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蘇要聞 融媒産品 圖片 訪談 直播 信息動態 推廣

南京探索市域社會治理現代化的實踐與啟示

2020年06月17日 16:33:31 來源: 新華網

  市域處于統籌城鄉和承上啟下的特殊位置,是重大社會矛盾風險的聚集地。推進市域社會治理是防范重大風險、化解突出矛盾、推進國家治理體係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戰略抓手。作為國家區域中心城市和特大城市,南京市活用大數據,實現市域“一網”全覆蓋;創新“網格+”,構建社會治理共同體;練就“鐵腳板”,鍛造高素質專業人才隊伍,通過“大數據+網格化+鐵腳板”實踐,探索中心城市現代化治理新路子。

活用大數據 市域“一網”全覆蓋

  “當前,我國社會結構的多元化帶來社會問題復雜化和公共服務需求多樣化,社會治理進入更加精細化、智能化的新階段,必須依靠大數據等新一代信息技術,加快提升城市治理現代化水平。”南京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徐錦輝説。

(南京市網格化社會治理研判分析平臺)

  近年來,南京市以大數據應用為手段和支撐,探索構建以社區治理一體化平臺為“末梢”、以市區街聯動指揮平臺為“中樞”的大數據平臺體係,推動實現風險隱患實時感知、突發事件快速響應、工作指令精準落地。

  ——社區治理一體化平臺,化解“上面千條線、下面一根針”

  社區是基層社會治理的基本單元。“上面千條線,下面一根針”,是基層社會治理長期面臨的困境和痛處。

  2017年,南京市開發上線“社區治理一體化平臺”,網格員可通過手機終端採集居民、企業的基礎信息,及時掌握老年居民、低保家庭、殘障人士等困難人員以及各類重點人員的情況。

  2019年,南京市對該平臺進行智能化升級,完善信息採集、網格巡查、社區服務、重點監管、黨建工作、考核管理等九大類業務模塊,讓網格員工作任務做到指令化、清晰化、節點化。居民也可通過手機終端平臺的社區服務模塊,在線辦理居住證、犬證、尊老金、低保等各類業務。

  “一體化平臺讓我們更為全面、準確地掌握到全市人、房、地、物、事、組織等基礎數據,可有效解決基層治理中風險隱患發現難、源頭信息採集難、數據共享應用難的問題,讓‘上面千條線,下面一根針’轉變為‘上面千條線,下面一個網’。”南京市委政法委副書記曹謙榮説。

  ——市區街三級“決策中樞”,實現風險隱患早識別、早防范、早控制

  重大風險隱患往往來源于對細小環節的決策處置疏忽和日積月累。傳統的層級式社會治理決策處置機制周期長、反應慢、效率低。

  對此,南京市分別在市、區、街道建立三級平臺,構成大數據體係的“決策中樞”,實現全覆蓋排查、全領域研判、全過程監管,確保各類風險隱患早識別、早防范、早控制。

  市級大數據研判分析平臺分為全景網格、網格工作、研判預警、監督考核四大部分,借助大數據分析技術,實時反映全市域社會治理大數據變化,智能分析研判社會治安穩定形勢。區、街兩級聯動指揮平臺與市級平臺互聯互通,及時響應居民訴求,真正實現“小事不出網格、大事不出社區、難事不出街道”。

  如秦淮區聯動指揮平臺整合數字城管、12345政務等16個部門,集信息匯總、預警監測、數據分析、指揮調度、監督考核5大功能于一體;街道分平臺集成視頻監控、網格員定位、在線呼叫等功能,承接區級下派任務,收集網格員上報信息,調度街道范圍內各類問題。

  大數據平臺應用也促使基層社會治理更加標準化。建鄴區在建設區、街兩級指揮調度平臺過程中,創新制定應急處置、綜合執法、民生保障等領域22項事件處置的標準流程,通過數據化驅動、標準化流程、一體化集成和閉環化運行,以“流程再造”為基層賦權賦能。

創新“網格+” 構建社會治理共同體

  網格化是近年來我國順應社會結構新變化、構建社會治理新格局的關鍵之舉。“一個社會真正有效的治理,其核心在于達到社會結構的平衡,需要政府、社會、市場、居民多方力量的共同參與、共建共治。”徐錦輝説。

(“中國之治 南京行動”—向社會報告政法工作)

  近年來,南京市在劃分全市12545個網格基礎上,創新“網格+黨建”“網格+警格”“網格+安全生産”“網格+小區”等一係列社會治理新形態,探索構建社會治理共同體,推動資源在網格內聯用、問題在網格內聯治、服務在網格內聯動。

  ——“網格+黨建”,強化引領基層組織

  南京市堅持黨建引領,將黨支部、黨小組建在網格,將黨建服務點設在網格,強化黨對基層組織在社會治理工作中的引領作用。

  作為南京市“網格+黨建”先進典型,棲霞區建設130多個黨群之家、村民小組黨群驛站等基層“紅色陣地”。其中,仙林街道黨群服務中心設置為老服務樂齡館、社會組織服務館、黨員政治生活館等區域,劃分黨誓廳、黨史廳、黨示廳、黨視廳、黨事廳、黨建廳、黨群廳、黨教廳8個功能區,輻射服務12所高校、23萬人口和近1800家駐街單位。

  近年來,棲霞區借助“黨建雲社區”在線服務,按照“群眾在哪裏,黨的工作和黨員作用就要在哪裏”原則,深度嵌入基層社會,走好網上黨的群眾路線,通過微信群等新方式,黨組織牽頭組織開展為民辦事等線上議事,該項目獲評2018全球城市論壇長三角城市治理最佳實踐案例。

  ——“網格+警格”,推動“五個一體化”

  網格和警格區域重疊較大、職責功能互補。為有效整合社區民警和網格員力量,南京市以職能融入、係統融接、機制融優、力量融合、警民融洽為目標,推動網格、警格“雙網融合”。

  2017年,南京玄武公安分局在全國率先創立以網格為單元、以移動互聯應用為載體的“聯動、融合、開放、共治”社區治理工作機制。2018年,南京市公安局“一號文件”對公安機關推進網格化社會治理工作提出明確要求,並納入全市公安機關績效考核。同年,浦口公安分局湯泉派出所配合湯泉街道,圍繞轄區治安特點研發了“湯泉聯勤智能巡更係統”,連接網格巡防員手機客戶端,將發現的問題匯集至聯勤指揮中心,由該中心安排職能部門人員前往處置。

  目前,南京市“網格+警格”正逐漸形成警網兩格一體化、治理力量一體化、日常工作一體化、平臺數據一體化、評價考核一體化的“五個一體化”工作格局。

  ——“網格+安全生産”,重點領域專業支撐

  安全生産是社會治理的重中之重。2019年,南京市在原有綜合網格框架下,疊加設置了應急管理網格(應急格)、安全生産監管網格(安監格)兩種安全生産專業網格,推動街鎮安監人員、派駐派出所消防特勤、企業安全管理人員等專業力量進網格。

  人員配置上,每個應急格、安監格由各街鎮安全監管人員(消防特勤)擔任網格員,每個網格至少配備1名。同時,把企業安全員、單位保衛人員、物業管理人員等納入網格員隊伍,進行日常巡查、檢查和監管等。

  平臺支撐上,在社區治理一體化平臺上開發“安全生産”模塊,提供信息採集、網格巡查和安全生産監督執法功能,實現日常走訪巡查、執法檢查和處罰的全程流轉,對空間、責任人、風險源、部件(資源)實施“一標四實”,囊括了危化品、工貿、燃氣、固廢危廢、民爆、特種設備等20個部門主管行業的檢查模板。

  ——“網格+小區”,政社聯動多元治理

  住宅小區是基層社會治理的主陣地。南京市構建社區黨委領導,居委會、業委會、物業企業、志願者等參與的政社聯動多元治理體係。如雨花臺區成立社區網格巡回法庭,方便群眾線上立案,建設青少年法治教育基地,打造“無訟社區”。六合區著力構建以黨建為引領、網格為基礎、自治法治德治相結合的“1+1+3”現代鄉村治理體係。

  在新冠疫情防控中,南京市發揮多元化治理優勢,在全省率先全面實施住宅小區分類管理。對3008個有物業管理的小區,發揮物業企業主體責任,利用物業管理信息化係統,對進出車輛和人員進行監控;業主委員會通過業主微信群等協助社區和物業進行疫情防控提醒。對2276個無物業小區,按照屬地原則,由街道社區幹部、社區民警、網格員、志願者組成專門隊伍,落實封閉管理等防控措施,確保疫情有效控制。

練就“鐵腳板” 鍛造高素質人才隊伍

  “‘好制度’不如‘鐵腳板’,社會治理最終要落實到每一個網格員、警務員、樓道長、志願者每一天的工作中。”徐錦輝説。為鍛造一支高素質的專業人才隊伍,南京市以練就“鐵腳板”為目標,打造“政法網格員”隊伍,推動黨員幹部下沉一線常態化;首創南京網格學院,以專業化培訓,提升人才隊伍服務能力。

(南京網格學院)

  ——政法網格員,深入一線當好“八大員”

  2020年3月,江蘇省委政法委發布《關于建立健全全省政法係統機關黨員幹部“下沉一線”長效機制的意見》,明確要求完善“八項制度”,當好“八大員”。

  南京市委政法委緊緊圍繞當好“八大員”要求,發動全市各級政法機關幹部、“三官一律”(法官、檢察官、警官、律師)、法學會會員等報名作為兼職網格員,打造“政法網格員”隊伍。目前,南京全市報名“政法網格員”共1.4萬余人,實現每個網格至少配備1名“政法網格員”。

  為了讓“政法網格員”隊伍更好地深入一線、服務基層,南京市委政法委研究制定“政法網格員”下沉社區網格十大職責、22條工作指引、10項重點提示。並在“社區治理一體化平臺”上開發“政法網格員”專門模塊,設置政策推送、任務提醒、工作紀實、對策建議、網格風採、統計考核等功能。截至2020年5月底,南京全市“政法網格員”進網入格、擔當作為,積極開展法治宣傳、糾紛調處、風險排查、助力企業復工復産等進網入格活動,共通過平臺模塊上傳各類工作紀實8000余條。

  ——南京網格學院,探索教、培、研專業體係

  為了不斷增強網格員專業素質和管理能力,2018年5月,南京市委政法委與南京曉莊學院合作,以網格員骨幹、社區書記、主任等人員為主要培訓對象,以網格化社會治理工作為主題,率先創建全國首家網格學院,作為網格員教育培訓和網格化社會治理研究的專門機構。

  該學院聘請社會治理領域專家學者、實務部門專業人才以及一線網格員作為師資力量,開設了理論型、應用型、拓展型三大領域、40個課程科目,採取案例教學、情景教學、示范點現場教學、討論交流等多種方式進行培訓。此外,在全市成立12家區級分院,在南京市月牙湖街道、沙洲街道和蘇州、揚州等市遴選了20余個現場教學基地,初步形成教學培訓、科學研究和決策咨詢三大體係。

  數據顯示,2019年,該學院共舉辦73期培訓班,承接了省級、地市級等多批次外地培訓任務,年度培訓學員6000余人,各網格分院培訓學員萬余人次。制定《關于網格員開展專業學歷教育的方案》,全市共有178名專職網格員考入南京曉莊學院社會工作專業。

南京探索市域社會治理現代化新路子的五點啟示

  市域既是重大矛盾風險的産生地、集聚地,也是化解重大矛盾風險效率最高、成本最低、影響最小的“緩衝區”和“協調器”。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特別指出,要加快推進市域社會治理現代化。今年4月,中央政法委會議提出,把加強市域社會治理體係和治理能力現代化,作為撬動國家治理現代化的一個戰略支點,積極開展市域社會治理現代化試點,力求創造更多可復制、可推廣的經驗。

  新華社智庫江蘇中心調研發現,近年來,南京市實踐“大數據+網格化+鐵腳板”社會治理新機制的經驗對全國各城市推動市域社會治理現代化具有啟示意義。

  一是堅持黨建引領,以黨組織為橋梁,打破思想觀念、行政級別、條線分割“三大圍墻”。全面梳理街道社區、駐區單位資源清單和需求清單,促進黨組織、職能部門的資源、服務和管理沉到基層、落在一線,推動原有層級管理、條線管理格局向一體化治理新格局轉變。

  二是堅持理念創新,樹立“全周期管理”意識。市域社會治理是一項龐大、復雜、開放的係統,相比過去,對頂層設計的係統性、整體性、協同性要求更強。應摒棄以往“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城市治理方式,把“全周期管理”理念貫穿城市規劃、建設、管理全過程各環節,增強城市的“彈性”和“韌性”。

  三是堅持人民導向,回應和滿足群眾最關心、最直接、最現實的利益訴求,讓人民的獲得感、幸福感、安全感更充實。如南京打造“政法網格員”隊伍,構建聯係服務群眾機制、切實解決群眾難題、暢通群眾訴求渠道,以“微服務”疏通基層社會的“毛細血管”、改善基層社會“微循環”,打通聯係服務群眾“最後一米”,切實做到把群眾的關切點作為工作著力點。

  四是堅持社會共治,通過“民事民議、民事民辦、民事民管”,將居民群眾積極性主動性創造性充分調動起來,增強社區的社會黏性和成員歸屬感,努力形成政府、社會、市場、群眾共建共治共享的新局面。同時,發揮社會組織和市場主體的作用,通過政府購買服務,建立健全激勵補償機制,鼓勵社會組織積極依法參與社會治理,降低社會治理成本。

  五是堅持科技支撐,把市域社會治理與智慧城市建設相結合,以信息化建設實現“智治”。加快建立集信息採集、糾紛受理、數據集成、智能研判于一體的社會治理智慧係統,一網統管,將大數據同社會治理深度融合,驅動社會治理升級,實現政府決策科學化、政府管理精準化、政府服務便捷化。(朱成林)

[編輯: 張本甫 ]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1113711261245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