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封面
一大清早,江邊人跡寥寥,江面水霧濛濛。遠遠地,一艘船從下遊緩緩駛向朝天門二碼頭。這就是1月12日剛剛恢復航線的彈子石輪渡,每日十班,票價五元。新華網 李相博 攝
2019-01-21 09:05:03

是蔡琴歌裏的渡口,也是重慶人口中的碼頭。受長江航道疏浚施工影響,這艘輪渡的碼頭由野貓溪調整回了彈子石,如今停泊朝天門、江北嘴、彈子石三處。新華網 李相博 攝
2019-01-21 09:05:03

頭兩班乘客並不多,所以還沒有開始忙碌。乘客都是坐船到對岸上班的年輕小夥兒,他們坐在船艙內閒聊,有説有笑,也不時抬頭看看窗外。新華網 李相博 攝
2019-01-21 09:05:03

輪渡準點開動,漸漸駛離碼頭。一個小男孩兒好奇地靠在船舷上,下巴抵著欄桿,望著底下搖曳的水波入了迷。新華網 李相博 攝
2019-01-21 09:05:03

與小男孩兒的新鮮勁兒不同,爺爺輩的乘客則昂首望江灘,對著尚未竣工的高樓大廈,細數重慶近年來的變化與發展。高樓拔地起,兩江水更清,眼見自己曾經工作、生活過的地方都大變了樣,老人們都很是感慨。新華網 李相博 攝
2019-01-21 09:05:03

“那個時候是叫過河船嘛,坐船上下班的人都多得很嘍。”“落霜落雪都要開!”數十年前,既沒有如今的跨江大橋,也沒有發達的陸路交通時,是水路讓天塹變成了通途。新華網 李相博 攝
2019-01-21 09:05:03

“後來有跨江大橋了撒,又修了南濱路,慢慢兒就沒得好多人坐船了。”船長徐力回憶道。1980年,長江大橋竣工;2009年,朝天門大橋通車;2014年到2015年,東水門大橋和千廝門大橋相繼落成。在陸上公共交通逐漸發達的今天,人們乘坐輪渡大多以觀光為主,很少再將其作為上下班的通勤工具。新華網 李相博 攝
2019-01-21 09:05:03

“專門出來坐起耍一哈。”甲板上的蔡阿姨心情不錯,滿面春風,腳步也格外輕快。船上的視野很開闊。站在二層甲板,迎面吹來濕潤的江風;四下一望,兩岸的風景盡收眼底。新華網 李相博 攝
2019-01-21 09:05:03

一位媽媽蹲著拍照還不夠盡興,索性坐了下來。眼前咬著零食的孩子還不理解什麼船舶、運輸,卻定定地望著江面,目光癡癡地追隨著兩只飛過的江鷗。新華網 李相博 攝
2019-01-21 09:05:03

也有獨自乘船的旅客。對岸的高樓朝向統一,意氣風發,而他則憑欄沉思,默默不語。恍惚間,叫人疑心是否走進了某個電影片段。新華網 李相博 攝
2019-01-21 09:05:48

懷舊也好,嘗鮮也罷,眼前的風景仍然保留著熟悉的輪廓,卻也發生了許多變化。滾滾長江東逝水,憶及往昔輪船時代,觀光客們意猶未盡,流連忘返。新華網 李相博 攝
2019-01-21 09:05:48

船在水中轉向,岸邊的江景和玻璃上的倒影徐徐流到了一起。岸邊新樓高挺,欲與天公試比高,昂首迎向新的挑戰;江中輪渡低伏,永遠貼合流水,保持著謙卑的姿態。新華網發(楊銳瀾 攝)
2019-01-21 09:05:48

“嗚——”一聲悠長的汽笛劃過江面,船到了。在內燃機的強大動力下,從朝天門到彈子石只用了十分鐘。從老人父輩們那時僅載十人的小木船,到後來興起的蒸汽船,再到現在的交運輪渡,已經是動輒上百噸。新華網 李相博 攝
2019-01-21 09:05:48

纖夫和燒煤工不必再揮汗如雨,舵手和旅客也不必再擔驚受怕。如今,配有GPS定位、雷達導航等多項設備的輪渡越來越安全,乘坐體驗也愈加舒適。挑個時間,不妨看看,你兒時那張舊船票,還能否登上這艘客船。新華網 李相博 攝
2019-01-21 09:05:48

攝影:李相博 文字:楊銳瀾
2019-01-21 09:05:03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