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蘇要聞 融媒産品 圖片 訪談 直播 信息動態 推廣

南京市江北新區管委會科技創新局局長聶永軍:把握科技規律、接軌國際準則,更高水平建設自主創新先導區

2020年06月09日 17:54:50 來源: 新華網

  2020年南京創新周將于6月22日-26日召開。作為南京創新名城建設先導區,江北新區成立五年來,堅持將創新作為引領發展的第一動力,以推動體制機制改革、完善創新服務體係、集聚全球優質資源、破題科技成果轉化等為抓手,走出了一條“改革引領、産業引航、國際化引路”的創新發展路徑。2020南京創新周前夕,中國經濟信息社分析師對話南京市江北新區管委會科技創新局局長聶永軍,共同探討國家級新區五年創新發展的有益探索。

  著力改革走好發展第一步

  分析師:21世紀以來,全球科技創新進入空前活躍期,科技創新對區域經濟社會發展的驅動力持續增強。在推動創新發展方面,江北新區近年來主要做了哪些探索?

  聶永軍:創新是發展的靈魂,居五大發展理念之首。作為江蘇省唯一的國家級新區,新區自設立之初便被國家、省、市各級層面賦予了建設自主創新先導區、創新名城建設先導區、創新策源地等重大使命。可以説,創新是江北新區與生俱來的基因。

  近年來,新區推動自主創新。首先,是著力下好“破除體制機制障礙”的先行棋。在整體“大部制+園區”的改革模式下,深入推進科技體制改革。一是從科技創新局自身出發,激活內生動力,按照“集約資源、統籌管理責任”的原則,把職責明確到各工作單元,強化部門行業管理的統籌力和專業度。同時,力促“能上能下、能進能出、優勝劣汰”的幹部人事制度改革,打造高素質、高效率、有擔當的專業人才團隊,力爭每一位科技創新工作者,既能當好支持“雙創店小二、服務員”,也能當好人才創業的導師、領路人。

  二是深挖 “互聯網+政務”服務紅利,依托自主創新服務中心和新區大數據管理中心,充分借力現代化信息技術,搭建基于大數據的企業服務平臺,探索線上線下相結合的科技服務模式,實現對新區科技企業需求的精準“把脈”和高效“問診”。同時,創新知識産權保護和服務模式。推動中國(南京)知識産權保護中心、江北新區人民法院、知識産權檢察室、知識産權維權援助分中心、海外知識産權維權聯盟等平臺協同發展,構建“與國際等高”的知識産權保護體係。高水平建設南京國際知識産權金融創新中心,構建涵蓋質押融資、交易轉讓、融資租賃、保險及證券化等要素的知識産權金融創新體係,推動實體經濟投融資發展和創新創業高質量發展。創造性地推出了知識産權質押融資領域的“江北模式”,作為服務貿易創新發展試點經驗,經國務院批準向全國復制推廣。截至今年4月份,新區完成有效發明專利6709件,PCT國際專利申請87件。同時,新區目標精準施策,修訂完善《南京江北新區促進創新創業十條政策措施》及實施細則,圍繞核心産業出臺特色服務政策,強化科技金融支持作用,打通“創新+金融+産業”的完整鏈條,去年,新區累計兌現各類科技創新、人才政策資金8.4億元,推進完成“寧科貸”12億元,全面為企業、人才創新創業提供支持。

  第三,面向全球集聚創新資源,打造科技成果轉化“大基地”。新區前期資源要素積累是相對薄弱的,“引才引智引項目”必然是起步期的核心工作。新區面向全球布局“平臺頂天立地”“人才鋪天蓋地”的科技創新網絡生態,聯合35所海內外知名高校和科研院所簽約共建新型研發機構77家;引進諾獎得主、中外院士、長江學者等海內外高端人才99位……逐步形成全球創新“強磁場”。

  同時,高標準建設宜居樂業的創新名城。近年來,新區持續探索新技術、新業態、新理念在支撐城市建設方面的路徑,通過促進城市治理智慧化、厚植城市創新發展氛圍等,構建多要素、綜合創新的城市生態係統。新區智慧小區、智慧工地、智慧渣土車等管理平臺和係統陸續投入使用,在泰山街道,新區還率先應用“區塊鏈”技術,探索出了更為高效、便民的社區管理新模式。

  目前,新區正加速建設“121創新社區”,進一步升級産業孵化、人才引育、幸福生活、科技服務等功能,以創新型社區建設帶動創新型城市建設。

  分析師:江北新區是我國19個國家級新區中比較年輕的新區,發展“底子薄、起步晚、任務重”,經過五年時間,新區主要出現了哪些變化?在建設創新發展先導區方面,取得了哪些突破?

  聶永軍:江北新區未設立前,雖與南京主城區一江之隔,卻是兩種發展態勢,高端生産要素資源集聚效果並不理想,整體發展相對滯後,被認為是“城鄉接合部”,老江北人常稱呼到南京主城區叫“去南京”或者“進城”。現在重點規劃發展的産業,特別是集成電路産業,當時基本屬于空白之地,高校科研院所資源相對薄弱,成果轉化更為不足。

  2015年6月27日,國務院正式批復同意設立南京江北新區,南京進入“跨江發展”時代,新區也立下了用8年時間再造半個南京城的軍令狀。再疊加近年“一帶一路、長江經濟帶、長三角一體化、蘇南國家自主創新示范區、中國(江蘇)自由貿易試驗區南京片區”等重大戰略,新區自此才真正駛入發展快車道。

  從産業角度看,近5年,新區集成電路從空白到集聚300余家産業鏈相關企業,涵蓋芯片設計、晶圓制造、封裝測試、終端制造等各環節。生命健康營收規模從不足150億元,發展到2019年全産業鏈主營業務收入902.8億元,實現超500%的超高速增長。新金融産業,集聚了各類金融企業500余家,成功引進200余家新金融機構,500億規模的先進制造業國家大基金以及300余支基金等,發展勢頭強勁。

  從科技創新發展來看,新區整體創新活力逐年大幅提高,有幾個數據可以説明問題,一是新型研發機構,目前已累計簽約77家;二是去年新增各類注冊企業12000余家,約佔過去40余年新區注冊企業總數的五分之一;三是高新技術企業總量達到740家,兩年前這個數據是273家;四是吸引了2名諾貝爾獎獲得者、58名中外院士、25個高端專家團隊落地新區發展。

  基于此,大幅帶動了新區整體區域經濟和人口的發展,新區連續多年GDP增速高于南京市GDP增速3-5個百分點,人口實現5年凈增80萬。2019年,新區GDP佔南京市比重上升至19.81%,增長速度超南京市5個百分點,高新技術企業增長貢獻度、新型研發機構備案南京市佔比、人才引進南京市佔比、PCT專利申請數南京市佔比、直接利用外資南京市佔比、常住人口增長幅度等指標均居南京市首位。

  面向産業鏈布局創新鏈

  分析師:科技與産業發展“兩張皮”是長期困擾各地發展的難題。江北新區以産業興城,正圍繞集成電路、生物醫藥、新金融,聚力打造“芯片之城、基因之城和新金融中心”。新區是如何提升強科技與産業對接水平的?

  聶永軍:“産城融合”是新區發展的一大特色。新區成立後,在發展智能制造、生命健康、新材料、高端裝備制造等先進制造業以及現代物流、科技和金融等生産性服務業的“4+2”産業體係基礎上,進一步聚焦到集成電路、生物醫藥、新金融三大核心産業,聚力打造“兩城一中心”。

  為促進産業鏈和創新鏈深度融合,推動産業和城市高質量發展。一方面,新區持續深化校地融合,構建完善的技術轉移和産權交易服務體係,以引育新型研發機構為抓手,加速産學研科技成果轉化。2019年,新區全年累計登記技術合同1732份,完成技術合同成交額約80億元。

  另一方面,突出企業創新主體地位,大力培育“科創企業森林”。新區緊抓“育苗”工作,全面梳理科技型企業信息,建立重點培育企業庫和高新技術企業梯度培育機制,打造“一企一策”和“線上+線下”聯動輔導模式;同時,緊抓“移植”工作,加大對高質量創新型科技企業、高新技術企業的招引,組織實施“靈雀計劃”,夯實産業、企業創新基礎。目前,全區高新技術企業累計已達740家,其中,獨角獸企業1家,瞪羚企業69家。

  同時,新區持續完善企業服務平臺和科技統計平臺功能,建立了4000余家科技企業數據庫,堅持以企業需求為導向,創新打造“企業需求發布廳”板塊,現已推動企業需求對接和産學研合作80余次。並累計引進國內外高端科技服務企業和機構160家,以專業服務為産業創新發展提供支撐。

  分析師:去年,江北新區4家新型研發機構被評為南京市“十佳新型研發機構”,新型研發機構在推動江北新區創新發展的過程中,作用愈發明顯。請您介紹下江北新區新型研發機構的發展狀況。

  聶永軍:新型研發機構是南京市探索産學研轉化的改革成果,在聚焦關鍵技術、打通科技成果轉化“最後一公裏”等方面意義重大。新區近年來深化推動“兩落地一融合”工作,圍繞主導産業強化與高校院所合作,培育了一批面向市場、核心技術自主可控的新型研發機構。

  其中,南大人源化模型與藥物篩選研究院A輪融資1.6億元,公司整體估值已超10億元;程和平院士領銜的北大分子醫學南京轉化研究院孵化企業和其瑞醫藥完成A輪融資2400萬美元,與德國拜耳公司簽訂了靶向泌乳素(PRL)受體的單克隆抗體全球獨家開發與産業化許可協議;祝世寧院士領銜的南智光電集成研究院已孵化項目20余個,其中南京南智芯光科技有限公司首輪融資5000萬元,智譜科技正在進行二輪融資盡調……新冠疫情期間,新區還有7家新型研發機構投入關鍵技術研發,為有效抗擊疫情提供支持。

  在培育新型研發機構的過程中,新區一手緊抓已落地新型研發機構加速科技創新和科技轉化,另一手緊抓儲備項目的分類推進和精準培育,確保全年新增新型研發機構24家以上,佔全市比重不低于20%,其中建在“兩城一中心”主導方向上的新型研發機構數量佔比達70%以上,切實提升新型研發機構的數量和質量。同時,新區聯合南京信息工程大學率先開展面向新型研發機構科研人員的“雙聘制”試點改革,成為高校與市場成功嫁接的生動實踐。

  站在全球坐標係上力促創新

  分析師:全球化背景下,創新發展離不開對外合作。近年來,以劍橋大學、倫敦國王學院、德國弗勞恩霍夫IPK研究所、美國勞倫斯伯克利實驗室等為代表的高校院所紛紛與江北新區建立合作關係,引起各界關注。新區是如何對接國際資源、共促創新的?

  聶永軍:“全方位高水平對外開放”是我國對國家級新區高質量發展提出的重大要求。新區自成立以來,高度關注對國際創新資源的吸收。一方面,靶向“創新大國”和“關鍵小國”,借力2020南京創新周、舊金山産業發展交流會、南京-波士頓雙城高峰論壇、南京倫敦科技周等重要合作平臺,面向全球招才引智,加快走出去對接,把創新要素引進來,先後引進重大産業創新項目40余個,與瑞典、芬蘭合作設立“中國—北歐創新合作示范園”,與德國弗勞恩霍夫IPK研究所、美國勞倫斯伯克利實驗室、劍橋大學、倫敦國王學院、南丁格爾護理學院等高校院所建立合作。另一方面,在申根國家挂牌建設了2家市級海外協同創新中心和2家新區離岸孵化中心,全面提高獲取海外投資與合作信息的效率,已累計推薦海外項目200余個。

  5年來,超過270家外商投資企業在新區注冊落戶,總投資超60億美元,佔新區現有外資企業近一半,並吸引了海外高端人才超 600 名……全區利用外資水平和對外開放程度持續提高。值得注意的是,新區高新技術産品的出口佔比已達到84.72%,相對2015年增加了約20%,打開了以高新技術産品出口為主體的貿易格局。

  分析師:去年8月,自貿區南京片區在江北新區揭牌,為新區發展帶來政策疊加的大好機遇。您認為,江北新區將如何緊抓“雙區聯動”機遇?

  聶永軍:“雙區聯動”,從政策和戰略層面,為江北新區推動創新開放,創新要素更好流動、交換和匯集帶來眾多利好。

  自貿區揭牌後,圍繞引進海外高層次人才,新區快速研究對接國際規則和標準,推出了外國人來華工作許可本地化辦理模式,高標準建設外國人“一站式”服務平臺,積極破除新一輪擴大開放過程中,限制創新要素資源流通的體制機制障礙。

  今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和“十三五”規劃的收官之年,也是“十四五”規劃的開啟之年,新區要高質量建設好自主創新先導區,打造具有國際影響力的創新策源地,仍面臨著國際形勢復雜,“高峰”型創新主體、國家級重大創新平臺和項目缺乏等瓶頸,迫切需要以問題為導向,苦練內功、開放合作,進一步強化源頭創新,提升全區新型研發機構、創新平臺、高新技術企業的綜合競爭力;強化國際創新要素集聚,加快引育領軍型人才,對接全球頂級科創機構和園區;強化制度改革賦能,打造更加精準的政策服務體係,更加細致的“雙創”服務體係,以及更加寬容和諧的創新發展氛圍。(沈楊子 包菁菁)

[編輯: 張本甫 ]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1113711260934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