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正文
新春走基層:家庭醫生李楊上門隨訪記

  1月24日早上8點半,李楊裹緊白大褂,背著家庭醫生簽約服務包出門了。作為九龍坡區石橋鋪街道社區衛生服務中心的一名家庭醫生,當天,她要上門為簽約居民進行隨訪服務。

  細心護理 為老人解心結

  37歲的李楊在前面帶路,一邊走一邊告訴重慶日報記者,隨訪的第一戶是75歲的李本生,家住白鶴小區,兩年前因腦梗出現左側偏癱。

  “李爺爺,我們來看看你。”開門的是老人的兒子李勝文,一見是李楊,趕緊將記者一行人迎了進去。

  老人躺在床上,聽到李楊的聲音,眼珠轉了轉,嘴裏發出“嗯嗯”的聲音。“蓋得太厚了吧?”李楊一進門就發現老人蓋了三床被子,其中最底下一層是毛毯,而房間裏還開著空調,夾雜著一股難聞的氣味。

  “我爸説冷。”李勝文摸了摸被子,有些無奈地説。

  “那把中間這床被子放下面,毛毯不透氣喲。”李楊叮囑李勝文説,晚點要摸摸老人的背,出汗的話可以少蓋一床。

  説完,她打開服務包,將聽診器拿出來聽老人的肺部情況。“你照顧得不錯,李爺爺肺上很好。”李楊又讓老人翻身側臥。

  見老人身體有好轉,李楊臉上全是笑意。其實老人在腦梗後有相當一段時間把自己封閉了,不與外界交流。“當時我還挺怕老人會患上抑鬱症。”李楊説,包括她在內的家庭醫生團隊經常上門給老人做護理、説説話,如今老人認識李楊,也能配合做翻身、抬腿等動作了。

  “可還有個問題,我爸拉尿不給我説,尿床也不説。”李勝文説道。

  李楊轉身輕輕對老人説,“你不要覺得麻煩你兒子,要是你憋尿,容易尿路感染,到時更麻煩。”老人點點頭,拉了拉李楊的手,這話倣佛説到老人的心裏。

  陪老人聊天 獻愛心送溫暖

  上午10點多,李楊從李本生家中出來,往下一戶走,第二戶是住在宏善養老中心的75歲老人周渝生。

  “你是文雪梅,你是李楊,還有趙光蓮。”站在房門口,周渝生的視力不好,瞅了好一會,不過,卻把來人的名字一個個都叫了出來。

  “快進來,我才給你楊阿姨染了頭發。”周渝生笑得像個孩子一樣。

  一行人進了屋,老伴楊循儀正坐在輪椅上,閉著眼,頭向後仰著,頭發黑黑的。

  “染得真好!”李楊等人的表揚讓老人更得意了。

  李楊偷偷告訴記者,周渝生的女兒過世了,由于老伴患腦萎縮,眼睛又失明了,兩人只能住到養老院來。平日裏,老人沒有可以傾訴的對象,所以每次見到李楊他們就十分開心。

  “如今,家庭醫生簽約服務不再一味地追求數量,而是強調服務質量,所以我們在服務中更多地加入了人文關懷。”李楊坦言道。

  由于周渝生患有糖尿病、帕金森病,李楊又叮囑了很多用藥注意事項。

  趁中午休息 上門為老人換藥

  當李楊趕回社區衛生服務中心時,已是中午12點多,她趕緊吃了幾口飯。

  這時,她的電話響了。

  “讓婆婆不要摳,我馬上就過來。”李楊挂了電話,一臉著急,背上包就要出門。“怎麼又出去?”社區衛生服務中心主任文雪梅不解地問她。

  “周爺爺打電話來説楊婆婆把腳上的瘡摳破了,傷口很深,我不放心。”見狀,記者也跟著李楊回到養老中心。

  經判斷,楊婆婆是因為久坐引起皮膚潰爛,小腿後側長了5個膿包。

  為了把傷口清洗幹凈,李楊用了雙氧水。“啊!幹啥子!”藥一上去,楊婆婆就痛得大叫起來。

  “婆婆,馬上就好了”。兩分鐘後,傷口清理幹凈,李楊又給周渝生叮囑道,“不要讓婆婆碰傷口喲。”

  從養老中心出來,已是中午1點40分,李楊打趣道,“今天又減肥了!”

  記者手記》》

  為家庭醫生點讚

  “不好意思喲,讓你中午都沒吃飯。”採訪結束時,李楊有些抱歉地對我説。

  這樣的忙碌,對李楊來説已見怪不怪。石橋鋪街道社區衛生服務中心主任文雪梅給我算了一筆賬,該中心現有7個家庭醫生團隊,每個團隊有6-9人,去年中心共簽約1.6萬余戶居民,每個團隊要負責2000多戶,按照每季度要上門隨訪一次的要求,工作量相當大。

  説是每季度隨訪一次,但一旦有什麼緊急狀況,李楊和她的團隊就會上門。時間不夠用,她就利用中午和下班後的時間。

  “其實,人與人之間是相互的,我對他們好,他們也會回應我。”李楊坦言。

  從2016年起,重慶開始實施家庭醫生簽約服務,去年,向居民履約服務2500萬人次,在一定程度上提升了群眾的獲得感。

  和李楊走上這麼一圈,我聽得最多的就是“李醫生很好”“很感謝李醫生”。

  也許我們的家庭醫生簽約服務還有一些不足,但並不影響我為它點讚。

  我相信,家庭醫生簽約服務將更溫暖、更合理。

編輯: 李海嵐
城市相冊
欄目精選
每日看點
重慶正事兒
本網原創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21124057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