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抓取標題
分享抓取摘要。
分享抓取圖片

渝湘高鐵的“重慶起步”

" 如何看待重慶未來這條東南向戰略通道? "

閱讀全文
作者:邵以南

2020年,重慶要新開工渝湘高鐵、渝昆高鐵、渝西高鐵、蘭渝高鐵、成渝中線高鐵、渝漢高鐵等6個項目,並積極開展鄭萬高鐵巫溪支線、渝貴高鐵等項目前期工作。新華網 李相博攝

    新華網重慶11月22日電(邵以南)哪條鐵路將在重慶本輪高鐵“加速戰”中率先啟動建設?自2017年底《重慶市高速鐵路建設三年行動計劃》公布以來,外界議論終告一段落。

    11月22日,渝湘高鐵重慶至黔江段正式開工。這距離項目可行性研究報告取得國家發改委批復,僅僅過去27天。

    “不僅兌現了此前官方‘近期開工’的説法,更凸顯出重慶加快補齊高鐵短板的堅定決心。”當地一些媒體人感嘆道。

    公開資料顯示,渝湘高鐵重慶至黔江段線路全長265公裏,設計時速350公裏。線路起于重慶站(菜園壩),經渝中區、南岸區、巴南區、南川區、武隆區、彭水縣,止于黔江區,設重慶、重慶東、巴南惠民、南川北、水江北、武隆南、彭水南、黔江8個車站。項目總投資535億元,建設工期5.5年,預計2024年全線建成通車。

    地處“一帶一路”和長江經濟帶聯結點上的重慶,同時也被賦予西部大開發重要戰略支點的定位。

    截至目前,重慶境內鐵路營運裏程2371公裏,其中高鐵裏程僅492公裏。考慮到打造內陸開放高地過程中,基礎設施的先決因素,對外通道資源仍屬短缺。

    今年8月,中國鐵路總公司、重慶市政府聯合批復了《重慶鐵路樞紐規劃(2016-2030年)》。自此,《重慶中長期鐵路網規劃(2016-2030年)》中的樞紐布局,上升為國家規劃,為重慶建設國家綜合性鐵路樞紐奠定了堅實基礎。

    《規劃》在線路方面的最大看點,無疑是到2030年,重慶將形成至成都、蘭州、西安、鄭州、武漢、長沙、貴陽、昆明8個方向,時速250公裏及以上的“米”字型高速鐵路網,更好地融入對外開放戰略全局。

    其中,除了既有成渝高鐵、渝萬高鐵,和在建鄭萬高鐵,到2020年,還要新建渝湘高鐵、渝昆高鐵、渝西高鐵、蘭渝高鐵、成渝中線高鐵、渝漢高鐵等6個項目,並積極開展鄭萬高鐵巫溪支線、渝貴高鐵等項目前期工作。重慶市交通局亦在多個場合回應,接下來幾年,將是重慶高鐵建設的加速期。

    “重慶至黔江高鐵率先開工,有很強的‘助跑’效果,體現了重慶的行動力。”當地學者認為。

重慶至黔江高鐵線路示意圖。新華網發(重慶市交通局供圖) 

    渝東南連片地區發展相對滯後,很大程度源自長期缺乏與高鐵樞紐的連接,難以分享開放型通道經濟的巨大紅利。

    渝懷鐵路于2000年動工。這條已通車11年的客貨混行普速鐵路,至今還是重慶聯係湖南長株潭城市群及東南沿海,最重要的鐵路通道。

    重慶至黔江高鐵,將是成渝地區首條東南向高速客運專線。未來,從重慶主城至黔江只需50分鐘,到南川、武隆、彭水等區縣的時間將更短。

    有學者認為,作為國家“八橫八縱”高鐵網絡的“一橫”,渝長廈客運通道的重要組成部分,重慶至黔江高鐵,將為西部地區銜接海上絲綢之路與長江經濟帶,加入更具效率的路徑選項。

    “東南部城市群及沿海地區,或成為重慶拓展區域經濟輻射的新著力點。”

    具體而言,項目建成後,重慶、長沙兩地間,可形成由重慶至黔江高鐵,與在建黔張常快速鐵路(黔江-張家界-常德)和長益常高鐵(常德-益陽-長沙)組成的快速通道。

    另一方面,重慶至黔江高鐵,將與規劃中黔江至吉首的高鐵連通,借由在建張吉懷高鐵(張家界-吉首-懷化),在懷化接入既有滬昆高鐵至長沙。

    “換言之,以黔江為節點,渝湘高鐵將構建起兩地間層次分明的‘雙通道’,幫助西部地區真正從東南向融入全國高鐵路網。”重慶市交通局相關負責人表示。

    在長沙,渝湘高鐵將與規劃中長沙至贛州高鐵,和既有贛隴鐵路、隴夏鐵路共同形成重慶-長沙-廈門快速鐵路出海通道。通過這條聯係成渝地區和海西經濟區最便捷高效的客運通道,區域間旅行時間將較現狀縮短7-8小時。

    另外,渝湘高鐵建成後,西聯成渝高鐵,東接武廣高鐵和杭長高鐵至廣東、江西、浙江、上海等地。由此,亦形成了成都(重慶)-貴陽-廣州高鐵主通道外,成渝城市群聯係華中、華東、華南的客運輔助通道。

黔江濯水古鎮。新華網發(黔江區旅遊局供圖) 

    “這條‘黃金線路’,將把沿線豐富的旅遊資源帶進重慶1小時經濟圈”黔江區旅遊部門一位人士表示。

    最大限度發揮旅遊業的産業關聯帶動效應,是武陵山區實施本輪脫貧攻堅的重要思路。

    據統計,重慶至黔江高鐵沿線分布著南川金佛山、山王坪,武隆喀斯特旅遊區,彭水阿依河、蚩尤九黎城,黔江小南海、濯水古鎮、芭拉湖、蒲花暗河等3A級以上旅遊景區11個,2017年接待遊客8254萬人次,佔重慶市的15.3%。

    受交通條件制約,渝東南地區更多旅遊資源並未得到有效開發和利用,亦難實施大規模業態提升。重慶至黔江高鐵建成後將破除這些障礙,且向西可通過成渝高鐵、成蘭鐵路和規劃中蘭渝高鐵,連接九寨溝-黃龍景區;向南可通過成綿樂城際鐵路到達樂山、峨眉山等地,通過黔江至吉首高鐵通達酉陽桃花源、“邊城”洪安、鳳凰古城等。

    針對重慶至黔江高鐵,重慶計劃未來開行主城至黔江區的城際列車。“由此,不排除黔江成為渝湘高鐵區縣始發站的可能,這將幫助黔江在武陵山區形成‘大旅遊經濟’節點效應,推動區域高質量發展。”一位旅遊業者分析説。

渝湘高鐵重慶至黔江段貫通後,將充分承擔渝懷鐵路的客運功能。新華網發(重慶市交通局供圖) 

    當更高速度目標值的幹線鐵路建成後,既有鐵路的幹線功能往往會被分化。從騰挪出更多鐵路資源來講,建設客運專線也將為貨運帶來發展機遇。

    今年1月,時速200公裏的渝貴鐵路通車後,重慶、貴陽間形成了客貨分線的鐵路運輸新格局:渝貴鐵路以客運為主,川黔鐵路則可以在貨運承載力上大幅提升。得益于後者釋放的大量貨運能力,中新互聯互通渝黔桂新南向鐵海聯運通道的吸引力明顯提升。

    渝懷鐵路,至今承擔著川渝貨物運往湖南、江西、福建等地一半以上的運輸量。

    事實上,渝懷鐵路早在通車次年,就已隱現車皮供給緊張的情況。爾後,中歐班列(重慶)開通,以團結村鐵路口岸為重慶段貨運起點的渝懷鐵路,運輸任務更加繁重。

    新華網注意到,渝懷鐵路曾先後3次增建貨運復線,最近一次是2015年11月開工的涪陵至秀山段復線,力爭2021年竣工通車,旨在減輕正線客貨混行的壓力。

    “重慶至黔江高鐵建成後,將充分承擔客運功能!”重慶市交通局相關負責人指出,渝懷鐵路的貨運能力將隨之顯著提升,且憑借正復雙線優勢,進一步成為重慶融入“一帶一路”和長江經濟帶的重要物流通道。

 

重慶站和新建重慶東站間的區間聯接線路,將以隧道形式下穿長江。新華網 李相博攝 

    渝湘高鐵重慶至黔江段,也是國家鐵路局日前發布新版《鐵路工程施工質量係列驗收標準》後,重慶首個開工建設的鐵路項目。

    與鐵路同步開工的,還有新建重慶東站,和重慶站改造工程。

    按照站點布局,重慶主城市民未來在這兩座車站,都可以乘坐渝湘高鐵方向的列車。

    重慶站位于重慶“母城”渝中半島菜園壩,區位優勢明顯。現在的重慶站只能單向進出,大大影響作為鐵路樞紐作用的發揮。

    借助新建過江隧道,重慶站將實現從盡頭站到貫通站的轉變。未來成渝高鐵、渝湘高鐵、沿江高鐵將引入重慶站,使其成為成渝通道、渝長廈通道和沿江通道的交匯點。此外,規劃中還將建設重慶站至重慶北站直徑線和延伸線,形成貫穿主城南北的市域鐵路。

    重慶東站位于重慶市南岸區茶園組團。車站將引入渝湘高鐵、沿江高鐵、鐵路東環線、渝萬高鐵、渝利鐵路至重慶東站聯絡線、渝昆高鐵九龍坡站至重慶東站聯絡線,實現沿江、渝長廈、成渝等高鐵通道在重慶樞紐的高效貫通運行。旅客可在重慶東站乘坐至長沙、武漢、成都、昆明等地的動車組列車。

    “這將全面優化重慶鐵路樞紐布局,大大增強樞紐能力。”重慶市交通局相關負責人説,未來的方向,是把鐵路交通有機融入城市發展,形成“站城融合”的鐵路客運新格局。

    根據《重慶鐵路樞紐規劃(2016-2030年)》,重慶站、重慶北站、重慶西站、重慶東站是4大主要客運站。加上沙坪壩站,重慶主城區這5座火車站和江北機場,將通過鐵路樞紐東環線串聯起來,形成樞紐集群,改變重慶鐵路樞紐集中布局在長江以北的格局,填補主城長江以南沒有高鐵站的空白,極大提高重慶鐵路樞紐的均衡性、靈活性、高效性,成為中西部最大的大都市現代綜合交通樞紐係統,有力支撐重慶在國家鐵路樞紐中的地位。(完)

菜單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