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正文
文物工程專家詳解重慶文化遺産活化利用

  ●釣魚城國家考古遺址公園是我市目前唯一一處國家考古遺址公園。建成後可近距離感受其歷史的厚重感。

  ●老鼓樓衙署遺址保護規劃提出了建設重慶城市歷史遺址公園的概念規劃,包括“一線四片”的構思

  1月22日,重慶市文化遺産研究院“2019年文物考古學術報告周”舉辦第二場講座。國家文物局全國重點文物工程專家庫專家、重慶市政府申報世界文化遺産專家組專家袁東山以《文化遺産保護的重慶理解與行動》為題,結合釣魚城遺址等文化遺産的考古發掘和活化利用實踐作了講座。

  建設考古遺址公園有哪些價值?重慶如何推動文化遺産活化利用?針對這些市民關心的問題,講座結束後袁東山接受了重慶日報記者採訪。

  文化遺産承載著鮮活的歷史

  重慶日報:為什麼要保護文化遺産?

  袁東山:已故考古學家俞偉超先生曾説:“文化遺産這一得天獨厚、無以估量的文化資源,其潛在的巨大綜合效益,定能轉變為城市文化建設的寶貴財富和不竭動力。”

  重慶日報:文化遺産有哪些價值?

  袁東山:文化遺産擁有歷史、藝術、科學、精神、旅遊等多種價值。認識文化遺産並加以保護是因為它們的內在價值——文化遺産是再現真實歷史的證據。它形成于過去,認識于現在,施惠于未來。它是具有生命的。

  釣魚城國家考古遺址公園將動工開建

  重慶日報:文化遺産保護中,大遺址保護廣受關注。我國大遺址保護經歷了哪些歷程?

  袁東山:我國大遺址保護的歷程,即1949年以前的從可移動文物到不可移動文物保護階段、1949到2005年之間的從文物到文化遺産(遺址到大遺址)保護階段和2005年以來從大遺址保護到考古遺址公園建設階段。

  重慶日報:針對大遺址保護,國家層面有哪些行動?重慶又有什麼案例?

  袁東山:2005年,中國正式啟動大遺址保護利用工作。截至目前,我國有36家國家考古遺址公園和67家國家考古遺址公園立項單位。2013年,釣魚城遺址入選第二批國家考古遺址公園,這是我市目前唯一一處。此外,釣魚城遺址考古還曾獲得田野考古獎(中國考古界最高獎)三等獎等眾多獎項,這是對重慶大遺址保護工作的肯定。

  去年12月,重慶市文化遺産研究院還成立了大遺址保護研究中心,將在重慶宋蒙戰爭山城遺址群的科學研究、考古發掘、保護規劃等方面發揮重要作用。

  重慶日報:釣魚城國家考古遺址公園建設進展如何?

  袁東山:2019年春節後,釣魚城國家考古遺址公園將進入正式建設階段,工程預計需要兩年時間,建成後市民可近距離感受釣魚城遺址的歷史厚重感。

  老鼓樓衙署遺址公園正完善設計方案

  重慶日報:在重慶母城渝中半島,有什麼重要的文化遺産保護利用案例?

  袁東山:作為重慶已發現的等級最高、價值極大的歷史建築遺存,位于渝中區的老鼓樓衙署遺址見證了重慶近千年的沿革變遷,填補了重慶城市考古的重大空白,它曾入選2012年“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遺址發掘期間,重慶市文物局及重慶市文化遺産研究院組織召開多次專家論證會,邀請多名國內專家,對遺址進行實地踏勘、論證。

  重慶日報:老鼓樓衙署遺址的重要性有哪些?

  袁東山:專家一致認為,老鼓樓衙署遺址在南宋時期,當為四川制置司及重慶府衙治所。明清時期,作為重慶府署及巴縣署,遺址又經過多次修葺利用。

  專家指出,老鼓樓衙署遺址的重要性遠遠超越了省域的影響,在南宋時期僅次于都城。它的發現,對于研究重慶城市沿革變遷、川渝地區古代建築及宋蒙戰爭史都有重要學術價值,對于延續城市文脈等,具有突出的文化遺産價值和展示利用價值。

  重慶日報:老鼓樓衙署遺址如何活化利用?

  袁東山:在渝中區老鼓樓衙署遺址保護規劃中,提出了建設重慶城市歷史遺址公園的概念規劃,包括“一線四片”的構思。“一線”即以老鼓樓衙署遺址為中心,向北經人民公園延伸至解放碑,向南與長江濱江景觀帶相接,形成獨具特色的重慶城市歷史展示線路;“四片”以不同時期文化史跡為載體,以時間為線索,串聯四大片文化史跡——抗戰文化史跡、衙署文化史跡、開埠文化史跡、城防文化史跡。

  保護規劃等方案尚在完善之中,方案確定後,老鼓樓衙署遺址公園將動工建設。

編輯: 李海嵐
城市相冊
欄目精選
每日看點
重慶正事兒
本網原創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211240516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