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貴州頻道
貴州頻道 返回首頁
>>正文

交友不慎 自墜深淵——貴州水利廳原廳長黎平案警示錄

2016-03-25 11:06:37  來源: 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

    簡歷:黎平,男,漢族,1956年8月出生。1978年考入貴州工學院,1982年畢業後在安龍縣水電局任技術幹部。1987年6月調入貴州省水利電力廳政策研究室任科員,1989年5月任辦公室主任科員,1991年4月任辦公室副主任,1996年11月任水土保持處處長,2000年12月任貴州省水利廳副廳長、黨組成員,2003年6月任副廳長兼省水文水資源局局長,2007年2月任省水利廳廳長、黨組書記。

    犯罪事實:黎平利用職務便利,在項目扶持、工程建設等方面為他人謀取利益,收受賄賂共計人民幣446.3022萬元;生活作風腐化,與他人發生不正當性關係。

    處理結果:2015年5月8日,貴州省黔東南州中級人民法院就黎平受賄一案作出一審宣判,判處其有期徒刑13年;2015年11月,黎平受到開除黨籍、開除公職處分。

交友不慎 自墜深淵

 ——貴州省水利廳原廳長黎平案件警示錄

給予優厚關照,收獲不菲報答。付出代價後,方想起不該丟掉的“律己之心”。

沉迷聲色誘惑,貪戀不義之財。難以回頭時,深感愧對親人,辜負黨恩。

被欲望所操控,失去了“底線”意識,忘卻了責任,摒棄了擔當。

    黎平曾經令母親非常驕傲,在他當廳長的第一天,母親飽含喜悅和榮耀地對他説:“兒子,你要好好工作!”可如今,面對獄中的兒子,母親只能叮囑:“你好好表現,我等你出來。”

    老人家今年已近90高齡,説出這句話來實在令人心酸。耄耋之年逢此變故,本該安度的晚年卻蒙上陰影。很難想象,老人要以怎樣的堅忍來面對這生命中不可承受之重。而一手釀成這出悲劇的黎平也是後悔萬分,他被欲望所操控,失去了“底線”意識,從忘卻責任到摒棄擔當,從漠視黨的紀律到踐踏國家法律,一步步走進了罪惡的深淵。

    損友的投其所好 讓他忘記了廉恥

    王某,浙江人,上世紀九十年代末就到貴州做生意。黎平到基層調研時,和正在做水産養殖生意的王某認識了。王某當時覺得黎平這個領導雖然內向不愛説話,但是沒什麼架子,就有意識地與他多接觸,一來二去,兩人就算熟識了。熟了以後,王某一心想通過黎平承攬一些水利工程項目獲利,但是苦于生意上不成功,沒有什麼積累,一直沒能給黎平拿得出手的“表示”,黎平也沒給過他什麼大的幫助,兩人也就像普通朋友那樣交往著。

    王某玩心比較重,時常出入一些娛樂場所,以收費不高的中低檔夜總會、小酒吧、KTV為主。後來王某意外地發現,平時很難約到的“大忙人”黎平,只要説是在娛樂場所聚會,他都會匆匆趕來赴約,而且樂在其中。這時王某動起了歪腦筋,想進一步拉近與黎平的關係。他頻繁約黎平到某夜總會唱歌,並將包括鄧某在內的不同女性介紹給黎平認識。

    黎平在聲色誘惑面前,忘記了廉恥,忘記了家庭,更忘記了黨紀國法。黎平和鄧某認識不久,就突破了底線,發生了不正當關係。為了長期和鄧某保持兩性關係,黎平以資助開店、幫助購房等名義,陸續給了鄧某現金共計50余萬元。此外,黎平還給了鄧某家人大量幫助。不僅給鄧某的哥哥介紹了工作,還把自己在貴州省惠水縣一家公司的9萬多元股份無償轉讓給了鄧某的哥哥。

    王某這位被黎平當做朋友的人,可以説是把黎平引入了貪腐的深淵。為了獲取更多的金錢來揮霍、包養情婦,黎平就想方設法牟取不義之財,這就需要依靠另一個“朋友”蔡某的“鼎力相助”。

    下屬的“投桃報李” 讓他失去了底線

    蔡某,貴州省習水縣人,于上世紀八十年代成立了一家酒廠,在當地小有名氣。1993年,貴州省水利廳因發展多種經營,收購了蔡某成立的酒廠。蔡某隨之調入省水利廳,具有了事業編制身份,擔任省水利廳多種經營總站某酒廠廠長。

    蔡某進入水利廳後,工作上和黎平多有交集,並多次得到黎平的幫助和關照。在黎平幫助下,蔡某通過經營水土保持種苗場和建設水保生態園,完成了原始積累。為了表示感謝,也為了獲得生態園承包經營權,蔡某決定向分管此項工作的水利廳副廳長黎平“有所表示”。2002年初,蔡某到黎平家聊天,談到黎平家在一樓陰暗潮濕,而且面積太小只有80平方米,還比不上其他單位的處級幹部甚至普通幹部,建議換一套大的,並表示在資金上可以提供幫助。

    黎平看到自家居住條件確實較差,就動了換房的心思。他把這個想法告訴妻子曹某,曹某也非常讚同。後來曹某看中了位于貴陽市市中心的貴山城市花園,並實地選中了一套180平方米的房子,總價50多萬元。黎平當時對曹某説,既然蔡某多次表示要付房款,那就讓他付。之後,蔡某分三次共計拿出現金51萬元給曹某用于支付房款。

    黎平在接受調查時對辦案人員説,當時貪圖享受、抵制不住誘惑、懷著僥幸心理,心想蔡某為人可靠,兩人不説誰也不知道,就收受了蔡某送的51萬元用于購房,從此走上了不歸路。

    後來,黎平多次利用職務便利為蔡某牟利,助蔡某擔任水利廳成立的森堡公司法人代表,並助森堡公司在水利行業拓寬業務,申辦資質,獲得補助資金;同時還幫助蔡某的兒子承接水利項目牟利。蔡某則通過贈送幹股、分紅、安排黎平的外甥余某在公司工作、擔任股東等形式,不斷“報答”黎平。

    直至案發,黎平在擔任貴州省水利廳水保處處長、副廳長、廳長期間,利用職務便利為蔡某及其子牟利,收受蔡某賄賂51萬元用于購房,收受蔡某以森堡公司股份及紅利名義所送賄賂228萬元,夥同其外甥余某收受蔡某賄賂167.3022萬元,共計446.3022萬元。

    最終,法網恢恢疏而不漏。2015年5月8日,黔東南州中級人民法院就貴州省水利廳原黨組書記、廳長黎平受賄一案作出一審宣判,以受賄罪判處黎平有期徒刑十三年,並處沒收個人財産人民幣五十萬元。

    面對自己所犯罪行,黎平追悔莫及,他發自肺腑地説道:“我對不起養育和關愛我的老母親,對不起我的愛人和兒子,我最對不起的,就是栽培、哺育我進步成長的黨組織。我的違紀和犯罪行為損害了黨的形象,玷污了黨的純潔,對黨造成了嚴重的傷害。”(呂斌 李甦 郎波)

   1 2 下一頁  

[責任編輯: 鄧嫻]

相關閱讀

0100701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84410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