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後技術員葛運玲:“我不希望有患者來拍片”
2020-02-22 15:58:14 來源: 北京晚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宣武醫院放射科第二診室敞著門,空氣裏散發著淡淡的消毒水味兒,戴著護目鏡、穿著淺藍色防護服的放射科技術員葛運玲拿著噴壺,給設備消毒。面板、手握桿……每一處病患可能接觸的地方都被仔細擦拭。

  給拍胸片的儀器上上下下消完毒,她扭身回到操作間,臨關門時不忘給門把手噴了兩下消毒水。疫情防控期間,醫護人員都是一人一間屋,自覺“隔離”,沒有手機,如果再沒有病人,安靜得能聽到自己喘氣。這時候,她們只能自己跟自己説話。

  葛運玲所在的普放科和預約科室不同,自己無法預計病患什麼時候來,一次來幾個。有時候,急診轉來的、普通科室來的病患會一起來,忙得站不住腳;還有的時候,她們需要推著床邊機去病房或急診給行動不便的重症患者拍片子。但也有的時候,半個小時甚至更長時間,沒有患者來。

  “同事們都特別貼心,遇到特殊患者,臨床大夫或者登記室的老師就會通過標注一個五角星或者打電話提前通知我們。”葛運玲説,“這些都是正常工作,我看大家都是這麼幹的。”

  葛運玲是90後,唯有説起同事們她才難得打開話匣子。“醫院發熱門診有一位朱老師,本來領導考慮可以定期安排一下轉崗,但是他説都是崗位,他沒問題。朱老師是技術組年紀最大的技術員,我很敬佩他。”“我們頭兒叫侯穎,就在隔壁的圖像處理室,她説我們科‘一老一小’多,所以要彼此照顧好,每天跟微信群裏替我們‘操心’,身體情況如何?家裏有沒有困難?問得可細了。”……可説起自己,她憋了半天,搖搖頭:“真沒什麼可説的,這就是我的崗位啊。”

  一句“沒什麼”背後,藏著侯穎的愧疚。原來,今年葛運玲準備回山東老家過年。大年二十九一早,她坐在火車上,接到了侯穎的電話,詢問能不能取消休假回來值班。“她二話沒説就答應了。”侯穎説,到現在我心裏都不好受,去年春節她就沒回老家,這次都坐上火車了,結果又沒回成家,我心疼孩子。“後來我才聽説,小葛挂上電話的時候列車門已經關了,她是到了衡水站下車,又坐上了返京的列車,第二天一早就來值班了。”

  “大夫,片子是在這兒拍麼?” 一位患者拄著拐被家人攙進來。

  葛運玲站起來,打開拍攝室和操作室的門,一邊囑咐患者脫外套等,一邊用消毒擦手液將一張紙巾沾濕,大步邁到設備前,“這是消毒液,把扶手擦幹凈了,您放心地握住這兒。”

  清潔完機器,診室又暫時安靜下來。葛運玲説:“也矛盾,如果有患者來時間會過得快點,但是我也不希望有患者來,我希望大家都健康。”(記者 劉冕)

+1
【糾錯】 責任編輯: 楊懿瑾
北京要聞
來自北京經開區的復工報告
來自北京經開區的復工報告
北京:專車接回地鐵建設工人
北京:專車接回地鐵建設工人
北京:平凡的崗位上的守護
北京:平凡的崗位上的守護
疫情下的多樣課堂
疫情下的多樣課堂

0100700600100000000000000111545711256114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