動員、國際單項體育聯合會、國家(地區)奧委會、國際殘奧委會和各大洲的代表。來自中國的國際奧委會委員李玲蔚和張虹入選。李玲蔚對新華社記者説,在國際奧委會和潛在舉辦地雙向溝通的前提下,量身定制的申辦方案可以大量降低申辦奧運會的成本,尤其是在新冠肺炎疫情和東京奧運延期的大背景下,未來的奧運申辦將更加靈活和開放。

  第二,在對話的基礎上,國際奧委會執委會可以讓“舉辦地委員會”與那些可以實現雙贏的潛在舉辦地“定向溝通”。這一階段,潛在舉辦地將被稱作優先或首選舉辦地,需要向國際奧委會提交保證書等文件。“舉辦地委員會”也將進一步深入評估。國際奧委會執委會將根據評估報告向全會推薦一個或多個優先或首選舉辦地,之後將投票産生舉辦地。

  第三,2008年奧運會和2022年冬奧會都是提前7年確定舉辦地,而未來的奧運會,則不一定非要提前7年確定舉辦地。國際奧委會執委會將為每一屆奧運會申辦時間制定專門的戰略框架。“舉辦地委員會”與潛在舉辦地之間的溝通對話,在初始階段甚至無須確定具體申辦哪一屆賽事,而隨著溝通的深入,在充分評估之後,才會確定申辦哪一屆賽事。其實,這種時間的靈活,在洛杉磯提前11年獲得2028年奧運會舉辦權就體現出來。

  第四,未來的奧運會不再限定在一個城市舉辦,可以多個城市甚至國家(地區)聯合舉辦。川渝聯合申奧也符合這種大趨勢。四川省體育局的官方回應也説,隨著成功申辦2021年世界大學生夏季運動會、2022年世界乒乓球團體錦標賽、2023年亞洲杯足球賽等大賽,各類體育基礎設施不斷完善,四川省已具備申辦奧運會的基礎條件,如舉辦奧運會無須再投入大量資金,而且還能帶來巨大的綜合效益。

責任編輯:張樵蘇
010020020260000000000000011105701126798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