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正文
“粒粒皆辛苦”:警惕糧食後面的“隱性浪費”
2020年08月25日 17:11 來源: 新華網

 

  新華網重慶8月25日電(滕華)當人們浪費糧食時,浪費的不僅是眼前的幾粒米,還有糧食生産、運輸、加工等各個環節上投入的大量人力、物力與財力。新華網專訪了西南大學資源環境學院謝德體教授,為大家解讀糧食浪費背後的“隱性浪費”。

  一畝水稻的生産成本為600元至1000元

  謝德體認為,水稻的生産過程較為復雜,從育秧、栽秧、施肥、抽穗到最終成熟收割,成本可達600元至1000元。除了一般的人力成本之外,水稻的生産過程還伴隨著大量的資源消耗,其中,最常見的為淡水和化肥。

  “生産水稻十分耗水,每生産1公斤水稻大致需要消耗2噸淡水資源。而我國目前淡水資源較為緊缺,且分布不均,這就對水稻生産造成了較大挑戰。”謝德體説,除了水稻以外,生産其他主糧也需消耗大量的淡水資源。如,我國目前每生産1公斤小麥大約需要消耗1噸水,每生産1公斤玉米大約需要消耗1.2噸水。

  謝德體説,肥料素有“糧食的‘糧食’”之稱,肥料用得對不對關係著糧食産量高低。“糧食生産離不開氮肥、磷肥、鉀肥等肥料。一般來説,每生産100公斤水稻,需投入2至3公斤氮肥、1至1.5公斤磷肥與2至3公斤鉀肥。”

  此外,糧食的生産過程也與氣候條件緊密相連。“遭遇連續幹旱、暴雨洪澇等極端天氣時,糧食的品質與産量會受到很大影響。”謝德體説。

  機收糧食的損失率在10%左右

  秋收時,糧食的損失仍不可避免。目前,糧食收割主要有“人工收割”與“機械收割”兩種方式。謝德體指出,隨著農業機械化程度的提升,機械化收割成為我國的主要收割方式。這一方式大大削弱了因收割不及時而造成的減産,也大大降低了人力成本。

  “在人工收割的年代,4個人能收割1畝地,這大概需要人力成本400元。再加上收割時的其他消耗,收割1畝糧食的最終成本往往需要600元。而機械化收割後,1畝地的成本僅需100元左右。”謝德體表示。

  但這並不意味著機械收割能降低糧食的損失率。謝德體説,雖然機械化的收割方式能有效降低人力成本、提升工作效率,但也會造成糧食損耗。研究表明,目前機收糧食的損失率在10%左右,略高于人工收割的損失率。此外,收割的設備性能各異,維修保養與更新換代也會是一筆較大的開支。

  運輸、倉儲等環節損耗糧食5%至10%

  秋收後,糧食在運輸、倉儲、加工等環節也會受到損耗。“目前,我國糧食的年産量約為6.6億噸,而運輸、儲存與加工環節大致會損耗5%至10%的糧食。”謝德體説,“乍一看,5%的數字很小,但在較大的産量基數下,這5%的損耗已經很大了。”     

  “運輸期間的糧食損耗主要由運輸距離、道路情況、包裝磨損等因素共同影響。”謝德體説,運輸路上的糧食消耗不可小覷。

  此外,“糧食儲存環境”也是糧食浪費的重要環節,環境是否恒溫、恒濕、防蟲、防鼠,是能否減少糧食損耗的重要因素。

  在水稻“變身”精米的加工環節,由于機器性能存在差異,糧食損耗在所難免。“一般來説,1斤水稻可以被加工成7兩可供食用的大米,但如果機械設備老化或者性能較差,則會造成更大的損耗。”謝德體説。

  “舌尖上”也有顯性浪費與隱性浪費

  “生活中,我們可以看到的顯性浪費主要是餐桌上的剩菜剩飯,很多人都認為浪費幾粒米並沒有什麼大不了,但這種想法真的是大錯特錯。”謝德體指出,目前我國存在較為嚴重的食物浪費,餐桌上的浪費更是令人痛心。數據顯示,我國每年在餐桌上的浪費約為12%,大型聚會浪費更是高達38%,尤其是在一些大學與中學裏,餐盤中三分之一的飯菜都被倒掉了。

  除了餐桌上可見的“顯性浪費”,謝德體認為,我們也不能“小瞧”食物背後的“隱性浪費”。“隱性浪費”,主要指食物背後的“主糧”。謝德體説,我們談論的“糧食”,普遍來説是指谷物、薯類等主糧,但實際上我們食用的肉、蛋、奶等食物也與主糧息息相關。比如,我們食用的1斤豬肉,其實隱含了喂豬的近3斤糧食,我們食用的1斤雞蛋,也隱含了近3斤糧食。“因此,除了人的口糧外,飼料用糧、工業用糧的需求量也是相當大的。”

  “從一粒種子到變成‘盤中餐’需要消耗大量的人力、物力與財力。我們面前浪費的這幾粒米凝聚了生産、收獲、運輸等各個環節的成本。”謝德體認為,每個人都需了解“盤中餐”來之不易的過程與背後的隱性成本,真正地將珍惜糧食、愛護糧食的行為落實到一日三餐中。

編輯: 滕華
精彩圖片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3864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