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正文
土家族三老漢 一臺“扶貧戲”
2019年01月28日 17:43 來源: 新華社

    新華社重慶1月28日電題:土家族三老漢 一臺“扶貧戲”

    新華社記者李勇、李松

65歲的騰樹文(左)、71歲的陳正文(中)、67歲的騰樹長3位土家族老漢在工作的荒坡上合影(1月24日攝)。新華社記者 劉潺 攝

    寒冬臘月,年味漸濃。這本來是農閒的時節,記者卻在渝東南的深山溝裏看到,20多個農民正扛著鋤頭帶著鎬,栽桑覆膜,幹得熱火朝天。領頭的是三位精神矍鑠的土家族老漢,他們和大夥兒一塊揮汗如雨,硬是在平整出的陡坡上栽下一株株桑樹。這個重慶黔江區土家族三老漢帶領村民奮力脫貧的故事,正在當地傳為佳話。

    勞動治“懶病”,更治“窮病”

65歲的騰樹文在田地裏勞作(1月24日攝)。新華社記者 劉潺 攝

    騰樹文65歲了,退休閒了多年,沒想到最近一年多,又像上緊了發條似的,一天到晚忙個不停。

    老騰忙,是因為身上扛著責任,他是村裏蠶桑股份合作社的理事長。這個“官”可不好當,從組織社員下地種桑、幼蠶集中培育,再到蠶房改造擴容……事無巨細,老騰都要張羅。

    寒冬裏,“雪米子”在空中飄飄灑灑,冷風刺骨。在黔江區金溪鎮長春村四組,老騰他們還在地裏忙著,除草、挖坑、栽樹、覆膜……這些日子,老騰每天5點多就起床,早早趕到地裏,一直幹到晚上六七點鐘。上工的幾十個合作社社員人人都帶著背簍,有的裝方便面,有的裝餅幹,有的裝酸菜飯。休息時在空地支上一口鍋灶,熱一熱就解決了一頓午飯。

長春村村民在田地裏整理保溫用的薄膜(1月24日攝)。新華社記者 劉潺 攝

    在四組,土地大多撂荒了10多年,雜草堆起來能坐人,雜樹都有碗口粗。要新種桑樹,先得用挖掘機整地,然後才能人工植樹,費時費力。71歲的陳正文在地裏負責拉繩定距,做得有板有眼。“現在正是栽桑的好時候,大家莫偷懶哈。今天種著‘搖錢樹’,挖地挖得手痛,來年數錢數得心歡。”陳正文一句話,逗得大夥兒哈哈地笑。

    “以前人懶起,沒啥事幹,反倒經常生病。現在動起來,出一身汗,身體反倒還好些。”社員龔節華頭冒熱氣,一邊展腰揮鋤,一邊附和著。

    老騰説,勞動能治“懶病”,更能治“窮病”。他們2017年底種下的近400畝桑樹已初見效益,合作社第二年就收入10多萬元,一戶農民多的能分四五千元。騰樹文估計,等到豐産時,合作社收入能上百萬元。

    石頭縫裏“鑽”出一個蠶桑産業

長春村村民在平整出來的土地裏栽種桑樹苗(1月24日攝)。新華社記者 劉潺 攝

    長春村土地瘠薄,石漠化嚴重,石頭縫裏咋就“鑽”出一個蠶桑産業呢?這背後的故事值得一説。

    這幾年,黔江區扶貧産業明顯見到成效,看著別的村組羊肚菌、油茶、獼猴桃搞得風生水起,四組卻是“冰鍋冷灶”,産業不見起色,曾當過村組幹部的騰樹文坐不住了。“咱們本來就是‘後進’村,再不振作,差距越拉越大,啥時候能翻身啊?”

    但也有人“潑冷水”:四組七成以上的地都是坡耕地,滿山是石頭長不出大樹,全是灌木、荊棘。為了填飽肚子,農民曾把莊稼從山腳種上山頂,卻是越墾越荒、越窮……

    “不思進取的理由有百條千條,但脫貧的路子只有一條,那就是苦幹。”村裏青壯年勞力欠缺,暫時還得中老年人打主力。

長春村村民在平整出來的田地裏栽種桑樹苗(1月24日攝)。新華社記者 劉潺 攝

    “三個老漢一臺戲。”騰樹文拉上了騰樹長、陳正文一塊創業,他們的年齡加起來超過了200歲。騰樹文當“總管”,騰樹長管財務,陳正文管勞務,各有分工,幹起事來一點不含糊。

    首先是選準産業。通過從好幾種作物中反復比選,3人認定還是蠶桑穩當有賺頭。“黔江本地就有蠶桑加工龍頭企業,市場成熟,銷路不愁。”騰樹長説,我們這兒還流行一句話叫“勤養豬、懶養蠶,20多天見現錢。”蠶桑見效快,脫貧效果好。

村民們生火準備做飯(1月24日攝)。新華社記者 劉潺 攝

    但集中近400畝地一塊種,還算是這3個種地“老把式”的“新營生”。“過去一家一戶種桑養蠶,虧了是自己的;如今合在一塊搞,虧了是大家的,更大意不得。”

    養蠶最怕病害。為此,騰樹文前後3次到區蠶繭站、蠶業公司學技術。“幼蠶共育風險最高,這個時候忙到晚上十一二點是常事。幼蠶一天吃3頓,頓頓離不得人。桑葉還要用藥水清洗,要切細碎,真是個細活兒。” 騰樹文告訴記者。

    “以前追著別人要地,現在地被‘送上門’來”

村民在桑樹苗周圍撒土(1月24日攝)。新華社記者 劉潺 攝

    四組發展蠶桑,也得到了政府多方扶助。金溪鎮副鎮長楊勝前、駐村第一書記田傑主動對接,幫著配套建了産業路、共育室、蠶棚等設施。

    另外,黔江區的政策也是“扶上馬,送一程”。“最近政府財政補助,幫助村裏組建了股份合作社,在收入保底的同時,增值收益還按一定比例分紅,大夥兒能持續受益。”楊勝前説。

長春村村民在山坡上平整好的田地裏挖桑樹苗種植坑(1月24日無人機拍攝)。

    看著蠶桑産業走上正軌,並初步見效,越來越多的農民想參與其中。“以前是我們追著別人要地種,現在是人家主動把土地‘送上門’,目前加入合作社的村民已有近200人。”最近,村民陳正學敲開了騰樹文家的門。“老騰,我屋頭有5畝好地,我信得過你們,全部入給合作社,要不要得?”陳正學説。

長春村村民在田間勞作(1月24日攝)。

    “‘前人栽樹、後人致富’,再過幾年,産業真正成型了,我們就‘解甲’退休,把‘接力棒’交到年輕人手裏。”騰樹文對記者説。

    “扶貧産業發展,離不開苦幹、實幹的‘領頭雁’。”黔江區委書記余長明告訴記者,近幾年黔江發展脫貧致富帶頭人400多人,這其中有類似長春村這樣“退而不休”的“老把式”,也有返鄉大學生、退伍軍人和農民工,他們正在成為脫貧攻堅、鄉村振興的中堅力量。

編輯: 李海嵐
精彩圖片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211240545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