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寧柳州桂林玉林欽州防城港梧州河池百色來賓賀州北海貴港崇左  
廣西頻道

它們被火一次次拷問過(七首)

2020年03月16日 18:22:20 | 來源: 新華網廣西頻道

它們被火一次次拷問過(七首)

田 湘

 

紙 上

筆頭再硬,也要爛在紙上

從落筆開始,就發現錯誤,卻悔之不及

也有別有用心者,不顧紙的反對

一再往黑裏走,倣佛那裏有另一個人間

紙是潔白的,世間之事本應明明白白

卻有人不同意,偏要把白變成黑

在薄薄的紙上玩魔法,讓天空變得暗無天日

任無辜者在黑色旋渦裏沉浮、掙扎、喊叫

讓一滴墨落下,如隕石般給人致命一擊

橫豎撇捺都是任意舞弄的槍械,聽得到殺聲震天

紙與筆只要有了牽扯,就難以潔身自好

再桀驁的人也要變身走進黑洞,被一張紙遮住臉

所謂的是與非、真與假都在文字的迷宮裏

許多冤情打上了死結,靈魂找不到出口

人類在紙上的污跡,抹也抹不掉

好在紙仍在堅持自己的白,也總有人在探求真相

好在我為自己留下一張白紙,什麼也不寫

 

向竹子道歉

被我砍下的竹子,懷有不屈之心和無中生有的力量

我忽然看到一個更為渺小的自己,也終于悟出

寫不好竹子之緣由。細數下來,不由汗顏——

暗影藏身,彎腰屈眉,做不到挺拔俊逸,骨節硬朗

貪吃貪喝,腰圓體胖,缺乏節制和翩翩君子風度

心存雜念,貪圖小利,喜歡節外生枝,

分寸節度把握不住

傲氣與邪氣均沾,不能虛心自持,一身正氣,

清風自得

優柔寡斷,貪生怕死,難以做到彎而不折,

折而不斷,果敢堅毅,視死如歸

未老先衰,朝氣不足,堅而不挺,更做不到

淩雲有意,長青不敗,為真理獻身

而竹子倒下,氣節猶存,以空擊實,

無懼無畏,讓我愧疚難當

 

木 棉

我只想從木棉樹上取走兩樣東西——

紅碩的花朵,它先于葉站在枝頭

像無數只剛睡醒的鳥張開了翅膀

我喜歡這種偏不與你商量的霸氣

頂著寒風獨自把雲朵叫醒,並誓言

我不凋落,絕不許你來見我

還有那些刺,從鋒芒畢露到鋒芒漸收

最後將鋒芒隱藏,一生打拼總算有了結果——

善先生,請給我一個無惡的世界

 

南方的葉

我癡迷于它與秋風的抗爭和與嚴冬的搏殺

更癡迷于它在初春與新葉的默契

輕易就換一張臉,卻不讓你覺察

這種凋零,別出心裁,像是預謀好

去迎接一場盛事:看啊,山水都在蕩漾

萬物復蘇時,誰還去問蕭條事

使你認為,這世界從未有過衰敗

 

它們被火一次次拷問過

可以是一個群體

也可以孤單一人

可以小到足以被忽略

也可以大到覆蓋整個草原

可以謙卑地讓馬蹄任意踐踏

也可以笑傲著抵禦十二級臺風

可以枯黃,可以燃燒,可以冰雪壓頂

只是,還有一些選擇只能是單向的

這也是它們不容置疑的態度——

比如,不可以沒有不屈的靈魂

不可以沒有起死回生的本領

不可以永遠也找不到春天

這些卑微而倔強的小草

它們被火一次次拷問過

最有資格談論生死與輪回

它們是親歷者,一旦開口

就能揭開冰雪掩蓋的真相

 

舊 城

拔掉一座舊城,比扔掉一件外衣

要難。事實並非如此,我居住的城區

舊樓早被拔光,新長出的樓群

個個趾高氣揚,像暴發戶,拒絕

古老的美學原則,忽略雕梁、畫棟、飛檐

沒有小橋流水,更不見堂前燕子飛

住在這裏的人也換了面孔

舊地址、舊門牌在一夜間消失

昨晚,我夢見一封信在風中飄

我夢見李白提酒歸來,找不到回家路

 

幻聽症

明明是車流聲,我卻聽成是雨聲

迫使我一次次跑到陽臺。其實沒有雨

可幻覺告訴我:雨聲越來越大

只要我閉上眼睛,暴雨就會落下

一地的陽光被雨水澆滅,整個城市

都滲滿了水,魚兒遊到馬路上

我聽到了求救聲

 

田湘

60後詩人,現居廣西南寧。著有《雪人》《練習冊》等詩集七部。

【糾錯】 [責任編輯: 谷雨]
0100702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7209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