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正文
【湖北救援日記】在沒有硝煙的“槍林彈雨”中“出生入死”!

方玉強(右一)與隊友合影。新華網發 受訪者供圖

    作者:軍隊支援湖北醫療隊隊員、副主任醫師 方玉強

    地點:武漢泰康同濟醫院

    時間:2020年3月22日

    最近,許多朋友、同事和病友看到一些醫療隊從武漢返程的新聞,都關切地問我:“你們回來了嗎?”我説:“我們還在堅守,等待擁抱最後的勝利。”

    昨天,值完夜班,我全身酸痛,但早上5:20,緊繃的弦還是讓我醒過來了。稍稍活動了一下筋骨,我趕緊下床洗漱,喝了杯咖啡後,輕輕開門關門,穿上放在走廊裏面的軍裝。

    到樓下,駐地單位的領導和自願者熱情地招呼我們領早餐,他們每天6:00前就給我們準備好了。帶著早餐登上通勤車,司機為了不影響大家開得快速而平穩,大家也閉著眼抓緊時間休息。50分鐘後,我們到達門口、測體溫、進樓,一天緊張的工作就要開始了。

    空曠整潔的樓道及辦公室經過一夜休整,靜靜地等著喧囂時刻的到來。匆匆吃完早餐後,我趕緊找好防護物品,到更衣區更換洗手衣,在紅區出口放好內衣褲,然後進入穿衣室。在這裏,我們需要用接近40分鐘的時間穿戴好進紅區的防護裝備,為了達到“零感染”的要求,每個人都認真做好每一個細節,每個人都互相監督提醒著對方。

    穿戴完畢,同事劉雙林教授為我寫上了名字、單位。7:50揮揮手,我打開了緩衝間的門進入紅區。

    與外面的寂靜相比,這裏一片忙碌。機器工作的聲音、報警聲、臨時醫囑的下達聲和重復聲、穿戴著厚厚隔離裝備卻能準確而又匆匆穿梭到目標位置的醫護人員……這裏忙而不亂,一切緊張有序。

    “1床是個感染性休克、氣管插管、呼吸機輔助呼吸、持續血液濾過的87歲老人,目前情況……”值班醫生給我介紹了病人情況,我也迅速開動大腦,記錄每個信息,以便精準開展治療。

    現在氣溫回升了,但是傳染病房不能開空調。10分鐘後,我已經大汗淋漓。

    “教授,9床血壓70/40mmHg,心率140次/分,請趕快過來。”突然,我聽到護士在對講中講話(由于防護原因,有時我們面對面都不一定能聽清對方説什麼)。我隨即趕到9床,這是一個新冠肺炎合並大面積腦梗塞患者,已經行氣管切開手術,昨天晚上癲癇大發作伴高熱40度,戰友們經過一個晚上的搶救,終于平靜下來。

    “昨晚的出入量、中心靜脈壓變化是……”人未到,對講機裏已傳出了我需要的信息。“全天總入4270mL,尿量2415mL,中心靜脈壓未來得及測。”護士介紹完情況後,基本可以判斷應該是入量不足導致低血壓休克,“乳酸林格500毫升快速靜注,去甲腎上腺素兩支配制成五十毫升備用。”我下達了口頭醫囑。

    護士以最快的速度準備,感覺她有些緊張了。“不要急,一步一步來,可以救過來的。”我雖然也緊張,但仍鎮靜地安慰著。

    15分鐘後,250ml液體進入患者身體,但是血壓變化不大。“去甲腎先給2ml,10ml每小時泵入,林格加速,再備500ml乳酸林格快速輸入。”我一邊仔細地看著參數變化,一邊調整著治療。 40分鐘後,血壓升上去了,102/60mmHg,心率100次/分,病情穩定了。這時,我全身似乎無汗可出了,感覺渾身不適,額頭皮膚撕裂般痛、護目鏡底緣全是水。

    這時神內科張主任進來了。“你先負責外面幾位病人,我還沒來得及詳細詢問處理。”彼此沒有客氣,我們簡單分工,開始對病人進行精準方案治療。這時,10床一個糖尿病、整個右下肢完全幹性壞疽、等待轉院手術、昨晚高熱39.6度的老年患者也出現了休克,又經過1個多小時處理,兩個病人都穩定了,這時額頭也不那麼痛了,我也走到椅子前準備稍稍休息下。

    “1床血濾出現問題,管道不能繼續使用,紅區無備用管道,患者氧飽和度下降到60%,目前使用的壓力控制模式,純氧,怎麼處理?”1床的護士焦急問道。

    “通知綠區送管路,急查血氣,呼叫綠區進行呼吸機參數指導。”

    很快,血氣出來了:PH7.129,二氧化碳分壓65mmHg,氧分壓35mmHg,乳酸…… “呼叫綠區,呼叫綠區,進行呼吸機參數調整指導。”我抓過對講,立即呼叫。

    正在著急綠區無人回答時,一個瘦小的身影伴著堅定的腳步走向呼吸機,後面跟著一個提著一大堆東西的大個人。原來是蔣東坡主任和康軍教授聽到呼叫後,立即穿衣進入紅區。很快,蔣主任將呼吸機上幾個參數調整後,患者的氧飽合度上來了。同時,護士們也開始著手血濾準備了,生命再一次被挽救回來。

    這時劉娟教授也進來了,在蔣主任的帶領下,我們再次對所有病人重新查房,調整醫囑,完成床旁交班,同時安排三個恢復患者轉普通病房康復,再換三個危重患者進來搶救。

    完成這一切,時鐘也指向了12:30,我們應該出紅區了,畢竟保護好自己才能更好的挽救病人。

    臨走前,我偷偷測了下體重,4個多小時,在完全防護的情況下,我輕了1斤。

    “方主任,慢一點,兩人同步。”在徐霞老師溫柔又不失嚴歷的感控要求下,我們按照步驟一步一步的安全脫下防護裝備。到了淋浴間,脫下濕漉漉的洗手衣,好好的來了個淋浴,真爽!只是頭上和臉上的壓痕開始疼痛起來了。但是,想著就餐區香噴噴的多肉快餐,心情突然又好起來了。

    這就是我們在前方的工作,為了守護生命,我們繼續堅守,期待早日擁抱最後的勝利。

編輯: 陳雨
城市相冊
欄目精選
每日看點
重慶正事兒
本網原創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755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