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期間,請珍惜每場比賽——專訪中國重劍隊主教練雨歌

新華網
2020-11-29 11:45
今年3月初隨隊參加完匈牙利布達佩斯的世界杯大獎賽後,雨歌因家庭原因返回法國,沒想到和隊伍的這一別,就是6個多月。

  新華社廣東肇慶11月28日電(記者王浩宇、王浩明)激戰正酣的2020年全國擊劍錦標賽上,久未露面的中國重劍隊法籍主教練雨歌·歐伯利現身賽場,這是他3月初以來首次在現場觀看國家隊隊員的正式比賽,眼前的一切,都有種久違的感覺。

  今年3月初隨隊參加完匈牙利布達佩斯的世界杯大獎賽後,雨歌因家庭原因返回法國,沒想到和隊伍的這一別,就是6個多月。

  “我當時計劃是4月初回來帶訓練,但3月末的時候中國暫時停止了持有效中國簽證、居留許可的外國人入境,我對隊伍的情況是比較擔憂的,每天都想著盡快回到中國,每周我都會問政策有什麼變化,什麼時候能讓我回來。8月政策有變化後,我是第一批返回中國的法國人,先是在上海隔離14天,然後回北京再隔離7天,9月中旬才開始帶隊訓練。但因為續簽工作簽證的問題,我在全錦賽開始前都只能在北京帶隊。”雨歌説。

  在法國期間,雨歌只能在微信工作群裏聽取中方助理教練的匯報,然後根據情況來制定具體的訓練計劃,讓助教帶隊訓練。同時他會和隊員們進行一對一的線上交流,來調整個人訓練。

  雨歌表示:“我在微信上給隊員們發英文信息,他們翻譯過來理解都是沒有問題的。然後我會問他們一些情況,尤其是他們訓練的強度和疲勞感受,最重要的是他們心裏的感受,腦子裏是怎麼想的。我的另一項任務是培養中方教練員,讓他們可以獨立撐起一個訓練。”

  操心隊伍之外,對雨歌來説更重要的是盡到一個丈夫和父親的責任,做好家裏的頂梁柱。“主要還是擔心自己的家人,我有兩個孩子,我妻子的免疫係統能力比較弱,所以疫情嚴重的時候,她沒有辦法出門。當時在法國,每天只有一個小時的時間允許你外出,因為法國的學校沒有關,這段時間我得接送我的孩子上學和放學,以及給家裏買吃的。”

  雨歌和中國重劍隊的合同原本在2020東京奧運會後到期,奧運推遲一年的情況下,他也和隊伍簽下了續約一年的合同。雨歌治下的女子重劍團體是中國隊在東京最有希望摘金的項目,同時他也希望男子重劍團體能通過明年最後一站奧運積分賽,拿到奧運門票。雨歌認為,和外國選手相比,中國隊在疫情期間的備戰條件有優勢,因此他最不能接受的是有些隊員“身在福中不知福”。

  “國外很多人不能訓練,沒法打比賽,甚至在國內沒法到處走動。我們跟這些人比起來,有很大的優勢,我們要利用好這個優勢。”雨歌説,“但我感覺,有些隊員沒有意識到自己現在能打比賽是一個優勢。如果他意識不到這一點,來打比賽就是浪費時間了。”

  “想想國外的情況,我們每場比賽都應該珍惜,可有些運動員,我沒感覺到他是來打比賽的。像這次全錦賽,有的人因為體測不合格,只能打小組賽不能打64強,本來比賽就不多,10天的時間裏訓練和比賽還都不抓緊,這一點讓我很惱火。”

  除了態度問題,雨歌也比較關注隊員們身心疲勞的問題,考慮到中國隊在9月前主要是體能訓練,他歸隊後制定的訓練內容更多是從實戰和趣味性入手。“他們太長時間沒有打實戰了,可能一些技術動作他們自己都快忘了,我安排了一些類似于遊戲的訓練,強度沒有那麼大,因為在那個時候從邏輯上來講強度不能加太大,還得有趣味性。”

  按照雨歌的設想,這次全錦賽後最好能給隊員們放個小假,回家充充電。“家人是最重要的,當你需要充電的時候,從那裏總會得到你想要的東西,我不光是指家人,也可以是朋友。或者是你現在在這個城市,你生活在你那個城市裏面,可能對你來説就是一種充電。”

  4年前的裏約,中國擊劍跌至冰點,僅獲1銀1銅,是自2000年悉尼奧運會後的最差表現。明年的東京奧運,中國擊劍需要重新點燃希望之光,女子重劍團體金牌將是其中的重中之重。

  “我來到中國就是奔著這個目標來的。之前我們打了三年世錦賽,分別拿到了銀牌、銅牌和金牌,是很有機會成為奧運冠軍的,現在就看如何達成最後的目標。當然更好的是如果有更多的隊伍有奪牌的希望,我的壓力也會小一點,但現在現實就是這樣,這是我的任務。”雨歌説。

責任編輯:李旭
0100200202600000000000000111073211267993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