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正文
一名ICU護士的三次流淚

    新華社重慶3月22日電 題:一名ICU護士的三次流淚

    新華社記者周文衝

    “請救救我媽媽……無論如何……求求你們……”嗚咽轉成號啕,從聽筒中溢出,回蕩,壓在每個人心頭,“她是我唯一的親人了,我的爸爸和哥哥都沒了。”

    在武漢大學人民醫院東院區重症病區,電話旁的羅曉慶和幾個護士輕聲啜泣,一名醫生蹲在地上抱頭痛哭。

    在ICU和呼吸內科從事護士工作14年,死生契闊于她並不陌生,可面對新冠肺炎疫情中的生離死別,羅曉慶仍感到痛徹心扉——那位患病的母親最終撒手人寰。

    那是羅曉慶來武漢後,第一次流淚。

    至今仍戰鬥在武漢抗疫一線的羅曉慶告訴記者,自己是樂觀派,很少哭。

    2月初,重慶第三批支援湖北醫療隊接手兩個重症病區。作為護理組組長,38歲的羅曉慶帶領115名護士,與醫生一起,和死神“搶人”。

    輸液、插管、喂飯、倒尿盆……護士們每天在“紅區”工作4小時,近距離同患者接觸,稍不注意就會被感染。比如給危重患者吸痰時,病毒可能會隨著噴濺的氣溶膠傳播,危險性很高。

    羅曉慶所在的醫護團隊也被痰“困”住了。一名危重患者需要吸痰,可當時醫療物資緊張,沒有封閉吸痰裝置和正壓頭套,操作吸痰的護士有感染風險。團隊連續幾天晚上開會討論,一直拿不出解決方案,而患者病情卻隨時可能惡化。

    “交給我解決。”羅曉慶挺身而出。

    當時她手頭只有一個自制的吸痰裝置,對操作效果,她心裏也沒底。

    “寧願我自己暴露,不能把困難留給隊員。”在病區,幾乎所有拔管、插管等高風險操作,都是她上。

    那一次,她的操作一如既往的幹凈利落。痰被吸出,患者得到了關鍵性救治。

    羅曉慶和隊員們發現,病區裏一半以上的患者對自己的病情感到焦慮甚至恐懼。走進患者心裏,激起他們的求生意志就成了護理團隊的又一項重要工作。

    一名60多歲的患者拒絕治療,説自己沒希望了,治不治一個樣。羅曉慶每天陪她説話。5天後,躺在床上的患者坐了起來,和羅曉慶打了個招呼。此後,這位患者逐漸配合治療,經過治療和護理,這名患者病情好轉,已能下床活動。

    不久前,羅曉慶請食堂做了一碗長壽面,和護士們一起給一名患者過生日。“沒有你們的照顧,我不會好得這麼快。”患者抹著眼淚説,這是她重生後的第一個生日,她許的願是——所有人都能平安回家。羅曉慶扭過臉,努力不讓眼淚掉下來,“戴著護目鏡,掉眼淚會去摸眼睛,危險。”

    她這一次流淚,是因為“重生”。

    護理團隊的成員,絕大多數是90後姑娘,羅曉慶也為這些妹妹們哭了一場——正是愛美的年紀,不少女孩為了更好地在病區工作,剪去了長發。羅曉慶沒有剪,她説自己沒這個勇氣。

    付出與努力有了回報,一個個生命轉危為安。50天內,兩個病區70多名重症和危重症患者治愈出院。“最難的時刻已經挺過去了。”羅曉慶説。

    戰鬥仍在繼續。羅曉慶心疼隊員們,説誰想休息幾天就找她報名。

    沒有一個人報名。(完)

編輯: 江茜
城市相冊
欄目精選
每日看點
重慶正事兒
本網原創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751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