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正文
兩對戰“疫”夫妻的愛情故事

    新華社武漢3月17日電題:兩對戰“疫”夫妻的愛情故事

    新華社記者黎雲、劉藝

    諶磊彎著腰,正在清點新到的醫用物資,突然有個女孩子跳到了他背上。

    “嚇了我一大跳。”諶磊有些靦腆,“怎麼也沒想到是她。”

    跳到諶磊背上的女孩,正是他的妻子張歡,和諶磊一樣都是軍隊支援湖北醫療隊隊員。只不過,諶磊是除夕夜裏出發的第一批,張歡是後面增援來的第三批。倆人一個在火神山醫院,一個在泰康同濟醫院,相距22公裏,不算遠,但就是沒碰過面。

    好不容易見到這一面,這一面也不到半個小時。

    “第一反應是攢了這麼久的零食,終于能給她吃了。”諶磊説,“不過,見面更害相思。”

    算起來,諶磊抵達武漢已經53天,張歡也已33天。

    與諶磊、張歡這對小夫妻一樣,另一對夫妻——毛梅和丈夫梅哲也分別了50余天。與諶磊夫婦不一樣,毛梅伉儷隔得遠些——毛梅在武漢,梅哲在孝感,他們結婚已經25年。

    夜深人靜時,毛梅才能結束一天的工作。70公裏外,作為重慶市赴孝感市對口支援隊領隊,梅哲卻還在忙碌。但不管多忙,他都會擠時間告訴毛梅:“平安。”

    毛梅等來“平安”,回復“平安”,然後睡覺。第二天一早,她還是病房裏專業細致的毛醫生。

    大年三十4時,毛梅手機響起:“武漢需要支援。”毛梅回復:“國難當頭,匹夫有責。”

    梅哲在一旁向她豎起大拇指:“你有10多年呼吸科臨床經驗,應該去。但你本就患有心臟病、糖尿病,在外一定照顧好自己。”

    幾乎是同時,諶磊也在回復:“我隨時可以上。”他把張歡叫醒,商量取消過年計劃,待命出發。

    當晚,在醫院開往機場的大巴前——

    “遇到事不要衝得太快,慢一點能降低很多風險。”張歡不放心地一遍遍囑咐。她所在的傳染科全體中止休假返回醫院,經過病房整理,第二天將開始收治重慶市確診患者。

    梅哲帶著兒子一起來送毛梅,一家三口合影留念後,梅哲便匆匆趕回家,為家裏人掌勺年夜飯。毛梅説:“沒握手,也沒擁抱,我們早就過了秀恩愛的年紀。”

    第一批醫療隊員奔赴前線後,第二批、第三批、第四批先後馳援武漢,張歡在裏面。

    張歡來武漢前,給諶磊打了一個電話。第一個電話是問諶磊,自己能不能也來前方,諶磊説行。

    放下電話,諶磊又打了回去,問張歡:“假如我倆在前線有個萬一,不到1歲的兒子怎麼辦?”

    張歡説:“我早就不是10年前那個進感染科樓都會害怕的女孩了。”

    各省市對口支援湖北的醫療隊來了,梅哲在裏面。

    梅哲半開玩笑地告訴毛梅:“我要來陪你了。家裏交給兒子,他長大了。”

    在抗擊疫情的最前線,他們是戰友;在細碎平凡的生活裏,他們是夫妻。

    諶磊和張歡結婚前,張歡埋怨諶磊:“你都沒好好求個婚,我稀裏糊涂就要嫁了。”山城重慶的細雨裏,對著空無一人的街道和一個閃著紅燈的攝像頭,諶磊向張歡求婚:“我會對你好的。”

    “這6個字,他做到了。我坐月子沒給孩子換過一次尿布,夜裏也沒照顧過孩子,他全包了。”張歡説。

    毛梅和梅哲的邂逅,就在武漢大學的櫻花樹下。結婚的時候,兩個人不理會時下最流行的“三金”“三大件”,而是繞著華東五省“窮遊”一圈,在20年前可謂標新立異。

    “這麼多年,我們都是這樣,相互扶持著走過來。”毛梅説。

    待戰“疫”勝利,他們這段時間所經歷的害怕、苦痛、相思、疲累,都將融化在相守的日子裏。

編輯: 陳雨
城市相冊
欄目精選
每日看點
重慶正事兒
本網原創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7329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