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德旺回應傳聞:不存在工會危機 將在美開新廠
2017-06-21 09:47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2016年底因投資10億美元在美建廠而備受關注的曹德旺,近日再度成為話題人物。6月12日,《紐約時報》刊發報道稱,福耀集團在美遭到了來自工會的危機,受到來自工人的負面評價以及當地工會組織的介入。該報道在國內迅速發酵,一些自媒體稱曹德旺“10億美元換來辱罵、遊行、罰款”,引發普遍關注。6月20日,福耀集團董事長曹德旺在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時回應此事,稱上述報道內容失實,以至于在國內引發“標題黨”式的傳播。曹德旺稱,福耀在美工廠並沒有遭遇“工會危機”,且目前福耀仍在美國進行選址,計劃投建新工廠。

  “我根本不想理會謠言”

  6月20日上午,身在美國的曹德旺接受新京報記者電話採訪,他表示,近期關于福耀美國工廠的傳聞令他不堪其擾。“我根本不想理會這些謠言。”

  《紐約時報》近期一篇報道描述,福耀集團在美國的工廠面臨嚴重的勞資衝突,起因是有員工指控福耀公司存在“種族歧視”、帶薪休假制度不合理,以及忽視員工工作環境安全保障等問題。報道還稱,基于這些問題,全美汽車工人聯合會(UAW)發起了激烈的工會運動,與此同時,美國聯邦職業安全與衛生署(OSHA)也對福耀在安全環保等方面的一些違規行為處以22.5萬美元罰款。

  該篇報道刊出後,其內容被國內媒體和自媒體廣泛引用,並針對此進行各種解讀。一種較為普遍的猜測認為:曹德旺在美國的投資“遇到了挫折”。許多網民和一些自媒體人更撰文或發表評論稱“曹德旺後悔了”。

  6月20日上午,曹德旺告訴新京報記者,前述《紐約時報》的報道有大量內容失實,“子虛烏有”,而國內一些媒體又根據失實信息進行“標題黨”式的解讀而不加求證。“他們都沒有採訪過我。”曹德旺説。

  福耀集團董事長曹德旺。資料圖片/記者 浦峰 攝

  “工廠不存在工會危機”

  針對《紐約時報》所報道的福耀在美遭“罰款”一事,曹德旺回應稱,福耀在今年3月與其達成和解協議,投資約700萬美元用于改善工廠的安全相關問題,罰金已降至10萬美元,這部分錢不足以對企業造成任何影響。

  曹德旺表示,在美國,如果一個企業真的被發現環保有問題,1000萬美元、1億美元都沒用,“等待你的首先是工廠暫停生産,進入整改,直到符合標準才能復工”。

  曹德旺告訴新京報記者,報道中幾名指控福耀的員工是被公司辭退的。曹德旺認為,紐約時報僅引用幾名因工作能力被辭退的員工的指控,“不負責任”。“我們在俄亥俄州的工廠沒有成立工會,更不存在‘工會危機’。”

  曹德旺告訴記者,絕大部分員工對企業內部組建工會沒有興趣。“支持建立工會的員工比例不到5%。”曹德旺介紹,按照一般規則,在企業內部成立工會,需要至少超過半數的員工表決通過。目前公司情況“一切正常”。

  “對在美國的投資信心依舊”

  2016年年底,年過70歲的曹德旺,曾因福耀玻璃在美投資建廠一事廣受關注。當時,曹德旺公開表達對在美國投資的看好,稱“中國制造業的綜合稅負比美國高35%”、“中國除了人力,什麼都比美國貴”。這些言論引發關于“曹德旺跑了”的市場恐慌。

  當時,曹德旺在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時曾表示,中國制造業成本過高,在中國辦企業,增值稅是最大負擔。與此同時,與許多發展中國家相比,中國在勞動力方面的優勢也在逐步失去。

  “我的觀點沒有變。”,對于近期“曹德旺後悔在美投資”的外界猜測,曹德旺回應新京報稱,美國工廠的生産效率確實沒有國內工廠高,但自己在美投資的信心依舊,“在美國做玻璃還是很賺錢”,曹德旺稱,“目前還在選址,打算下一步繼續(在美國)投資建廠。”

  福耀玻璃2016年財報顯示,截至2016年12月31日,美國俄亥俄州工廠累計實際投入6.54億美元,主要資金來源于公司募集及借貸資金。

  2016年度,福耀玻璃美國有限公司實現營業收入1.04億美元,凈利潤為-4161萬美元。公司預計,2017年度福耀玻璃美國有限公司“將步入良性發展軌道。”

  ■ 數據

  海外投資超五成企業遇“糾紛”

  2016年法制日報中國公司法務研究院攜手上海交通大學發布的《2015年度中國企業走出去調研報告》顯示,國內超過50%的海外投資企業都牽涉到當地的民事訴訟或者仲裁程序。在這些糾紛中,有23.7%的受訪企業遭到行政處罰,7.9%的受訪者還涉及刑事訴訟程序。常見的一種民事案件類型是勞資糾紛。其中有21%的企業曾遭遇群體性勞資糾紛。其中,南美洲、歐洲、北美、非洲的群體性勞資糾紛比例較高。

  ■ 觀點

  勞資糾紛成中企在海外最大考驗

  商務部國際貿易經濟合作研究院研究員梅新育稱,福耀所在的玻璃制造業屬于標準的勞動密集型産業,投資動輒數億,相比之下,10萬美元的罰款“根本不算什麼”,不會對公司造成實質影響。

  梅新育認為,盡管此次事件對福耀沒有大的影響,但中國企業在海外遭遇“工會”難題、勞資糾紛確實是較為常見的現象。這裏面有不同文化和政治經濟結構差異的原因。

  他表示,就美國的情況來説,二戰以後,工會制度已經逐漸成為拖累美國工業的主要因素之一,美國想要振興自己的實業,工會制度也面臨著改革的必要。梅新育説,“對于赴美投資的中國企業而言,應該講點策略,不要硬碰硬,應該想辦法與當地工會進行良性溝通。”

  梅新育此前對媒體表示,在美國大型制造業企業現行勞動薪酬體制下,對工人普遍實施計時工資,工人工資取決于工種和工作時間,與完成的工作量沒有關係,導致工人工作效率普遍較低,加班加點以求盡快完工投産的情景很難想象。

  ■ 焦點

  【前高管】

  我被福耀歧視了

  據《紐約時報》報道,福耀玻璃代頓工廠的前副總經理美國人Dave Burrow起訴曹德旺。據悉,Burrow索賠至少44.2萬美元,以補償其損失。

  Burrow聲稱自己遭解雇的原因是“自己不是中國人”。

  【工會】

  正在徵集簽名支持工會

  《紐約時報》報道稱,福耀正面臨著全美汽車工人聯合會(UAW)發起的工會運動。工會從2015年開始與工人會面,今年4月,他們加大了公開活動的力度,在福耀工廠附近舉辦了一次會議,稱工廠在規則的執行上相當隨意。目前UAW一直在福耀的員工中徵集簽名支持,但尚未徵集到所需的30%。

  【曹德旺】

  他們不盡職,浪費錢

  對此,曹德旺表示自己太“冤”了,他在北京接受採訪時表示,他解雇兩名美國高管是因為“他們不盡職,浪費我的錢”。他表示,該工廠的生産力“沒有我們在中國的工廠高”,“有些工人是在消磨時間”。

  【福耀】

  參加活動的工人頂多佔4%

  福耀稱代頓工廠並沒有工會,相反在伊利諾伊州的芒山工廠是有工會的,目前運營順利。按照美國當地的法律,在一家工廠成立工會,必須得到所在工廠半數以上員工的同意。但這次參加UAW活動的人數頂多只佔整個工廠的3%-4%,所以遠遠達不到成立工會的標準。

  記者 張泉薇

+1
【糾錯】 責任編輯: 郝斐然
新聞 評論
0100200308000000000000000111545812963746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