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 人事 政情 本網 旅遊 圖片
新華網 > > 安徽頻道 > > 正文

夢筆寫金甌

2020年04月13日 16:56:38 來源: 新華網

    作者 金 忠

    攝影 金 忠等提供

    “不知是何年何月,也不知是什麼人,運盡了鬼斧神工,在天地間開劈了黃山這麼一塊地方,至今這裏還雲霧繚繞、莽莽蒼蒼;倣佛世界就是從這裏開始,人類就是從這裏走來……”

    這就是我1988年第一次登黃山時産生的第一印象,至今忘不掉。

    今年我又有幸登了一次黃山,這已經是第三次登黃山了。

    黃山的美是整體的美、是充滿陽剛之氣的壯美。“五岳歸來不看山,黃山歸來不看岳”,而每次上黃山時看到的景色也不完全一樣。

    第一次登黃山,我是同妻子及幾個同事一起從後山乘索道直奔北海的。當天下午就遊覽了始信峰、獅子峰等著名景點,在那裏我們看到了蒼茫的“丞相觀棋峰”。丞相觀棋峰是黃山的一個具象景點,幾處錯落有致的山峰組成了一幅水彩畫:兩個稍矮一點的山峰中間夾一個平臺,宛若棋盤,遠遠看去好像兩個絕世高手在對奕;兩人中間略遠一點的地方有一座高一些的山峰,在雲霧中看上去戴著官帽,穿著袞服,松齡鶴壽,悠閒自得,默默無語,活脫脫一個觀棋的老者。周圍雲霧繚繞、山風浩浩,好事者給它們起名為“丞相觀棋峰”。同行的一位詩人略有所思的説道:“這盤棋不知下了多少萬年,棋逢對手一時還難分輸贏;觀棋的丞相若沒有這樣的耐心,怎能擔當起歷史的證人!”我們笑他話説的亦詩亦理,頗值得玩味。

    第二天早上的第一件事就是在光明頂上看日出。黃山有時候看到的是沒有雲海的日出,有時候是雲海和日出兩種景致同時出現,也還有其他狀態下的日出。那天卻很好,我們觀賞的是雲海托起的日出。早晨天蒙蒙亮,我和許多人一樣,披著棉被,倚在光明頂的岩石上等著看日出,迎接太陽升起,呼喚人類的黎明。

    黃山的日出瑰麗而壯觀。在那雲飛浪卷的海天邊緣,最先看到的是一點點猩紅,她跳躍著上升,轉眼間鮮紅的光芒照透了此起彼伏的雲濤;接著半圓形的太陽在天邊拉出了一條巨大的玫瑰色的色帶——天紅了、雲海紅了、人們的臉也映紅了!剎那間海天一色,波濤翻滾;身邊涼風習習,遠處松濤陣陣,人們的呼喊聲、尖叫聲與照相機咔擦、咔擦的快門聲連成一片,宛然是一曲迎接太陽升起來的交響樂!那真是美到了極致,美到了窒息!令人陶醉飄逸,令人從心靈深處産生一種銷魂蝕骨的感覺,倣佛只有溶化在那波濤洶涌的雲海裏,融化在那醉人的血色和迷人的光芒裏,靈魂才能得到真正的撫慰。那是一種“如座風光霽月中,矜平燥釋百憂空”感覺!

    接下來,紅彤彤的太陽象撐桿運動員一樣猛然一個上跳,完全脫離了地平線,整個一個黃山通體透亮,遊人的歡笑與黃山的秀色融為一體,白雲落在了我們腳下,光明頂上天高雲淡,啊,這就是黃山!

    看完了日出,暫時放下逸興遄飛的情懷。我們從光明頂下來,繞過刻有“東南第一峰”字樣的岩石,就開始攀登蓮花峰。在那時而筆陡,時而蜿蜒的小道上,我緊咬牙關、氣不喘、心不慌;由于有幾段山路太陡,後面人的額頭幾乎緊挨著前面一個登山人的腳踵。有人擔心前面人掉下來會把後面的人帶下山去,大家互相提醒著,慢慢的攀爬著。我相信在這樣奇險的山路上攀登,每個人都會拼盡氣力,格外小心,誰也不能摔倒。

    登上蓮花峰已是晌午時分。蓮花峰是黃山最高的一座山峰,站在蓮花峰上,平日裏飄蕩在半山腰的流嵐早已在我們的腳邊鋪開了。那飛動變幻的雲海,那像棉絮一樣潔白的,幾乎透明的波濤,上下翻滾,如夢如真;忽而把登山小道遮掩,忽而又讓你隱約看到遠處那挂在懸崖峭壁上的蜿蜒山路和路上的慢慢移動的遊人;一陣雲霧漫過來,即使是親朋好友,近在咫尺,彼此也看不清真面目。遠眺天都峰,宛若傳説中漂浮在雲海裏的一個小島,想領略那裏的風光,還不知道要付出多少努力、多少艱辛!

    黃山的美是變幻的。而或長煙一空、陽光燦爛,這時黃山顯露的是一種“通透”美。由于空氣潔凈,能見度極度高,剛才還是遙遠的、深藏在雲霧裏的山峰忽然又變得近在眼前了;從灰色的岩石縫裏生長出來的一株株黃山松,像是山岩上綻放的一顆顆翡翠綠,又像是畫家有意勾勒在懸崖峭壁上的點綴,造型迥異,青翠欲滴,那是黃山的生機和活力之所在,是黃山永遠不可或缺的一道風景。它與黃山特有的怪石、雲海、溫泉一並走進了遊人的記憶;或者成為人們照片的背景,隨著南來北往的遊人,走出了中國,走向了世界。

    有人説戰爭可以在幾分鐘、甚至幾秒鐘內把人生許多重大考驗推到眼前,無法避讓;黃山也一樣,它在幾個小時之間,就可以把人的一生、乃至把人類幾千年的進程作一次維妙的演繹——它讓你在人生的一座山峰上眺望另一座山峰;它也可以讓你偶爾回首往事,看看走過來的道路飽含著多少曲折和艱難;就算你現在還在山谷,只要你有勇氣邁開腳步,在你面前就一定會出現一幅又一幅神奇而又壯麗的畫卷,這一幅幅畫卷一定會吸引你、鼓勵你、推動你,宛然在告訴你,在人生的旅途中不能有半點懈怠。

    與黃山一同印在我心裏的還有第四紀冰川的擦痕。那是著名地質學家李四光教授曾經指點過的一處風景,他説排雲亭一帶那詭譎無比的山峰,留下了第四紀冰川的擦痕,是新生代的産物,距今已有二、三百萬年了。據資料介紹,從1921年開始,李四光教授就在太行山東麓沙河縣、大同盆地一帶尋找第四紀冰川的遺跡,並在這裏採集到了帶有冰擦條痕的漂礫。1936年,他又在安徽黃山等地發現了第四紀冰川擦痕。在排雲亭風景帶上,我徘徊著、尋找著、沉思著,那些痕跡在哪裏呢?呵,第四紀冰川的擦痕,太遙遠了!就是看見了我也認不出來,我想大概只有科學家的慧眼才能辨認吧?在人類漫長的歷史進程中,也只有科學的斷言才可能像第四紀冰川的擦痕那樣深刻、永恒。也就是這道擦痕才把黃山更深更久地印在了我心裏、印在了所有遊人的心裏。

    在蓮花峰上、在天都峰上,任你如何大聲呼喊,絕對聽不到一點回音。從洪荒時代崛起的黃山,宛然在提示我們:過去的就是沉寂的歷史,未來只有默默地攀登。

    

[責任編輯: 劉曉君 ]
敬請關注“新華網”微信公眾號

集成閱讀

  • 安慶:重點工程復工忙

    安慶:重點工程復工忙

  • 安徽初三年級開學復課

    安徽初三年級開學復課

  • 航拍:美好鄉村入畫來

    航拍:美好鄉村入畫來

  • 太平猴魁:展現非遺魅力

    太平猴魁:展現非遺魅力

  • 冬種紫雲英 春耕稻田肥

    冬種紫雲英 春耕稻田肥

  • 安徽休寧:春日採茶忙

    安徽休寧:春日採茶忙

0100701300100000000000000111120411258494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