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首頁   新華論壇 博客 微博 注冊 遊客進入
您的位置: 【字號 打印
“像皮球一樣被踢來踢去”——誰讓鄭州百余農民工討薪如此無望?
2014年01月06日 07:13:43
來源: 新華網河南頻道
新華微博
 
移動用戶發KX至10658300,訂閱新華快訊。新華快訊,迅聞天下,每天7分錢

    新華網河南頻道1月6日電 剛剛過完元旦,鄭州百余農民工打著白橫幅下跪討薪的一幕,讓人心頭平添一絲悲涼。回望這場涉及開發商、建築商、勞務公司和農民工的多方糾纏,可以看到弱勢的農民工如何在各方利益博弈和政府救助機制失靈的情況下,被各方“像皮球一樣踢來踢去”,一步步走上屈辱討薪之路。

    工程完工3個多月還拿不到工資

    1月2日,位于鄭州市京廣路上的鄭州鞋業包裝中心工程建築工地門口,百余名農民工手拉橫幅,跪在地上討要工資。橫幅上寫著“跪天跪地跪父母,老板我們給你跪下”,看了令人心酸。

    23歲的河南林州小夥子王星威說:“幹了將近兩年的活兒,現在工程完工了拿不到工資,我怎麼回家過年?”他告訴記者,自己原想拿到工資就回家結婚,結果現在不僅結不了婚,過年連家都沒臉回了。

    來自河南信陽的沈光軍帶了30多人的班組來這裏幹活,從2012年3月到現在,沒拿到一分錢工資,被欠薪近200萬元。臨近春節,他焦急萬分卻又無可奈何,只好用扯橫幅下跪的辦法引起關注。

    河南大偉勞務公司鄭州鞋業包裝中心項目負責人陳冉告訴記者,他們公司先後有1400多人在這裏幹活,被拖欠工錢3100多萬元,很多來自貴州、雲南等地的農民工,等不到工錢已經無奈返鄉。

    據了解,鄭州鞋業包裝中心的開發商為鄭州手拉手集團有限公司,建築承包商為河南省冶金建設有限公司。按照大偉勞務公司以及其他一些小型班組與河南冶金建設簽訂的合同,工程主體完工前,由勞務公司負責支付農民工每月1000元的生活費;主體完工後,河南冶金建設支付給勞務公司80%的款額。

    陳冉說,主體工程去年9月13號完工,到現在已經3個多月,他們仍然沒能拿到款項。

    開發商“涉惡耍賴” 建築商“失去聯係”

    集體堵門討薪、上訪遞交材料、求助勞動部門,從去年9月至今,這些農民工採取了能想到的一切手段,工資卻依然沒有拿到手。開發商拖、建築商躲、政府部門協調無果,最終一步步逼著他們採取了最屈辱的手段--下跪討薪。

    據陳冉介紹,去年9月16號,他們第一次集體到手拉手公司要工錢,該公司不僅不付,還指揮一百余名社會青年對他們和河南冶金建設公司的工作人員進行人身恐嚇,當地派出所還以聚眾鬧事為由抓了他們一個人。

    據記者採訪,河南冶金建設有限公司也在找手拉手集團討要工程款。按照雙方合同約定,主體工程完工之後,手拉手集團需支付河南冶金建設80%的工程款,但至今,這些工程款仍然沒有支付。

    據陳冉介紹,手拉手集團給出的理由是他們不認可主體已完工,但實際上,河南冶金建設已經聘請第三方機構完成了檢測驗收。一個班組的負責人余西根說,這是手拉手集團慣用的老賴手段,自己或者給錢找個機構說工程不合格,以此為由拖著不給錢。

    這些農民工也很理解河南冶金建設公司的處境,認為該公司同自己一樣是受害者。但由于遲遲拿不到工程款,河南冶金建設公司也玩起了“躲貓貓”,該公司項目部負責人沈光付手機關機、失去聯係。3日,記者多次撥打,也同樣關機,而聯係河南冶金建設公司總部另一位處理此事的高書記,手機一直無人接聽。

    多次協調未果 無奈選擇下跪

    這些農民工從一開始就想到了求助政府部門。據介紹,他們向鄭州市政府、二七區政府、信訪局、二七勞動監察部門都遞交了材料,希望借助政府的力量幫助維權。

    去年9月,該工程項目所在的京廣路辦事處、二七區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勞動監察中隊開始介入了此事,然而問題至今依未得到解決。

    一位農民工抱怨說,每次找他們,他們都說盡快解決,但是說了3個多月,錢還是沒影。

    二七區人社局勞動監察中隊副隊長王方說,他們多次舉行了協調會,但開會時手拉手集團和河南冶金建設公司都沒人來。去年9月至今,他總共只見過河南冶金建設公司負責此事的高書記兩次,一次是登門拜訪,一次是信訪局召集的協調會上,其他時候手機總是無人接聽。

    王方說,經過協調,各方同意由勞務公司提供工資表,手拉手集團支付工資,河南冶金建設公司核算工程量。“但河南冶金建設找第三方核算了工程量,手拉手集團不承認;大偉勞務公司又遲遲提供不出工資表,後來拿出了工資表,手拉手集團又說蓋的章不合格,不承認。”

    陳冉給記者看了厚厚的工資表,一共有700多人,工資從一萬多到十幾萬不等。他說,他們蓋的是河南冶金建設有限公司項目部的章,但勞動監察中隊說必須得是河南冶金建設總公司的章才行。“我現在已經找不到河南冶金建設的人了,而且他們(勞動監察中隊)說,蓋了章也不一定能拿到錢,還得繼續協商。”

    萬般無奈之下,這些農民工選擇了屈辱的下跪討薪。這起到了一定效果,引來了媒體關注,也引來了河南省高級人民法院的關注。

    3日,河南省高院和二七區法院派人找這些農民工了解了相關情況,建議他們通過法律渠道維權,也會給他們開辟綠色通道。不過,他們覺得走法律程序時間太長,成本太高,還是希望能盡快直接拿到工錢。

    “馬上就要過年了,還不知道我能不能拿到工錢回家!”余西根說。(完)

作者: 記者李亞楠 ( 編輯: 王曉飛 ) 【字號: 】【打印】【關閉
分享到: 新華微博
分享到騰訊微博 分享到QQ空間
移動用戶發SZT至10658300,訂閱新華時政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