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大西南初期的回憶
新華網 ( 2016-07-12)
稿件來源: 南明區委宣傳部   作者: 李中維
 

    我是四川省安岳縣人,今年85歲了,1949年我由學生考入二野軍政大學三分校畢業,在戰火硝煙中度過的青春年華,可説是千難萬險,為人民翻身解放嘔心瀝血,至今轉眼已是六十多個年頭了,往事仍歷歷在目,記憶猶新。

    思當年我們為建立和健全縣、區、鄉革命政權,日夜辛勞,廢寢忘食,沒有星期天,沒有節假日,白天黑夜上山下鄉,一天步行幾十裏上百裏,晚上還要繼續工作,風裏來雨裏去,寒天暑熱,饑腸轆轆,睡岩穴、坐屋檐,通宵達旦,經常是汗水和雨水衣褲濕透。接管建政、徵糧剿匪、平叛,鎮壓反革命,這段時間,我們在隱蔽的敵人槍林彈雨中生存下來,我們舍生忘死地去完成黨的事業,毫無怨言,沒有任何私心雜念,我兩次幸存,真是我的幸運。

    今天不管我的日子過得如何艱辛,我都感到舒心而愉快。因為我們是二野軍政大學的學子,是劉伯承、鄧小平的學生,軍大畢業後,我們向黨宣過誓,寫過保證書,要為人民解放,實現共産主義的革命理想,不惜流血犧牲,我們確有許多同志和戰友,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奮鬥而犧牲,如周進烈士。戰鬥中他的小腿被打斷,同志們撤退時,他還在繼續戰鬥,因他身穿軍裝,而當時的土匪,最害怕也最恨解放軍,所以匪徒們攻上去後,用剌刀把他活活剌死,並把他的頭按在水田裏淹,殘忍至極,犧牲時才十七歲。

    1950年我在匪情通報中,記錄下這樣一段“四十六師,師直機關,組織剿匪小分隊,由郝虎田同志任隊長途中遭到匪首高竹梅、舒志斌帶領300多匪徒,在川桐鄉偷襲剿匪小分隊。在戰鬥中,軍大學員陸琳華同志身負重傷,土匪追上他,逼他投降,陸琳華同志堅強不屈,大罵土匪。兇殘的匪徒割去陸琳華同志的舌頭,挖掉他的雙眼,砍斷他的雙手和雙腳,人民的英雄兒女陸琳華同志狀烈犧牲,時年二十二歲。在興仁國民黨起義部隊,我軍派去五位同志,(軍大學員)去任視察員,後起義部隊叛變,五位同志被慘殺,至今連姓名也沒有留下,犧牲最英勇,最慘烈的郭繼盛同志被活埋,榮先治同志被砍殺。”

    1950年3月3日夜,合江匪首聿映輝、張伯林,圍攻福寶區公所,其中有二野軍大和西南服務團的共約三十人。撤退時直奔修竹鄉,因天黑下雨,湯超和陸季平同志散落在後,被數十名土匪包圍,湯超僅有的十多發子彈進行頑強的抵抗,後因左臂受傷和陸季平同志一起被俘。在嚴刑拷打審問中,湯超同志始終沒有暴露自已的身份,大義凜然,表現出軍大學子的錚錚鐵骨和對黨對祖國的耿耿丹心,三月二十日下午,被匪首劉相瑩槍殺于虎頭鄉紅花村山頂上,身砍三刀,暴屍荒野。一九五一年三月,在剿滅鄧大宗慣匪時,“血染佛耳岩”我在這次戰鬥中身負重傷,右膝斷了,掙扎不動,土匪正上前捕火,幸被戰友陸雲和歐旭東同志一衝上前用衝鋒槍橫掃,匪徒帶傷逃跑,我在敵人槍口下撿回了一條性命,可惜陳凱,王文華兩位才華出眾的同志犧牲了,鮮血染紅了一片草地,慘烈之狀,令人膽凜心寒。

    還有許多可歌可泣的事跡,我將在有生之年寫入回憶,以慰烈士們在天之靈和教育後代子孫。我們的同志、親愛的戰友,你們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奮鬥而犧牲了,現在我們的國家經過半個多世紀,特別是改革開放二十多年來的建設,已經發生了翻天履地的變化,國家富強繁榮,人民安居樂業,全國人民在習近平同志為總書記的黨中央領導下,為全面建設小康社會而闊步前進,人民不會忘記的。今天我活在這個世界上,看到了人民豐衣足食,國家蒸蒸日上,你們的血沒有白流。  

 
(責任編輯: 曾鵬 )
 
   
0100701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92070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