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正文
用工市場調查:“機器換人”倒逼産業工人轉型

重慶華數機器人有限公司,技術人員正在調試八十公斤六關節機器人。(本報資料圖片)記者 萬難 攝

  ■以前由人工生産的10萬件産品中,往往有1000件左右不合格,改為智能化自動化生産後,最多只有1件次品

  ■目前全市已有機器人企業300多家,其中工業機器人企業突破120家。在機器人制造領域,重慶已初步形成集研發、整機制造、係統集成、機器人應用服務為一體的全産業鏈

  ■到2022年,全市將累計推動5000家企業實施智能化改造,建設50個智能工廠、500個數字化車間

  ■“機器換人”不是簡單地誰替代誰的問題,而是追求人與機器之間的有效平衡

  無人駕駛,無人超市,無人工廠……當人工智能加快向各行各業滲透,傳統制造業也在這股智能化浪潮中加速升級。

  當前,一臺臺功能強大的工業機器人陸續走進企業的廠房、車間,替代原有産業工人完成各項或簡易、或復雜的流水作業。在這場“機器換人”行動中,重慶已有200多家傳統制造企業先期完成智能化改造。

  智能化,正在緩解一度困擾企業的“招工難”“用工荒”等問題。

  機器人上崗了,企業招工需求有何變化?被替換下來的工人怎麼辦?連日來,重慶日報記者就此進行了走訪。

  “機器換人”讓生産效率大增

  到達生産車間後,全虹宇不用像以前那樣,在每臺生産運轉的機器設備之間穿梭奔忙。他只需操作FMS實時監控係統,就能立馬“指揮”生産線機床自動生産加工,待生産工序完成後,産品還會被自動傳送到指定位置。

  “以前沒有這套智能係統時,每臺設備至少需1人值守,實行自動化生産後,1人可同時值守3臺機器,省時又省事。”作為重慶綦江齒輪傳動公司(以下簡稱綦齒傳動)智能制造廠房加工組組長,這個前不久投用的“鐵坨坨”,讓全虹宇真切感受到科技的進步。

  與綦齒傳動智能制造基地廠房為鄰的,是綦齒傳動的老生産廠房。兩者最大的不同在于,前者只有100多名工人,卻形成年産20萬臺變速器産能,後者有1000多名工人,卻只有年産10萬臺變速器産能。

  新老兩種生産方式,人力資源配比為1:10,産能比例卻達到2:1,奧秘就是“機器換人”。

  “以前由人工生産的10萬件産品中,往往有1000件左右不合格,改為智能化自動化生産後,最多只有1件次品。”3月18日,綦齒傳動總經理劉韶東表示,自動化生産帶來的不只是生産效率提升,還有産品質量的提升。應用智能化、自動化生産設備後,現在生産線上只需100名工人,即可完成以前上千人才能完成的工作。

  作為重慶支柱産業之一的汽車制造,曾是典型的勞動密集型産業,而現在因為有了“機器人”加入,其生産過程同樣被注入“智能因子”。

  在長安汽車兩江新區生産基地,數百名産業工人與數百臺機器人成為“同事”,在衝壓、焊接、涂裝等車間,隨處可見忙活的機器人——衝壓車間整個生産過程幾乎不需人工,全部由機器人和衝壓機“搭檔”完成;焊接車間採用同平臺多車型柔性共線生産、藍光自動檢測等自動化設備,機器人比現場工人要多;焊裝車間的200多臺機器人在焊裝線上連續24小時運轉,隨時可見它們揮舞焊槍,自動將一塊塊頂蓋、地板、車門等零部件拼成駕駛室雛形,且誤差在0.03毫米內。

  工人們對這些機器人已非常熟悉。焊裝車間維修工段負責人李勤説,該廠引入機器人生産後,自動化率現已達到72%,隨著後續的工業機器人不斷加入,明年這一數字將達到85%。目前焊裝車間100多名工人分為三班倒,主要是做機器人不方便幹的精磨、拋光等“小活”。

  機器人産業醞釀千億産值規模

  勞動密集型企業掀起的這場“機器換人”行動,是制造企業市場需求與機器人産業發展之間的互為因果。

  在兩江新區水土高新園“重慶機器人世界”展示廳,匯聚了排爆機器人、工業六軸機器人、手術機器人等上百種機器人,它不僅是重慶對外展示機器人的窗口,也是本地機器人産業發展的代表——在水土高新園機器人産業基地,當今全球排名前五的機器人企業中,川崎重工、ABB、庫卡和發那科等4家已相繼落戶。

  目前,全市已有機器人企業300多家,其中工業機器人企業突破120家。在機器人制造領域,重慶已初步形成集研發、整機制造、係統集成、機器人應用服務為一體的全産業鏈。

  “重慶機器人産業從萌芽到騰飛,2013年是‘分水嶺’。”重慶市機器人與智能裝備産業聯合會輪值會長余亞軍表示,此前重慶工業機器人年銷量僅500臺上下。到了2013年,重慶一躍成為全國機器人需求第一的城市,機器人年銷量超過2200臺,隨後逐年走高。

  余亞軍表示,這是因為重慶汽車、電子及裝備制造等産業全都是機器人需求“大戶”。也正是這樣的産業布局催生出源源不斷的機器人使用需求,成為重慶發展機器人産業的優勢和底氣,吸引國內外眾多機器人制造企業紛至沓來。

  3月19日,記者來到水土高新園的重慶華數機器人公司,生産車間裏的多臺六關節機器人,一刻不停地揮舞著機械手臂。

  該公司負責人介紹,這些機器人是在進行負載實驗,需要持續半個月檢驗合格後才能出貨,而自該生産線投産以來,這樣的測試就一直沒中斷過。

  他透露,作為首批登陸重慶市場的機器人企業,華數十分看重重慶的機器人市場需求容量和機器人産業發展前景。

  當前,重慶機器人産業呈現“多點開花”勢頭——在兩江新區外,永川區已聚集深圳固高、廣數機器人、華中數控等國內智能裝備制造龍頭企業,璧山區也正在積極籌建機器人産業園。

  余亞軍介紹,國際上常用萬名産業工人擁有的機器人數量,作為衡量該地區工業自動化、智能化水平的標準。目前,重慶工業機器人使用密度約為50臺/萬名産業工人,3年內有望提升到150臺/萬名産業工人,屆時全市工業制造效率或將比現在提高三倍。

  另外,根據市政府《重慶市關于推進機器人産業發展的指導意見》,到2020年重慶將形成完善的機器人研發、檢測、制造體係,全市機器人産業銷售收入達到1000億元,機器人産業將成為重慶新的支柱産業。

  智能化改造的“成本賬”考量

  業已成型的機器人産業本地化供應鏈,不斷倒逼著重慶傳統制造企業智能化改造提速。

  可以預計,隨著越來越多企業從勞動密集型“脫胎換骨”走向智能制造,今後的工廠生産或將是這樣的場景:所有工序全都由機器人、數控電腦、無人運輸車和自動化倉庫設備來操作,只需要少量技術人員端坐在操作器旁,通過控制係統實時監控車間廠房的生産信息即可。

  前不久市政府發布的《重慶市發展智能制造實施方案》提出,到2022年,全市將累計推動5000家企業實施智能化改造,建設50個智能工廠、500個數字化車間,更是將加速“機器換人”這一趨勢。

  為什麼越來越多的企業熱衷于用機器人代替人工?

  市內一家知名車企負責人以焊接為例算了一筆賬:一臺焊接機器人平均售價40萬元上下,加上維護、運營等成本,總成本約60萬元,機器人平均使用年限10年,年均成本約6萬元。

  他表示,聘用一名産業工人其年薪支出在8萬元上下,且還不一定能招到熟練工,加之人工操作難免出現産品損耗,這部分損耗以每年2萬元計,那麼聘用一名人工的每年總成本為10萬元。

  相比之下,一臺焊接機器人可替代3名熟練焊工,相當于做同樣的工作,聘用3名工人一年成本為30萬元,而使用機器人每年只需6萬元,“關鍵是機器人能避免情緒化工作,還可以24小時‘連軸轉’,一般3年左右就能收回成本。”

  重慶市鋒盈汽車配件公司總經理王川,嘗到了機器人的“甜頭”。這家位于永川區,以生産汽車發動機缸體為主的制造企業,一度面臨生産技術升級瓶頸。從2016年起,該企業陸續換裝智能化裝備,讓生産效率提升30%,人力成本節約了一半。

  王川以零部件衝壓工序為例稱,由于該工序屬工傷事故率高、噪音高的高危行業,許多工人都不願從事。而衝壓機器人具備種種優點,如工作時間長可連續作業,可替代人工進行危險操作,不用發工資、繳社保,生産效率高、出錯率低等,讓鋒盈等汽配企業紛紛投身智能化改造。

  “機器換人”應尋求兩者平衡

  無論如何,“機器換人”中更應關心的始終是“人”,而且“機器換人”也不應是簡單替代,而是尋求兩者平衡。

  在這一點上,不少企業做出了表率。

  3月20日,記者走進京東亞洲一號重慶巴南物流園,上千平方米的分揀區內,分揀機器人把來自全國各地的包裹,分揀到客戶所在的站點,通過掃描二維碼,這些機器人可以準確地識別分揀路徑,準確率達100%。

  現場負責人表示,機器人揀選速度達3600次/小時,是傳統人工揀選的6倍。原來每天20萬件的包裹處理量,需要好幾百名員工,現在只需幾十名設備技術員工就夠了。

  多出的員工,去哪了?

  “雖然機器人取代了舊工種,但也誕生了操作機器等新工種。”京東集團事業部負責人説,“機器換人”後,雖然不少工作不再需要人力去完成,但隨著大批機器人投入應用,如何讓這些機器人更安全、有效地工作,也催生了一批新崗位。比如京東的全新工種“飛服師”,主要負責無人機的相關工作。

  當生産線“機器換人”趨勢來臨,在重慶紅江機械公司從業近20年的張正道,逐步適應了從手持焊槍、扳手到動手指頭操作機器人的轉變。

  在這家主要生産船用柴油機燃油噴射泵的大型企業,作為一線技術工的張正道,他的“活兒”已經被機器人做了,不過他並未下崗,而是搖身一變成為了機器人的“上司”,操控機器人幹活兒,“從前工作靠力氣,現在靠技術。”

  與張正道一樣,在重慶萬盛福耀玻璃公司,預處理車間主任何衛也適應了車間巡查這一新崗位。

  此前,何衛是預處理車間一名磨邊工。隨著企業啟動智能化改造,2017年10月,他所在的班組從30人減少為10人,何衛等20名工人,從磨邊工、搬運工等崗位,轉崗到了企業新上馬的項目所需的相關技術、管理崗位上。

  “‘機器換人’不是簡單地誰替代誰的問題,而是追求人與機器之間的有效平衡。”市經信委副主任劉忠表示,雖然企業某個生産環節可能由機器人操作,但它背後仍需要程序設計、管理、維護等,依然需要人工參與。

  劉忠認為,“機器換人”的目的之一,是將工人從枯燥、高危的流水線崗位中脫離出來,而這些崗位此前一直是困擾企業的招工難題。通過機器替代人工,可以讓人能夠在更安全的環境下工作。

  他建議,企業在實現智能化改造的同時,可以為員工提出不同方案,比如利用現有人力資源擴大再生産,把被機器人替換下來的員工安排到新增生産線上,或是為員工提供再培訓,掌握與機器協作的新技能。

  專家訪談》》

  “機器換人”不會帶來失業潮

  生産率提高將催生更多就業機會

  隨著“機器換人”的腳步逐步加快,今後大批就業崗位將消失,會不會帶來失業潮,就業難?

  “不會!”在重慶社會科學院副院長王勝看來,智能化設備在企業領域的廣泛應用,是為了提高生産力和生産效率,從而解放人力資源,但這一趨勢並不能完全代替人工,畢竟機器需要人來維護,機器的運行算法也是人寫出來的。

  王勝表示,機器人的出現將取代當前重復性高、不安全的人工操作,但是機器人並不會完全取代人工,而是與人工互相增益。因為社會的産業結構總是不斷變化,好比以前在農業畜牧業發展期,吸收了大多數就業人口,而當工業化進程讓農業不再需要那麼多勞動力時,很大一部分就業人口就從農業人口轉化為工業人口。同樣的,當機器人替代人工後,這部分工業人口亦會轉為服務行業等就業人口。

  “隨著科技發展,或許在短時間會造成一定程度的就業難,但如果把時間尺度放長,這個波動並不算大。”王勝説,勞動生産率的提高,意味著將創造出更多的社會財富,也將催生出更多新的産業及就業機會,就像農業生産效率提高後,工業隨之發展,又比如電商行業興起,催生出很多與之相關的物流快遞等行業崗位。

  他認為,要應對“機器換人”趨勢,當前政、企兩者一方面要為被機器代替的員工提供“回爐”培訓機會,提高其再就業技能,另一方面要適時培養一批具備“工匠精神”,符合新時代要求的技術工人接班。

  記者手記》》

  在“機器換人”中鍛造不可替代的技能

  前不久,來自世界經濟論壇的一份報告指出,最快到2025年,機器人承擔的工作將會超過人類。特別是近年來,受國內勞動力價格上漲,人口紅利逐漸消失等因素影響,企業大量購置現代化、自動化裝備,推動“技術紅利”替代“人口紅利”,已成為企業界優化升級的必然選擇。

  不過“機器換人”在給企業帶來效益,帶來轉型升級利好的同時,也給技術技能領域的勞動力市場帶來了新挑戰——雖然制造一線不再需要那麼多人工參與,但仍需要人工調試安裝生産線,需要人工對機器人進行編程,需要人工定期維護機器人設備……在整個生産運作流程,人工即便不用出現在制造端,但也需出現在監控端、維護端,在背後保證整個生産流程順利運轉。

  因此,出現在“機器換人”過程中的“減人”“增人”現象,減少的是可重復工種的普通工種,增加的是新技術工種。實際上,目前仍有不少制造企業喊缺人,缺的就是機器人技師、機器人工程師等高級技工。

  既然“機器換人”帶來了新的崗位,相應的一線作業人員亦需要思考如何加強學習,鍛造自身不可替代的技能。比如,可通過參加企業內部培訓或外界培訓機構培訓,用新技能武裝自己,適應從前臺走向幕後、從産業工人轉型為工程技師的轉變,從而在“機器換人”趨勢中延長職業生涯。(記者 夏元)

編輯: 李海嵐
城市相冊
欄目精選
每日看點
重慶正事兒
本網原創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21124287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