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蘇要聞 融媒産品 圖片 訪談 直播 信息動態 推廣

孚創雲端公司董事長周延鵬:堅持知識産權保護引領,南京江北新區為創新發展貢獻智慧

2020年05月22日 17:30:58 來源: 新華網

  知識産權是推動産業轉型升級的有效支撐,在引導創新、優化結構、配置資源方面發揮重要作用。作為江蘇省打造知識産權運營服務體係的核心區域,近年來,南京江北新區係統推進知識産權保護工作,立足本土優勢,不斷完善政策體係,探索出“知識産權+金融”等服務模式,持續提升知識産權對全區經濟發展和創新創業的貢獻度。在2020年南京創新周即將召開之際,中國經濟信息社分析師對話孚創雲端公司董事長周延鵬,共同探討打造國際知識産權保護高地的創新路徑。

  知識産權保護需重點培育高價值專利

  分析師:知識産權日益成為社會財富的重要來源和國家競爭力的核心戰略資源。歷經多年發展,您認為中國知識産權保護運用水平在全球處于什麼地位?目前還存在哪些問題?

  周延鵬:完善的知識産權制度是創新驅動發展的戰略支撐和法律保障,這個制度包括立法、司法、行政,甚至整個産業或商業的投資和融入,這方面西方國家發展已相對成熟。就目前來看,中國的知識産權制度只學到西方的形,例如申請數量、專利導航、專利交易和質押擔保等,而知識産權各項措施的真正落實方面則較為薄弱。

  在專利方面,只有少數公司的專利具備較高技術含量、極少公司可以取得國際主張權利或許可、出售在國外的專利,大部分公司的專利技術含量要低于美歐日科研機構、大學和企業。要破解這一難題,就必須從研發上深入改革和長期投資,關于研發機制的建立,也可借鑒美國太空總署發展的技術成熟度機制(TRL)以及軟件産業的敏捷機制(SRCUM)。

  在專利申請方面,絕大多數企業依舊停留在衝數量階段。就專利申請而言,不應只追求數量,必須從知識産權與全球産業的競合關係來布局,從不同的商業競合和貨幣化維度去申請高質量和高價值專利。從大數據分析角度來看,由于缺乏專利資産組合管理(Patent Portfolio Management)機制和原理原則以及用大數據支持的專利全生命周期敏捷管理(Agile Patent Life Cycle Management)機制,中國距離産業競爭還很遙遠。即,中國的專利是一件一件沒有原理和規則而堆積起來的,缺乏居于專利資産的組合、全生命周期與産業的競合處理。因此,西方國家最核心的專利組合、全生命周期敏捷管理的專業機制是值得中國借鑒的。

  中國知識産權保護,由行政執法與司法兩條途徑協調運作。行政執法在知識産權保護體係中佔據重要地位,是我國知識産權保護的一大特色。司法方面,目前中國設立了知識産權法院或知識産權專門的審判庭,但關于知識産權的案件管理,還是不可預測的。知識産權管理如何以法官案件管理和數據實時透明為起點,讓原、被告雙方放手去訴訟,包括技術和經濟專家的參與,成為全球最大專利訴訟市場是中國所面臨的一項重要課題。

  在法庭審理方面,首先可以倣照德國、日本或美國在法院分兩階段審理。第一階段為是否侵權,也包括是否有效;第二階段則是在有效和侵權確認以後,針對損害賠償進行審判。這兩個方面,可以參照美國機制,讓被告方承擔某種程度的舉證協作,這是讓一件中國專利等于或大于一件美國專利經濟價值的關鍵。

  在數據開放方面,一是中國政府需要全面實時開放完整的專利申請、無效和訴訟數據,讓知識産權的任何活動環節保持透明。二是關于法院的審判與行政的保護到無效審判,例如美國的訴訟數據、PAIR與PTAB數據,這些數據不能及時公開,要等到案件判決後才看到判決書。所以,整個行政與民訴實時的訊息、數據公開是非常重要的基礎。

  “大數據+”是新區知識産權管理的突出特色

  分析師:近年來,南京江北新區圍繞“兩城一中心”建設,在原有“4+2”産業布局基礎上,進一步聚焦集成電路、生命健康等戰略性新興産業,加速促進産業結構優化升級。作為推進全市知識産權運營服務體係建設的關鍵區域,您認為江北新區應如何推動知識産權和實體産業融合?

  周延鵬:南京江北新區在推動知識産權和實體産業融合方面需要更多國際級創新。自1985年以來,無論是深圳、上海、北京或其它城市,知識産權其實並沒有和實體産業相融合,更多的是追求申請數量和大量低價的交易、融資擔保。

  江北新區關于知識産權和實體産業融合的最大創新點,就是納入全球專利數據比較性透析自己的虛實。這點可以借由政府力量,按新區不同産業類別來使用全球優質專利數據,而使用這些優質數據的意義,就是支持江北新區産業方面的研發活動、知識産權的布局,知識産權各階段運營。例如,在半導體領域,如果半導體中的晶圓、封裝與設備産業每天都有實時的全球優質專利數據支持,這對江北新區將有重大意義。無獨有偶,醫療器械或是醫藥也面臨相同的情形,這些西方的專利數據可以讓中國少走彎路,而且可以用比較快的時間研發新的産品上市。

  針對大數據的使用和分析,江北新區需要持續探索出一條具有新區特色的知識産權運營服務體係,加快促進知識産權與創新發展深度融合,知識産權運營與實體産業相互融合,全球優質專利數據來與産業融合,以實現江北新區經濟高質量發展。

  分析師:去年,自貿區南京片區在江北新區揭牌,江北新區步入雙區聯動發展時代,在知識産權保護方面,江北新區應如何把握自貿區紅利,推動産業發展取得更大突破?

  周延鵬:江北新區最大的産業是半導體産業、醫療器械、醫藥和醫療、汽車産業,尤其電動車等發展前景向好的産業。這些産業亟需調研、布局、申請、維護、許可、買賣、訴訟、融資擔保等高端知識産權方方面面專業服務,如果能引進更先進的西方實務作業,再加上大數據服務,將為江北新區帶來新的發展機遇。

  分析師:南京江北新區積極探路知識産權制度創新建設,去年啟動建設南京國際知識産權金融創新中心,推動知識産權與金融資源有效融合,助力打造國家級知識産權金融創新試驗區。您認為對建設知識産權運營體係有何實際意義?

  周延鵬:南京國際知識産權金融創新中心建設對進一步完善知識産權保護體係、新金融服務體係是一個很好的機會。目前,知識産權的金融創新面臨三方面發展難點。

  一是知識産權的金融創新缺乏全球優質專利數據的支撐,沒有全球優質專利數據的支持而要成為知識産權金融創新中心是有一定難度的。二是缺乏對知識産權金融創新的意義、內涵和業務類型、商業模式以及商業流程等的論證和創新。三是知識産權金融創新還須解決評估知識産權的質量與價值,尤其是跳脫傳統資産評估理論和實務的機制,因為有形資産評估理論與機制不適用于知識産權尤其是專利。專利質量和價值的評估,創新中心可以用人工智能和大數據來評估與金融所需有關的知識産權必較分析,才會讓金融創新中心可被信賴。

  以江北新區與南京來看,許多産業的發展有一定基礎,但知識産權需國際化。目前,南京國際知識産權金融創新中心參與者僅僅是中國企業或科研機構,這是不足的,真正能從西方國家,包括美國、歐洲及日本,可以引進更多新的知識産權跟科研,甚至是投資。創建國際知識産權金融創新中心是一項很有意義的舉措,但如果沒有國際參與者的加入,它未來的成長將會受到一定局限。

  加速對接國際高端要素打造創新策源地

  分析師:聚焦創新發展源頭支撐,南京江北新區正式啟動“策源地計劃”,全力育強“雙創”氛圍優勢。面對打造更高層次科創體係、生態和營商環境的要求,您認為,江北新區應該彌補哪些短板?

  周延鵬:南京江北新區科創體係、生態和整體營商環境主要有四方面不足。一是國際化亟需提升,國際參與者較少。創新生態係統的關鍵要素之一是一流的國際創新資源,各類創新主體協同互動、創新要素順暢流動高效配置的優質創新生態,才能刺激真正的科創、生態和整體營商體係的順利構建。

  二是要加強培育尖端技術。尖端技術的創新突破依賴于國際上更多的高精尖人才,包括海歸派人才投入。創新驅動實質上是人才驅動,綜合實力的競爭歸根到底是人才競爭。當前,科技創新人才欠缺,高層次基礎研究、應用基礎研究人才與工程技術人才遠遠不能滿足科技創新需要。解決人才供給方面的突出矛盾,就要全面加強高端科技創新人才隊伍建設,加大高層次人才引進的力度,突出“高精尖缺”人才導向。

  三是目前江北新區的配套融資做的很好,如何達到國際風投、私募基金及天使投資的檔次是個關鍵。

  四是新區提倡的科創體係缺乏研發的流程、紀律等機制。建議,可參考NASA的TRL來做,根據TRL的機制再與全生命周期的知識産權業務匹配,建立這樣的生態係統配套,江北新區科創體係將日趨完善,科技服務能力得到顯著增強。

  分析師:2015年,南京江北新區獲批成立,是全國第13個新區,也是江蘇省唯一的國家級新區。歷經5年建設,新區從一個“初創版圖”逐漸成長為一方“科創森林”。五年創新發展路徑中,南京江北新區最大、最突出的競爭優勢有哪些?

  周延鵬:江北新區最大的優勢是能夠根據既定的核心産業架構進行項目招引。然而,江北新區的外商體係中,制造業居多,真正從事研發的佔據較少比例。因此,在提升本土企業的研發創新能力,提高産品技術含量的同時,需要讓外商體係積極投入于研發創新。如何在這一層面進行突破?江北新區推出的政策需要更有組織性、透明性和便利性,讓廣大投資者能實實在在的享受到政策紅利,激發創新動力。

  當前,江北新區的發展路徑非常明晰,但發展路徑的評量指針和機制需要再度創新。新區的評量指標較為表面,怎樣從真正評量走到實質技術面且在全球同領域佔有一席之地是江北新區面臨的一項重要課題。新區的五年創新發展路徑及其創建的一套新的評量機制,加速了江北新區與國際接軌的步伐,推進了創新策源高地的建設。(沈楊子 施文)

[編輯: 張本甫 ]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1113711260204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