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木渡
( 2016-11-10)
稿件來源: 開陽縣新聞中心   作者: 李朝陽
 

    (散文詩組章)

    真有楠木作槳,漾起激越歌聲麼?

    真有扁舟一葉,劃開歲月褶皺的浪紋麼?

    楠木渡,一個紅色歷史的渡口。

    鐵索高懸,列士的血漬映紅一片藍天;飛岩絕壁,革命的號角響徹了一個世紀。浪濤滾滾,沉浮起一代英傑的壯麗青春;巨流奔騰,延伸起歷史河流輝煌的徵程。

    楠木渡,誰在你的浪尖把一個民族的命運改變?二萬五千裏長徵的真正含義是什麼?你的天險、你的桀傲、你的毫不留情,最終還是被扛鐮刀鐵錘紅旗的部隊踩在腳下,戰爭與和平就在一次飛渡的成敗之間。

    楠木渡,誰將為後世的兒女架起一條通途,讓悲壯的歷史不再重演?背負起昨天沉重的夢,今天時代的春風吹綠了人們幸福的渴望,讓和平年代的長徵路不再艱難,不再難以跨越。

    楠木渡,一個紅色歷史的渡口,一首歷史無字的歌,還將永遠被傳唱。

    茶山關

    這裏沒有路,這裏荊棘叢生,這裏陡峭險峻。

    一支紅色的隊伍曾從這裏走過,草鞋踏平荊棘,開辟了一條革命道路!

    這裏沒有故事,這裏是荒冢野地,這裏讓國民黨心驚膽寒!

    這裏曾有戰馬嘶鳴,曾有中國工農紅軍晝夜前進的腳印,那一個個艱辛苦難的日子,只為早日強渡烏江,只為趕上在遵義那一個最盛大的匯師。

    茶山關,一個紅色歷史的驚嘆號!

    茶山關,萬裏長徵的一個經典傳奇!

    沿山而下的古驛道,亂石泥濘,通向遙遠,通向遵義那個紅色根據地,那些當年堅硬的步履啊,是如何在這爛泥中高興起勝利的紅旗,步步為贏!

    茶山關,黔北密林中的歷史破轉折點,承接中國革命的前後左右上上下下,天險算什麼?只要紅軍走過的地方,留下的全是堅強的腳印。

    如今的茶山關,翠綠蔥蔥,陽光穿林撒下金光,蟬鳴鳥語,靜靜的烏江在腳底下流淌,這一切匯成的原始交響,應該是對那段歷史最美的懷念吧!

    石龍過江

    流淌千年的烏江,總在桃子臺寨前的竹林裏吟誦,1935年的水波蕩開的黎明,一輪火紅的太陽,照亮長徵前行的路途。

    茶山關、楠木渡、大塘口、婁山關……肩負著一個叫中國的山河,滿懷救國的豪情,在斧頭與鐮刀的帶領下,一路向前,在波瀾洶涌的烏江,用木棒和石頭搭橋,潑墨成一幅石龍過江的偉大雕塑。

    朔風悠悠,烏江橫流,一路旌旗浩蕩,一場驚天動地的強渡,紅軍魂在嗒嗒的馬蹄聲中飛騰!聽,衝鋒的號角在響,跨越的吶喊在回響,石龍騰飛,過江了。

    歷史順著河流無聲的流淌,今天的山寨異常安靜,紅房子高坎子在歲月裏斑駁,唯有那紅色的記憶和衝鋒的吶喊之聲,依然激起烏江千層浪花,把一個二萬五裏的壯舉,永遠寫在中國革命的首頁。

 
(責任編輯: 張欣 )
 
0100701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98878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