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正文
手機號碼“攜號轉地”何時能實現?

  目前,綁定銀行卡、綁定購物網站賬號、綁定社交工具登錄賬號……百姓個人生活與手機號關聯越來越緊密。“新華視點”記者調查發現,隨著人口流動加劇,不少人在跨省求學、工作、遷徙過程中,對手機號碼“攜號轉地”存在大量需求。但由于目前手機號碼歸屬地無法變更,不少人不得不“多卡傍身”“多機傍身”。

  跨省不能改歸屬地催生“多號傍身”

  今年年初,小劉從重慶一所高校本科畢業,到湖南長沙一所高校攻讀研究生。他煩惱地發現:長期使用的重慶手機號碼,無法將歸屬地變更為長沙,導致很多時候被人誤會甚至懷疑。

  小劉在重慶的朋友很多,不想因為改號失去聯係。所以,為了方便在長沙與人聯係溝通,他咨詢運營商要求變更手機號碼歸屬地,但被告知“無法變更”。于是,他只好重新辦理了一張長沙手機卡。

  手機用戶不願改號,除了信息聯絡的需求,還因想避免各種解綁的麻煩。不少人的手機號綁定銀行卡、微信賬號以及京東、天貓等購物網站賬號。“如果更換手機號就得逐一解綁,實在太麻煩了!”小劉説。

  “多號傍身”給不少人增加了資費負擔和手機購置成本。山東一位消費者算了一筆賬,之前使用的本地手機號碼是每月156元資費,新辦理一張外省手機卡後又是每月168元資費,總開支增加了一倍。

  號碼自由更改歸屬地難在哪?

  業內人士告訴記者,手機號碼不能更改歸屬地,主要是由于編號方式決定的。一個手機號碼的11位數字都有代表意義,前三位代表運營商,中間四位表示地區,後四位是客戶編號。如果更改號碼歸屬地,對運營商號碼管理會産生較大影響。

  “如果開放變更號碼歸屬地業務,需要運營商進行網絡改造,更新保存手機號碼的運營商、歸屬地信息的數據庫,還要更新交換機等硬件設備。不僅投資很大,通信網絡運維的壓力也要翻倍。此外,也造成無法準確估算屬地的號碼資源使用情況。”該業內人士説。

  北京郵電大學經濟管理學院教授曾劍秋説,實現“攜號轉地”,等于要打破原來的管理體制和數據存儲,難度較大。

  工信部相關人士告訴記者,目前,我國實現網絡層面的移動通信號碼歸屬地變更尚不具備條件。

  期待便民利民更進一步

  昆明理工大學公共政策研究中心教授黎爾平認為,條塊分割造成不能“攜號轉地”,給群眾帶來諸多不便。百姓有需求,運營商應順勢而為。

  有專家稱,今年我國要實行“攜號轉網”,建議推動號碼歸屬地變更也提上日程。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相關專家説,一些國家已經實施了移動號碼可攜制度。我國每年有大量的畢業生和變更工作的職員需要更改號碼歸屬地,這項業務如果能推出,會進一步便民利民,更受歡迎。

  工信部相關人士介紹,將持續跟蹤網絡技術發展趨勢,將用戶對移動電話號碼歸屬地變更的需求,作為未來網絡架構演進需要考慮的因素,推動在具備條件時逐步實現移動通信號碼歸屬地變更的目標。

  曾劍秋説,隨著技術進步、網絡傳輸速度加快,手機號碼歸屬地變更問題亟待提上日程並加快推進解決。“攜號轉網”“攜號轉地”等舉措會刺激移動運營商市場競爭加劇,有利于提升用戶使用體驗。

  (記者 席敏 邵魯文 高亢)

編輯: 韓夢霖
城市相冊
欄目精選
每日看點
重慶正事兒
本網原創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111242929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