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阻擊新冠肺炎,中醫人責無旁貸!”
2020-02-24 16:03:08 來源: 北京晚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清晨,剛開完全院第34次新冠肺炎防控會商會,鼓樓中醫醫院院長耿嘉瑋就穿上白大褂,戴好醫用外科口罩和一次性帽子,來到醫院的京城名醫館出診。

  上午9時30分,她迎來當天第一位患者。這是家住安定門附近的姜女士,為了調理身體,最近一年成為醫院的“常客”。

  “您哪裏不舒服?大小便正常嗎?來,伸出舌頭看下舌苔……”一番望聞問切之後,耿嘉瑋開始在病歷本上書寫藥方。“大夫,這非常時期,能多開點兒藥不?”姜女士問道。“這回開了20服藥,夠你吃一個月了,疫情期間咱們就少跑點兒路。”耿嘉瑋耐心回答。

  疫情來襲,門診相對冷清。可作為院長,耿嘉瑋已連續一個月沒有休息過了,出診之外,她得掌舵全院的醫療救治和疫情防控。剛送走患者,就有院裏的同事來請教“銀花清肺飲”的組方用藥,仔細核對藥材名稱和用量後,她還切切叮嚀:“咱們中藥配伍最講究‘君臣佐使’,金銀花、連翹和黃芩處于‘君’的地位,應該列在前面。”

  不少市民都聽説過“金花清感顆粒”,這抗甲流名方正是由鼓樓中醫醫院監制。早在1月下旬,耿嘉瑋組織醫院的名老中醫和專家反復論證,推敲提煉出預防新冠肺炎的獨家藥飲“銀花清肺飲”,“這是我們根據北京地區冬春季節幹冷的氣候特點以及北方人群的體質和飲食特點等,再三斟酌,運用中醫理法方藥,加減化裁而來。”

  1月25日,大年初一,耿嘉瑋和幾位專家骨幹沒顧上“雲拜年”,而是趕到醫院來“品”藥,“熬了六七鍋藥,反復調整配伍劑量,挨個品嘗,才找到苦盡甘來的口感。”自此,每天上午10時,醫院統一熬制的“銀花清肺飲”就會熱氣騰騰地出鍋,放置在門診大廳,讓患者免費飲用,還會送給全院在崗職工服用。

  直面疫情,耿嘉瑋並非第一次,2003年的非典、2009年的甲流,她都奮戰在門診一線。這一次,新冠肺炎突如其來,她帶領全院職工迅速備戰,預檢篩查、消毒防護、應急處置、宣傳教育等層層跟進。耿嘉瑋則變身主考官,走到哪兒考到哪兒。一位急診護士回憶,一個周日,耿嘉瑋下午才督查了急診科,晚上九點多又來了,她一驚,“院長,您又來了,還想考我們點兒什麼?”其實那晚,耿嘉瑋在區裏開完疫情防控工作會,心中思慮著醫院的工作,才又折返回來。從急診上到三樓的病房,途經放射科,發現一位值班人員沒戴口罩,她當即不留情面地問:“你為什麼不戴口罩?”小姑娘支支吾吾:“我聽説您來了……”耿嘉瑋嚴肅地説:“無論是誰來了,只要離開值班室,一定要戴口罩!”將近午夜,她才離開醫院。

  早在疫情之初,耿嘉瑋就主動請戰去武漢支援,並入選東城區中醫防控專家組。2月18日,她帶領專家團隊赴定點收治醫院會診新冠肺炎疑難病例,“有位確診患者已沒有症狀,可核酸檢測總不過關,這在中醫辨證中屬于正氣不足、余邪未盡,我們專家組給開了小柴胡湯和菖蒲鬱金湯的方子,來進行加減治療。”

  “從天花、瘧疾,到非典、甲流,千百年來,中醫藥在抗疫歷史中屢建奇功。這次,阻擊新冠肺炎,我們中醫人責無旁貸!”耿嘉瑋説完,快步走向診室,投入了新的“戰鬥”。 (記者 任敏)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暢
北京要聞
北京:商務樓宇防疫見聞
北京:商務樓宇防疫見聞
來自北京經開區的復工報告
來自北京經開區的復工報告
北京:專車接回地鐵建設工人
北京:專車接回地鐵建設工人
北京:平凡的崗位上的守護
北京:平凡的崗位上的守護

01007006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619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