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染病的家鄉(外六首)
2020-03-02 19:01:10 來源: 新華網廣西頻道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注:這次疫情讓我的家鄉都安瑤族自治縣成重災區,心情沉重)

 

染病的家鄉(外六首)

陸祥紅

 

魔頭

 

在長江裏打個噴嚏

無數的毒蟲流竄

遮擋了太陽,大地一片憂鬱

 

有人躺倒,有人永別

許多人近在咫尺卻分離

更多人明知利劍懸頂

卻必須往險處集聚

 

每個毛孔,都嗅到危機

我祈願眾生安然

更慶幸偏遠閉塞的家鄉

只有光禿禿的石頭山

貧瘠不長草的土地

毒蟲不屑落腳,或鞭長莫及

 

那天淩晨微信第一聲滴滴

我弱如豆腐的心思

被大錘痛擊

家鄉的不幸接二連三

我的世界從此昏天暗地

 

我曾祈求幸免的家鄉

耄耋的父親蹣跚的後代

正承受毒流的侵襲

風雨飄搖的故土啊

一次次讓我從惡夢中驚嚇

亂不成樣的,是我奔波他鄉的步履

 

幾天陰風霉雨

我的心海已燒成爐水

我多想飛奔回去

雙腳卻纏著千層的蔓藤

更不知道向家的路口哪個還開啟

 

噢,染病的家鄉

我苦苦抵禦毒流的親人

我幫不了你,祝福語也多不了一句

正如你也幫不了我

萬千幔幕將我們隔離

 

可我知道

只要彼此守望,永不泄氣

春天,一定因我們的信念剛強

如期主持萬千家鄉和親人的團聚

 

 

知天命者説

 

不再奢求

一張太空單程票

看嫦娥在火星上溜冰

只想卸下喧囂

擰慢頸後的發條

推開祖傳的土夯房

煮一鍋芋頭

在木窗下閒聊

 

不再憧憬

穿一身唐衫,挽著東坡巾

在霧繚的竹林

在瀑布前的長亭

焚香喝茶,撫琴吟詩

只想平庸如往昔

當個自由作息的油膩男

別被宅在口罩裏

 

不再沉溺

兒時的世界碧玉如洗

笑容是露出胸腔的花朵

村村寨寨都有一條打結的土路

只求一枚琥珀

擱在最深的骨裏

有一截風塵澆成的生鐵

挺直身軀

 

不再祈禱

故鄉在瘟疫中幸免

接踵的噩耗

早把我戳成蜂窩

滴水的轉經輪

搖響床頭一宿又一宿

只求家鄉

像一場大雪冰封後

沒了蟲害

像一場大火煉山後

冒出的生命更加旺盛

 

 

逆 行

 

一條小魚

在水裏往上遊

與鋸齒草反向,與石尖反向

繞過山,穿過森林

順水的氧氣唰唰錯過鼻尖

在落差的險灘

它柔弱的身體模倣神鯉跳龍門

一次又一次騰躍

又一次次摔下

每過一灘,都遍體鱗傷

 

天寒地凍時

一口氣從大洋深處呼出

由南向北

與寒流反向,與卷縮反向

堅硬的地上劃出痕跡

一粒帶鹹的嫩芽長在裂帶頂端

它串成線,連成片

清晨的鳥兒睜開眼

已是綠意淺淺的春天

 

庚子年正月

一群白衣天使聚集武漢

與躲避反向,與恐懼反向

家裏牽伴,心頭重壓

擋不住他們逆行的步伐

淚水越流越篤定

危險越近越向前

為一句誓言

不顧生死輸贏

用全副骨血染紅韶華

 

魚兒逆行

不為吸吮源頭的甘瓊

只為産卵,讓母親河生生不息

風兒逆行

不為領略美景

只為新的一年欣欣向榮

 

天使逆行

不僅為治愈身體頑疾

更是為了

無影燈照出靈魂清濁

防護服檢測人情冷暖

用純粹與性命

卷成擎天的喇叭

向天下呼吁

 

 

大 治

 

懸壺古時有

始皇的墻磚大理國的沉香

夯了樁基

九百六十萬平方公裏的地

見證它柔善中的剛強

 

直到高速硬物刺開桑田

構建,橫行在布滿探頭的街

摩天樓和麥穗讓大網扯歪

屏幕吸幹了眼神

數字纏緊的冷金屬

喘不過氣

很多人便找不著北

 

懸壺

依舊冰心玉中

無影燈日夜灼烤

只因看壺者的旋踵

就有厲目、穢語和拳腳

甚至刀斧如風

 

千秋的懸壺

又逢天下大疫

唯其敲骨上前

只是,懸壺救護不了自己

 

我喊話空中的楚地漢土

懸壺還在濟世

人們二十一克的頑疾

更應該一層層鍘去

 

 

請以警嫂的名義發誓

 

一向都是我粗聲獷氣

以大男人的名義

唯一的例外是去年春天

因為我爽約

沒能和你去武大櫻花園拍婚紗照

你爆發的小宇宙

差點將我們的愛情衝散在九霄雲裏

 

我的職業高危

而你工作在潔靜的空調房內

所以,你沒完沒了地逼我發誓——

平安回家

早已習慣出門前的叮嚀

渴望你點亮垂簾迎接我的夜歸

 

你到達武漢後的第一個視頻

就興奮地説援助的醫院離武大好近

讓我發誓,結束後一定趕去匯合

補照一組美美的相片

未滿月,我們還是新婚燕爾

我不住點頭,比採花的蜜蜂還殷勤

 

第五天,你留下一句“我感染了”就杳無音信

我一千一萬個心理準備

瞬間粉碎,散落入陰森的洞穴

我是歹心利刀膽寒的警察

卻被這句話抱摔得如此悲催

 

站在寒風裏的崗哨

濕漉漉的心頻一遍遍向你連線

如你等我執勤歸家時

但你的連線柔情,濃烈

而我壯如牛犢的心肌呀

拼命泵出的每一縷鼻息唇語

全都惶恐不安,絲絲帶血

我的天空,漆黑如地球兩端的極夜

 

我自豪地説過,哪怕什麼也給不了你

卻能給你一生的保護

誰料一次新婚小別

你就消失在我的視野

更別指望我此時弱爆的羽翼

 

你喲,怎能狠心丟下我

獨自在散發你的幽香的新衾裏

像找不著娘親的嬰兒

哭泣

 

蜜月裏進重症監護室的妻子

我以大男子的名義

粗聲獷氣要求你

必須挺住

是警察家屬,躺下了也要像勇士

這決不是為你自己

 

蜜月裏執意逆行武漢的妻子

我以醫護家屬的名義

強忍恐懼力挺你

我們同頻共振

驅逐病房和所有角落裏的毒害

待陰霾散盡,迎來溫暖一春

 

蜜月裏如此美麗的妻子

我以愛人的名義

纏綿地呼喚你

留個語音吧

像我每次執行特殊任務後

突然出現在你面前一樣

給我欣喜若狂

 

噢,我不足月的新娘

你要以警嫂的名義

對我發誓——

快快好起來

陪我度過金婚鑽石婚紀念日

做我白頭偕老的嬌妻

 

 

遙望家鄉

 

幾十年來

我天天盼著家鄉巨變

不再閉塞偏遠

沒有貧窮和破爛的房舍

現在,卻無比眷戀它舊時的模樣

那時病毒沒有淌過澄江河

 

我不奢望鄉親們保持歡樂

翠屏山廣場上

還有舞姿和山歌

只願我繞遍地球的耳垂

別再聽到撕裂的哭聲

和呼嘯的救護車

 

我髙高踮起腳尖

目光掠過地羅嶺上的母校

卻看不到恩師和孩子

凝視這滿園靜默

我竟然不渴望勤奮的身影

和如雪花紛飛的名校通知單

只祈求老師腰桿挺拔

孩子們活蹦亂跳

我相信,人在,就有傳説

 

我們一家三代降生的山腳

氣流已硬成冰河

無影燈和漏風棚下的天使

我無法表達敬佩與憂愁

只恨沒有祖傳的一件防護服

為你們披上,將豁口縫合

 

噢,罹難的家鄉

陰霾裏張望的親人

我只能長跪在回不去的異鄉岸邊

將一切捧進紅水河

繞過大山,越過險灘

向你,向你

永不停歇,絕不回頭

直到古老的安定大地上

綿延不斷的千層嶺萬重山

又浩蕩響起那一首

密洛陀傳世的錚錚古歌

 

 

地球也受難

 

不管蝙蝠

或其他什麼動物

甚至一種看不見想不到的東西

引發這場瘟疫

我們都不必太糾結

更別因臆想而互相攻擊

 

我們的敵人是瘟疫

它強大而狠毒

要奮勇抗擊,智慧應付

但需明白一點

這並非戰爭,只是災難

會留下傷悲,卻沒有贏家

多簡單的清楚

 

這是人類的災難

不限于中國

也是地球的災難

東西半邊,南北兩端

同受折磨

 

人類之災

幾年,或幾十年一次

而地球之難

億萬年從未間斷

並且,人類之災大多自找

地球之苦

大多拜人類所賜

 

所以呀

自救需要行動,也要安靜

想想該怎樣對待地球

也想想這麼久了

天沒塌過

腳下的地仍會枯榮千秋

  (作者陸祥紅係河池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天峨縣委書記)

+1
【糾錯】 責任編輯: 谷雨
新聞評論
0100702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6524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