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正文
十年星雲獎見證中國科幻崛起之路
2019年10月29日 15:45 來源: 新華社

    新華社重慶10月29日電(記者 趙宇飛 路一凡 吳燕霞)主持人念出一個個獲獎者的名字,科幻迷們發出熱烈的掌聲和歡呼聲。77歲的董仁威坐在臺下,笑盈盈地看著臺上年輕的獲獎者們,絢爛的燈光灑在他的臉上。

    這是第十屆全球華語科幻星雲獎頒獎典禮。董仁威是全球華語科幻星雲獎的主要創始人之一。“星雲獎能舉辦到第十屆,本身就是一個奇跡般的科幻故事。”董仁威感慨道。

    從當年隨時面臨停辦危機,到如今成為華語科幻界頗具影響力的獎項,星雲獎曲折的發展歷程,也是中國科幻的崛起之路。

華語科幻明星匯聚星雲獎。

    奇跡

    2010年8月8日,全球華語科幻星雲獎在四川成都一家陳舊的電影院裏誕生。

    那一年,中國躍居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劉慈欣的《三體》正式出版;《阿凡達》《盜夢空間》等美國科幻大片風靡全球。

    “華語科幻界需要有一個真正的,具有全面影響力的活動和獎項,將所有科幻人團結起來。”董仁威如是説。

    當時,科幻在中國關注度較低。董仁威四處奔走籌集資金,發動科幻作家們捐款,最終才籌集到2.5萬元活動經費。

    經費有限,首屆星雲獎的辦會條件略顯寒酸。劉慈欣、王晉康、何夕等中國科幻精英住在簡陋的小旅館裏,在僅能容納60人的電影院走著廉價紅毯,佩戴著粗糙的胸花。

    當時,從事科幻創作的作家屈指可數,首屆星雲獎發布的成都宣言提出了一個宏偉的目標:將中國科幻做到世界最大、最強。

    隨後幾年,星雲獎經費依然捉襟見肘,頒獎典禮輾轉太原、北京等城市,面臨停辦風險。

    但隨著人們對科幻的喜愛度上升,星雲獎獲得了商業讚助,結束了科幻作家捐款補貼辦會經費的歷史。這個民間科幻獎項逐漸實現蝶變。

    今年,星雲獎十周年慶典等係列活動的舉辦地選在重慶大劇院。“星雲獎從人見人嫌的醜小鴨,變成人見人愛的白天鵝了。”董仁威説,星雲獎能堅持舉辦十屆,將華語科幻從業者團結在一起,這是一個奇跡。

灰狐作品獲得長篇小説金獎。

    崛起

    本屆星雲獎頒獎典禮上,從事科幻創作僅七年的“80後”作家灰狐憑借作品《固體海洋》,奪得分量最重的科幻長篇小説金獎。

    “這是一個特別好的現象。”科幻文化公司“未來事務管理局”創始人姬少亭説,最初,星雲獎的獲獎者總是幾個熟悉面孔,最近幾屆年輕面孔越來越多了。

    其背後是中國科幻的崛起。星雲獎創立之初,中國有發表科幻作品記錄的不超過100人,如今這一數字上升為500人。“80後”“90後”正在成為科幻創作的主力。

    科幻影視也成為新的亮點。今年初,由劉慈欣原著改編的科幻電影《流浪地球》創下46.55億元票房,開啟了“中國科幻電影元年”。

    韓松作品獲得首屆原石獎。

    “過去十年,是中國科幻到目前為止最輝煌的一個時期。”中國科幻作家韓松説,星雲獎是中國科幻的縮影,獲獎作品含金量越來越高,題材越來越多樣化,不少獲獎作品的版權迅速被企業買走,它們都有被拍成“大片”的潛質。

    在韓松看來,過去十年,中國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城鎮人口超過農村人口,量子通信、基因科學、航天技術等科技領域快速發展,中國人對現代化的追求催生了科幻熱。

    劉慈欣在論壇上討論科幻電影發展。

    未來

    “過去十年,中國科幻影視、文學等領域都取得了不錯的成果。”中國科幻作家劉慈欣説,未來的中國科幻,仍需要更多在國際國內舞臺上産生巨大影響力的作品和作家。

    劉慈欣説,世界級的科幻作品大多來自美國,美國活躍的科幻作家有近2000人,相比之下中國科幻仍比較落後。但中國已經具備科幻發展的基礎和土壤,中國科幻擁有光明的未來。

    《流浪地球》導演郭帆説:“國家的快速崛起會給科幻創作提供肥沃的土壤。中國是世界上最具有未來感的國家,高速發展自然會促進科幻創作的繁榮。”

    劉慈欣也表示,中國的技術革命持續推進,現代化進程不斷加快。

    同時,越來越多的中國年輕人開始喜歡科幻,這是科幻快速發展的基礎。姬少亭説,最近幾年的世界科幻大會上,西方科幻迷們多數年齡偏大,而“未來事務管理局”近兩年在中國舉行科幻活動,科幻迷多是“90後”“00後”,他們是浸潤在科幻氛圍中的一代人,代表著未來。(圖片來源:星雲獎組委會)

編輯: 李相博
精彩圖片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091125167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