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正文
“中國木香第一村”養成記

  二〇一八年十月十八日,開州區關面鄉泉秀村,村民正在將中藥材木香裝袋。

  2018年5月,開州區關面鄉泉秀村,滿山遍野的中藥材木香。

  2016年11月18日,開州區關面鄉泉秀村七裏坪,村民在雨霧天裏收撿木香。

  2016年11月18日,開州區關面鄉泉秀村連接七裏坪的崖壁路。

  核心提示

  開州區關面鄉泉秀村,這個名不見經傳的小村子,不過是高山峽谷深處人煙幾許。

  這裏距開州城區近百公裏,偏遠閉塞,可在每年白露至小雪時節,有著200余戶人家的泉秀街,就會擠滿大大小小的貨車。長長的車隊,甚至能排到6公裏外的關面鄉場上。

  這些貨車,來自全國各地,帶來操著各種口音的貨商。

  這個時節的泉秀,空氣中彌漫著一股藥材的清香。這種清香,來自中藥材木香。

  這些貨商,聞香而來,也能滿載而歸,心滿意足地離開有著“中國木香第一村”之稱的泉秀。

  小小泉秀,何德何能,能被稱為“中國木香第一村”?

  數字是枯燥的,卻是最好的佐證。

  2018年,全國木香銷量約3000噸,泉秀村就銷了900噸,佔比達到近30%。

  不僅如此,經萬州食品藥品檢驗所檢測,泉秀所産的木香,木香烴內酯和去氫木香內酯含量分別達到了8.6%和22.6%,遠高于1.8%和12.6%的行業標準。

  “中國木香第一村”稱號,實至名歸。

  這900噸木香,2018年給泉秀807名村民帶來了900余萬元收入,人均逾1萬元。

  可在上世紀90年代,泉秀絕大多數村民還是“一條褲子全家穿”“吃了上頓愁下頓”……

  一座大山

  生養了村民 也圈養了貧窮

  今天,行走在泉秀街上,抬頭所見,依然只是河谷兩側崔巍的大山。

  “泉秀村最低海拔700多米,最高海拔2400多米,落差超過1700米。”關面鄉鄉長鄭斌雖然自小在開州長大,初到泉秀時,依然被這裏惡劣的自然環境所震驚。

  崔巍的大山,峽谷裏蜿蜒流淌的東河,養育了泉秀世代村民,卻也成為無法逾越的屏障,圈養著世世代代的貧窮。

  泉秀的窮,村民們刻骨銘心。

  “坡陡,一下大雨,坡上的土就被衝走了。”70歲的唐紹權在上世紀80年代末和90年代初擔任泉秀村黨支部書記,在他的記憶裏,“種的洋芋、苞谷是‘十年九不收’”,村民也難有其它收入來源。

  唐紹權記得,有一年冬天,自己烤火時不小心,將褲子烤出個大洞。

  “我拿針線補褲子,他就裹著破棉絮,在床上坐了半天。”憶及往事,老伴林雲香不甚噓唏,“我們屋裏每個人還有條破褲子。許多人屋裏只有一條褲子,哪個出門哪個穿。”

  泉秀的村民們並不甘于貧窮。

  上個世紀50年代,村裏許多人就已經在尋找出路。唐紹權的父親唐遠福就是其中之一。

  “泉秀到處都是崖壁壁,但也有一大塊平壩子。”唐紹權所説的平壩子,就是平均海拔超過2000米的七裏坪,“七裏坪種不出洋芋、苞谷,卻産中藥材。”

  有了這一發現後,唐遠福萌生了在七裏坪人工種植中藥材的想法。

  “一開始種黨參,不好管護,沒搞得成。”唐紹權記得,父親前前後後試種了近十種中藥材,都因各種原因失敗了,直到上世紀60年代初,唐遠福托人從雲南帶回了3斤木香種子。

  中藥材木香為菊科植物木香的根,圓柱形或橢圓柱形,主治行氣止痛、健脾消食,依據産地不同,分為雲木香、川木香、廣木香等。

  唐遠福托人帶回的,正是原産于雲南麗江等地的雲木香種子。因為七裏坪的海拔、氣候、土壤都很適合雲木香生長,一次就種成功了。

  到2016年年初,七裏坪種植的木香已近1萬畝,但村民們依然過著“辛苦種一年,只夠吃半年”的苦日子。

  這是為什麼?

  一條崖路

  連通了高山 也打通了出路

  3月23日,雖已臨近清明,但重慶日報記者來到七裏坪時,倏然而至的冷空氣依然讓七裏坪一片銀裝素裹。

  飄飛的雪花裏,村民羅習權、李天碧兩口子正仔細檢查著烤房裏的木香,“清明後,就會有商販上山收木香了,可不能返潮。”

  種木香種了十幾年的李天碧,雙手粗糙而黝黑,“以前沒有公路,車子上不來,木香全靠背下山。”

  2016年之前,七裏坪與泉秀村僅靠懸崖峭壁上一條寬30余厘米的“毛毛路”連通,單程步行時間超過7個小時,村民們種植的木香,全靠肩挑背扛搬下山。

  “我們這裏全是高山深谷,苞谷、洋芋、紅苕只能填肚皮。”羅習權一臉煙塵地從烤房裏鑽出來,“只有種藥材管點錢,再苦也要爬上來哦。”

  然而,因為不通公路,他家之前種的30多畝木香,每年只能挖出三分之一,“多的背不下去啊,山上又不好保存。”

  再加上上一趟山實在太艱難,種植的木香就缺乏管理,基本上是自生自滅,每畝地每年能背下山的木香也就100多斤。“一年能背下去1000多斤,1斤三四塊錢,也就4000來塊錢。”李天碧説。

  路難行,不僅木香難以下山,村民上山下山也是險象環生。

  2008年年底,關面鄉多方籌資,開始在懸崖峭壁上開鑿“毛路”(意為機耕道),並在2016年年初實現通車。

  “‘毛路’還是陡,也經常塌方,但好歹車能上山了,木香下山方便,就能賣更多錢。”李天碧説,“毛路”通之前,藥商都在山下等;路通後,藥商都上山“搶”木香,等在山下根本收不到木香。

  這年立冬之前,李天碧兩口子挖出了地裏三分之二的木香,“一畝接近400斤,三十幾畝地,挖了1萬多斤,收入5萬多元,還不用自己背下山。”

  因為崖路的開通,2016年冬天,泉秀村有許多村民和李天碧一樣,摘掉了貧困戶的帽子。

  一篇報道

  引起了關注 也引來了資金

  “毛路”解決了村民的燃眉之急,但路況太差且經常塌方,依然是泉秀木香産業發展不可逾越的障礙。

  “修這條‘毛路’就已經讓鄉裏彈盡糧絕了,哪有錢平整甚至硬化哦?”鄭斌介紹,要想把這條崖壁上的15公裏“毛路”硬化、加裝護欄,所需資金上千萬元,對于地處偏遠、經濟發展相對滯後的關面鄉來説,無異于天文數字。

  2016年11月24日,重慶日報一版以《崖路 出路》為題,全面、深入報道了泉秀村的發展狀況及其所面臨的難題。

  報道引起了開州區委、區政府及相關部門的高度重視,決定劃撥1000萬元,用于關面鄉泉秀村七裏坪産業路改造,支持當地木香産業發展。

  有了資金,要想完成七裏坪産業路的改造,仍然並非易事。

  早在2017年年初,開州相關部門就著手進行對這條産業路的改造方案設計,但直至今天,也才硬化了2.5公裏。

  “15公裏的‘毛路’全在崖壁上,彎急、坡陡、存在多處地質災害隱患,因此改造方案幾經修改,遲遲未能通過專家評審。”鄭斌介紹,直到2018年6月份,七裏坪産業路改造方案才最終定稿並付諸實施。

  “到2018年11月,我們已經完成了整條路的邊溝、堡坎整修和路面平整。”鄭斌説,由于每年11月至第二年3月底,七裏坪高海拔地區會出現凝凍無法施工,只能先硬化低海拔處的2.5公裏。

  “雖然還沒有全部硬化,但整修了邊溝和堡坎的‘毛路’不再塌方,平整的路面也能讓更多類型的車輛上山,一方面木香下山更容易,另一方面村民對木香的管護也更加到位,木香産量也更高。”鄭斌説,從2016年起,七裏坪上的木香種植面積日益擴大,泉秀村通過易地扶貧搬遷、地災避讓搬遷等,按照“人口下山、産業上山”的發展思路,在七裏坪大力發展以木香為主的中藥材産業,並在七裏坪建立木香産業基地,帶動村民脫貧增收。

  一個産業

  幸福了村民 也造福了生態

  2018年,泉秀村的木香種植面積已近兩萬畝,産銷量達到了900噸,佔全國木香産銷量的三分之一,全村木香銷售收入900余萬元。

  到2018年年底,全村僅有1戶兩人未脫貧。而在2015年初時,村裏還有貧困戶55戶221人。

  “種木香又不用施肥,主要就是除草。我們兩個70歲了,一樣可以種木香,只是管得粗一點嘛。”盡管管護粗放,但唐紹權和林雲香種植的80余畝木香,還是在去年給他們帶來了10余萬元的收入。唐紹權的二兒子唐祖亮兩口子管理精細,80余畝木香在2018年的銷售收入超過了20萬元。

  村裏還成立了開州區木香種植專業合作社,實現了規模化種植、標準化生産、品牌化營銷,“以前我們背木香下山的時候,量不大,藥商就會聯合起來把價格壓底,我們辛苦一年也賺不到啥子錢。”唐紹權説,如今,村民在合作社帶領下抱團發展,合作社的收購價比市場價每斤還要高出1元左右。

  “已經有176戶村民加入合作社。”合作社理事長謝國友介紹,就連周邊青蒿村、關面村等村子也有不少貧困戶以財政扶貧資金入股合作社。貧困戶除了享有財政資金入股固定分紅外,還享有統一銷售利潤分紅、務工收入、生産資料扶持等收益。

  青蒿村貧困戶王合友通過財政扶貧資金在合作社配股536元,每年能拿到分紅1000多元。

  木香産業的蓬勃發展,吸引了許多外出務工的泉秀村民回村種木香。

  村民胡世培原本在雲南打工,2016年聽説七裏坪的“毛路”要整修,就回到村裏種木香,2018年收入近10萬元,“村裏陸陸續續回來種木香的,有20多戶。掙了錢,還能照顧家人,比打工強。”

  “種木香還改善了七裏坪的生態環境。”鄭斌説,七裏坪海拔高,夏天多暴雨,冬天冰雪侵蝕,此前許多地方都出現了沙化的跡象。而木香是多年生植物,根係深深扎入土壤中,一般長度為50厘米左右,最長的能到80余厘米,具有較好的固土防沙作用,“村民採挖木香,一般只挖出約20厘米長的木香根,余下的根部在來年就能繼續發芽生長。因此,種植木香既能讓村民脫貧致富,也能有效改善生態。”

  從“三大坨”到“三大寶”

  三種利益聯結機制讓關面成為中藥材之鄉

  開州區關面鄉地處開州北部山區,地理條件十分惡劣,多年來老百姓種的都是苞谷、洋芋、紅苕,俗稱“三大坨”。近年來,關面鄉以打造“股份農民”為核心,大力發展被老百姓稱為“三大寶”的木香、黃連、厚樸等中藥材,成了遠近聞名的中藥材之鄉。

  據了解,如今關面鄉在姚程村、青蒿村、火焰村分別建起了4000畝、3000畝、3000畝的黃連種植示范園;在泉秀村、水溪村、小園村分別建立了20000畝、3000畝、2500畝的木香種植示范園;厚樸、杜仲等中藥材種植面積也超過了2萬畝。全鄉共計種植中藥材5.8萬畝,戶均種植藥材8.1畝。其中全鄉種植木香2.8萬畝,年出産木香達1500噸以上,産值近2000萬元。

  在此基礎上,關面鄉把“三變”改革作為全面深化農村改革的總抓手,以打造“股份農民”為核心,通過“三變”促進農民增收産業增效生態增值。

  一是股份合作式利益聯結模式。全鄉以土地入股、資金入股、身份入股方式加入專業合作社的貧困戶共237戶。入股貧困戶的收入來源有三種,即:土地流轉收入,貧困戶每年能夠享受到3000元左右的流轉費用;固定分紅保收,通過財政資金配股,貧困人口可享受固定分紅;就業務工創收。

  二是龍頭帶動式利益聯結模式。龍頭帶頭,包括龍頭企業帶動、家庭農場帶動和大戶帶動。例如:2017年,扶貧幫扶資金為水溪村八面山力維木瓜種植家庭農場配股到戶5萬元,帶動八面山5戶貧困戶脫貧。

  三是産業托管式利益聯結模式。舉家外出的貧困戶,把家中原有種植産業交由大戶或專業合作社經營,貧困戶分得一定的産業托管利益。例如:水溪村楓竹坪木香種植大戶楊雲培,托管種植木香2000畝,收益按7:3分成,貧困戶每畝可分得2000余元。

  利益聯結,讓關面鄉貧困戶戶戶有增收門道,從而實現了穩定脫貧。

編輯: 李海嵐
城市相冊
欄目精選
每日看點
重慶正事兒
本網原創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211242879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