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秀樓記憶
新華網 ( 2016-08-22)
稿件來源: 南明區委宣傳部   作者: 和國正
 

    很小的時候就聽到過這段民謠:大南門外甲秀樓,半截插在雲裏頭;樓下橋如困龍劍,漲了大水不用愁。鄰裏的娃娃唱,我也跟著唱,但並不知其含義。成年後讀到一些相關史料以及今人撰寫的文章,逐漸對甲秀樓的歷史有所了解。對浮玉橋也體會出古老的民謠何以那樣唱 。

    甲秀樓始建于明萬歷二十六年(1598年),時任貴州巡撫的江東之于南明河鰲磯灣築堤,聯結兩岸,建一樓以培風水,取名“甲秀樓”;有祈禱貴州此後“科甲挺秀”,文化昌明的深意。天啟元年(1621年)甲秀樓焚毀,總督朱燮元重建,更名“來鳳閣”。後復毀。清康熙二十八年(1689年)巡撫田雯重建,恢復“甲秀樓”原名。歷史上甲秀樓有六次大規模的修葺,經歷數百年風雨仍舊矗立不倒,光彩照人,是貴陽文化發展史上的標志。

    甲秀樓上下三層,朱梁畫棟,琉璃碧瓦,石柱托梁,白石為欄。橋面至樓頂高20米余,是當時貴陽最宏偉的建築。古代貴陽建築低矮,民居多為木屋青瓦、籬墻草頂。對高近七丈的甲秀樓自然驚嘆不已。民謠才會唱出“半截插在雲裏頭”的讚嘆。樓側,九孔石拱橋連接兩岸,成就了古代南明河上“九眼照沙洲”一道獨特風景。抗戰勝利後,為修西湖路撤橋兩孔,所以,我們現在看到的浮玉橋只有七孔。這座橋不但在交通和培養地方風水上有深意,更有水利上了不起的價值。

    古代,南明河上遊並不像現在修了水庫蓄水、防汛,完全是一派原生態。每年夏汛暴發,其勢也洶洶。南明河從西向東流入貴陽,至甲秀樓河段突然九十度折轉南去。枯水季節倘無可慮,夏季山水驟發,滾滾洪流陡然轉向,水勢之兇險與破壞力可想而知。江東之確實是一位了不起的巡撫,選此河段築壩、建樓、造橋,通商賈、扼水勢、培風景,可謂眼光獨具,成無量功德。因此,民謠唱出:“樓下橋如困龍劍,漲了大水不用愁”。

    甲秀樓一帶是我們童年喜歡玩的地方。夏、秋兩季,放學後就跟要好的同學去南明河“洗澡”。那時才上小學二年級,沒有遊泳的概念,只曉得泡在水裏就叫洗澡。我們選取的河段當時叫楊家大河,那裏水流平緩、河灘清淺,大半河水深不過二尺,只有對岸靠近省委那邊水較深,能夠淹翻人。因為在河邊曾看見有小孩落水,自然對深水區生出敬畏,不敢越雷池半步。我們那時候下河,都是光屁股,年齡不到十歲,尚未萌發羞恥,到河邊衣褲一脫,便赤條條撲進河裏。且滿河灘年齡相近的男孩都是光屁股,也就不知羞了。我到小學三年級已經會蛙泳、仰泳,這是南明河給我童年的惠賜。而現在的孩子學習遊泳,只有去遊泳館,由父母陪伴,請教練教,以小時計費。

    楊家大河河灘上面是農人的土地,種著大片南瓜、蔥、芹菜和包谷。河岸土地邊長著大蓬大蓬的巴茅草。巴茅草的根係很發達,能夠緊緊地抓牢河岸的泥土,有鞏固河岸的作用。因此農人不把它鏟掉。八月的河岸,巴茅草桿長得比人還高,葉子又寬又硬,葉邊的細齒鋒銳無比,不小心劃到手臂,就是一道血口子,生痛。這是昆蟲活力最旺盛的季節,成天吟唱。遊完泳,在河岸掏蛐蛐、捉蚱蜢便是童年又一樂事。而我們最愛捉的昆蟲,貴陽人叫做“炸啦子”,北方人稱為蟈蟈。它的叫聲長而響亮,喜歡躲在巴茅叢裏,“嗞……嗞”地長聲叫。捉它,要冒手被茅草劃出血的危險。人對自然的感受和認知,往往從童年的遊戲和玩耍中開始積累。童年能夠在河灘學習遊泳,在荒坡野地捉蟲,是我們成長的幸運。而現在的獨生子女就沒有這樣的幸運了。

    上中學後,功課加重了,玩心自然收斂,但甲秀樓還是經常去。西湖路河邊的柳樹下涼爽而清凈,是夏天溫習功課的好地方。中學時期,課本上所有古文老師都要求學生能夠背誦。王勃的《滕王閣序》、范仲淹的《岳陽樓記》,就是坐在甲秀樓的石凳上背得的。雖然無緣領略“落霞與孤鶩齊飛”的妙景,卻感受到“秋水共長天一色”的清朗。至于范老夫子“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的聖賢懷抱,只有高山仰止了。

    昆明大觀樓孫髯翁的長聯,號稱天下第一長聯。而貴陽劉蘊良的甲秀樓長聯,字數比它多。僅就文字之長而言,更堪當天下第一長聯。茲錄學者李獨清先生抄本以饗讀者:

    五百年穩佔鰲磯,獨撐天宇。讓我一層更上,眼界拓開。看東枕衡湘,西襟滇詔,南屏越嶠,北帶巴夔,迢遞關河。喜雄跨兩遊,支持崖疆半壁。應識馬乃碉隳,烏蒙箐掃,艱難締造,粧點成錦繡湖山。漫雲築國偏荒,莫與神州爭勝概。

    數千仞高居牛渚,永鎮邊隅。問誰雙柱重鐫,頹波攬住。想秦通僰道,漢置牂牁,唐定矩州,宋封羅甸,淒迷風雨。嘆名流幾輩,留得舊跡多端。對此象嶺霞生,螺峰雲擁,緩步登臨,領略些畫圖煙景。恍覺蓬萊咫尺,擬邀仙侶話行蹤。

    中年以後再重溫前人留下的這些名篇佳作,更能夠感悟到深沉文化的傳承。今天的甲秀樓,以及毗鄰的翠微園,已成為貴陽著名旅遊景區,甲秀樓藏有一些石刻,是前人的咏嘆詩章。在這些詩中,我最喜歡許芳曉的《芳杜洲》:“芳杜洲前春水生,碧潭相映數峰青。盈盈細草裙腰色,隨著遊人綠進城。”清新、自然、明白,讀來大有詩味,後兩句絕妙。

 
(責任編輯: 曾鵬 )
 
   
0100701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9433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