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頻道 要聞 視頻 專題 融媒匯 政務 京津冀 社會 文化 科教 財經 醫衛 商業 房産 旅遊 圖集
北京頻道

“疫”散有終時 “情”牽無窮期——馳援武漢的北京“逆行者”“後援團”紀事

2020年02月04日 08:22:28 | 來源: 新華網

(聚焦疫情防控·圖文互動)(1)“疫”散有終時 “情”牽無窮期——馳援武漢的北京“逆行者”“後援團”紀事

  在北京宣武醫院,曹傑送別妻子阮徵“出徵”武漢(1月27日攝)。新華社記者 俠克 攝

  新華社北京2月3日電題: “疫”散有終時 “情”牽無窮期——馳援武漢的北京“逆行者”“後援團”紀事

  新華社記者駱國駿、孔祥鑫、俠克、林苗苗

  歲末年初,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一種陌生危險的病況,一場突如其來的疫情,襲擊武漢、彌散湖北、蔓延全國。

  情勢嚴峻,情況緊急!春節期間,首都北京有200多名醫護人員迅疾出徵,馳援武漢,抗擊病魔。勇士出發時誓言錚錚,親人擁別時深情款款。暖心“後援團”的深深牽挂,是壯美“逆行者”克毒鬥魔阻擊疫情的最大動力。

  接到任務主動請戰:丈夫的支持給了我很大勇氣

  甫抵武漢即接受戰前培訓。1月31日9點,宣武醫院神經內科護士阮徵和戰友們第一次踏進病房。“穿好防護服、戴好護目鏡的剎那我百感交集,以前定格在照片或視頻裏的情形突然變成現實,不由得緊張了幾分。”阮徵説。

  為患者叩背、吸痰,監測生命體徵……日常看似簡單的操作在狹促密閉的隔離空間下需要消耗更多體能。不一會兒,阮徵已經汗流浹背,6個小時下來,阮徵的手已經捂得虛胖發脹。

  從上午9點到下午3點,整整6個小時,醫護人員們沒喝一口水,沒吃一口飯。“只要脫下來,防護服就不能用了,需要換新的。”阮徵説,“脫穿防護服的過程是很危險的環節,同事們上崗後不吃不喝,既是為免上廁所免換服裝節省物資,也是為降低感染幾率。”

  傍晚時分,阮徵接通了和家人的視頻。丈夫曹傑早已守候在手機那端,迫不及待地想看看辛勞一天的妻子。

  大年初三,阮徵作為北京醫療隊一員隨隊出徵武漢。臨行前,阮徵與丈夫曹傑緊緊相擁。

  “送你出徵,的確很難,但我祝你平安!”這句經典解説,加上曹傑為阮徵擦拭淚水的直播畫面,一時間感動無數網友。令阮徵沒想到的是,作為警察、自稱硬漢的丈夫也有俠骨柔腸,“告別時我忍不住哭了,沒想到他也流淚了。大學一年級我們相識,20年來我第一次看他流淚。他的眼淚是對我最暖心的表達,無形中令我更加堅強。”

  提起送別時的淚水,曹傑臉頰緋紅,“我一直努力控制情緒,想遠遠站著目送她出發。有同事看到阮徵哭了,便把我拉到車前安慰她,頓時我的淚水也奪眶而出,大腦一片空白。”

  在曹傑眼裏,阮徵是個善良、體貼而又感性的妻子。“她眼窩比較淺,看影視劇很容易被劇情打動掉眼淚。”曹傑説,“男兒有淚不輕彈,我是個警察,更不能兒女情長、優柔寡斷,平時基本沒哭過,那天實在是繃不住了。”回憶起送別場景,曹傑再度哽咽,“以前都是她送我出徵,這是我第一次送她出徵,真的挺難受。”

  曹傑是北京市公安局公交總隊石榴莊站派出所所長,因工作繁忙,勤務多,常常一連十多天回不了家。雖然身處不同崗位,但夫婦倆都積極上進,在工作中比學趕幫超,在生活中互相幫助相得益彰。“阮徵現在還是預備黨員,這次出徵,是她主動報名請戰的。我覺得關鍵時刻還得黨員帶頭上,所以我理解她支持她。”曹傑説。

  平時不怎麼玩手機的曹傑最近喜歡上了“刷抖音”。曹傑説,“網上的短視頻多,我就是想通過各種渠道更多地了解武漢的疫情發展,也想更多地了解身處武漢的她。”

  帶著牽挂兩赴前線:這是職責所在

  “17年前,我瞞著年近七旬的父母,吻別不滿三歲的兒子,踏上抗擊‘非典’的戰場;17年後,我再次瞞著年過八十的父母,帶著親人的惦念奔赴湖北。這是職責所在,我們會一起安全返回!”作為北京市屬醫院馳援武漢醫療隊的一員,北京安貞醫院心臟外科監護室主任賈明出徵時在“朋友圈”寫下了這樣一段話。

  “以一種特殊的方式過一個普通的生日!沒有蛋糕沒有蠟燭,只為了我的親人朋友能早日摘下口罩自由呼吸!”2月3日是賈明50歲的生日,已經投入工作多時的他在“朋友圈”又寫下了這樣一段話。

  到達武漢後,賈明跟隨北京醫療隊支援武漢協和醫院西院區。他告訴記者,“我所在的病房裏患者情況相對穩定,體溫基本恢復正常,生命體徵也趨于平穩。”賈明説,每天最大的安慰就是看到患者病情穩定趨好。“目前醫院很快還要再開一個病區,這意味著工作量需要翻倍。”

  雖然經歷過抗擊“非典”的戰鬥,但時隔17年再次穿上嚴密的防護裝備,賈明覺得還是有點緊張,“隨著工作時間延長,更要保持高度警惕。每次進隔離病房前,大家總是相互鼓勵,相互提醒。”

  年過八旬的父母是賈明最大的牽挂。這次出徵前,他再次向父母編了個“善意的謊言”:“疫情特殊,醫院要求24小時值班,短時間內不能回家。”

  剛滿50周歲的賈明也是妻子最大的牽挂。“他腰肌勞損,需要持續治療。睡眠不好,血壓也不穩定,基本上是個藥罐子。”同樣是醫生的胡文莉比誰都了解丈夫的身體情況,“他接到出發的通知後不是馬上收拾行李,而是先拿出一個大盒子,把每天服用的各種藥都裝進去。”

  接到馳援武漢的徵召任務,賈明毫不猶豫報了名。這情景妻子胡文莉似曾相識,“17年前抗擊‘非典’時,他瞞著我第一個報名,去了在京郊的原北京胸科醫院一線去工作;如今又要求去疫情最嚴重的武漢,只不過這次他跟我商量了。他説,我是黨員,又是科室負責人,我必須帶頭上。”

  年初三賈明出發時,胡文莉由于在醫院值班沒能去現場送行。對此胡文莉“耿耿于懷”挺自責的,“武漢比較潮濕,我準備的電熱毯也沒來得及給他。”

  賈明奔赴抗擊非典前線時兒子不滿三歲,這次臨行前他對已是大學生的兒子下了“封口令”。“賈明是個有責任心的人,他記挂家人,不想老人為他擔心。”胡文莉説,只希望賈明在前方注意防護、好好休息,像戰勝“非典”那樣,早日平安歸來。

  立志學醫勇挑重擔:要像母親一樣圓滿完成任務

  大年初一晚上8點多,北京大學第三醫院危重醫學科住院醫師李超在家裏接到醫院電話,要上報馳援湖北的個人相關信息。這時她才告訴父母,自己已經主動請戰,一旦上級批準,可能很快就要去抗擊疫情一線。

  聽到女兒主動請戰的消息,曾在2003年參與抗擊“非典”疫情、原306醫院護理部護士長張麗芬的心情極為復雜。“我們既有擔憂,又感欣慰。”張麗芬説,“我們深知前方有未知的風險,但一想到女兒能像自己17年前那樣奔赴阻擊疫情的前線,便感到光榮和驕傲。”

  大年初二,李超與戰友們來到武漢同濟醫院中法新城院區,立即投入到緊張的救治工作中。“我們首批過去的醫護人員輪流上陣,幾乎沒有時間和家人交流,但我每天還是要給父母報個平安,讓他們安心入睡。”李超説。

  女兒李超奔赴前線抗擊疫情也喚起了張麗芬17年前的記憶。2003年,身為全軍模范護士的張麗芬作為306醫院的7名醫務人員之一,全程參與了小湯山醫院的救治工作,一待就是兩個月。

  “當年,我在小湯山參與抗擊‘非典’疫情時,才13歲的女兒特別支持我,從來不問我什麼時候回來,只是叮囑我要注意防護。”張麗芬説,“女兒出徵時,我對她説,‘非典’的時候你堅決支持媽媽,這回該是媽媽囑咐你、支持你的時候了!”

  正是由于受到母親的影響,李超從小立志學醫。2007年高考時報考的所有志願都是醫學院。從北京大學醫學部畢業,在醫院臨床輪轉時,李超對重症醫學産生了濃厚興趣,成為“距生離死別最近”的白衣天使。

  “李超幾乎每天都和我交流她的工作。”張麗芬説,女兒對工作的熱愛程度超乎自己想象,“我一直擔心獨生子女這一代能否吃得了苦。看到女兒對工作的熱愛、對業務的鑽研、對病人的責任,我就放心了。”

  “我曾經參與抗擊‘非典’疫情的經歷,給李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她以前經常對我説,如果遇到急難險重的任務,也要像我一樣衝在前面。”張麗芬説,這場疫情阻擊戰,對年輕人而言堪稱鍛煉機會,希望經過前後方醫務工作者的努力,早日把疫情控制住。

  最近,張麗芬整理家中舊物,抗擊“非典”疫情時的老照片、小湯山隔離區的工作證、榮立二等功的獎章,都勾起了她對那兩個月戰鬥時光的深深回憶。其中張麗芬最為珍視的,是一張被塑封起來的“心形”紅紙,那是李超剪制的,上面寫著“祝媽媽工作順利,堅決完成任務,平安歸來!”

  這次出徵前,女兒李超也向母親張麗芬做出同樣的承諾:“請媽媽放心,我一定堅決完成任務,平安歸來!”

   1 2 3 下一頁  

【糾錯】 [責任編輯: 田瑜]
01007006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5280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