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江蘇要聞 融媒産品 圖片 訪談 直播 信息動態 推廣
新華網 > > 正文

行走“江南腹心” 探秘“吳根越角”

2020年11月16日 07:52:45 來源: 新華日報

  翻開地圖,如果把滬蘇浙看成一朵三瓣的花,青浦、吳江、嘉善就是用來連綴花瓣的花芯。“花芯”正當中的太浦河畔,一塊白墻黛瓦、翹角飛檐的界碑上,“吳根越角”四個遒勁有力的大字,寫出了江南水鄉的綿長氣韻,鉤沉起重疊交錯的歷史記憶。長三角生態綠色一體化發展示范區揭牌一周年之際,記者從這個“長三角的原點”出發,行走“江南腹心”,探尋青嘉吳文旅合作之路。

  吳根越角,歷史上是一家

  “人們總説這裏是‘吳根越角’,是因為隔開吳江與嘉善的那個汾湖(即分湖),相傳正是春秋時期吳越兩國的‘界湖’,如今汾湖公園還留下了‘點將臺’‘伍子灘’等遺址地名。”吳江區檔案局的王林弟説,傳説吳越交戰時,天神派遣蝦兵蟹將幫助伍子胥,蟹將在戰鬥中一鉗受傷,故成大小鉗,也是吳江這邊著名的紫須蟹。“分湖”為何成為“汾湖”?明弘治《吳江志》記載:“汾湖有二十九都蘆墟村,上承嘉興之水,北流入三白蕩;舊名分湖,以其半屬吳江半屬嘉興故也,後人加以水旁雲。”

  如今的汾湖沿岸,吳越“國境線”已不復存在,青吳嘉犬牙交錯的省際邊界,也沒能割斷三地自古相連的文化血脈。

  吳江、嘉善,與後起之秀青浦,歷史上其實是一家——從秦漢的會稽郡、唐代的江南東道、五代十國的吳越國、宋代的兩浙路,到元代的江浙行省,三地都屬于同一行政大區。6000年前的馬家浜文化、5000年前的崧澤文化、4000年前的良渚文化,一直延續到3000年前的吳越文化,孕育出同根同脈的江南文脈。

  一方水土養一方人。青嘉吳地區河網水係縱橫、湖泊星羅棋布。“多水、流動,孕育的生産、生活方式,也幾近一致:火耕水耨,食稻與魚,在月色皎潔的三五之夜,清唱吳歌幾曲。”蘇州大學近代文哲研究所特約研究員余嘉説。

  地處“吳頭越尾”的吳江震澤古鎮,百年老字號“仁昌順”以鮮香甜糯、松軟可口的定勝糕出名,古法工藝制作出的蘇式糕點,總能喚起吳地人民對酥香餅食的最初記憶。老板陸小星是地道的震澤“老饕”,吃了幾十年江浙菜,品出了其中門道:“震澤的菜肴和糕點,不如蘇州城裏甜,反倒更接近浙江口味。”

  最近,家住蘆墟的汾湖吟誦非遺傳人張舫瀾仍和許多年輕人一樣,忙著去青浦、嘉善“串門”,拜訪文朋詩友。今年已82歲的他,依然清晰地記得年少時,去朱家角同學朱愛華家串門的場景:“他父親知道我要去,頭天晚上就提著燈去淀山湖裏趕蟹,用小青蟹招待我;朱愛華來看我,我父親就用汾湖特有的大小鉗紫須蟹款待他。”張舫瀾笑著説,“朱愛華每次來都特別開心,一直説,還是紫須蟹好吃!”

  用一口活泛的吳語鄉音,也能在環淀山湖地區暢行無阻。“在廣闊的吳語區地圖上,專門劃出了一塊‘太湖片’,范圍囊括蘇錫常、杭嘉湖、上海乃至寧紹平原,口音都類似。”王林弟舉例説,在青嘉吳三地吳歌傳承人的必唱歌單裏,總能找到一首《五姑娘》,“蘆墟山歌,嘉善田歌,青浦田山歌,雖然三地叫法不同,但故事裏的男女主角相同,情節相似,唱的都是江南水鄉百姓對美好生活的向往。”

  串珠成鏈,打撈文化碎片

  獨特的地理文化、市井傳承,孕育了一座座江南古鎮。660平方公裏“先行區內”聚集了黎裏、西塘、朱家角、金澤4個國家級歷史文化古鎮,外圍還有同裏、南潯等10多個古鎮。

  記者在黎裏古鎮沿河而行,頭頂廊棚綿延不斷,一條條或暗或明的弄堂通往頗有古意的老屋。清代袁枚的 “吳江三十裏,地號梨花村;我似捕魚翁,來問桃源津”,依可捕捉幾分。

  行至中心街是柳亞子故居。16歲時柳亞子前往上海愛國學社讀書,33歲時應嘉善西塘南社好友余十眉邀請前往遊覽。“欲憑文字播風潮”的南社作為近代文人交流平臺,曾聚集了吳青嘉三地青年才俊,社員中吳江籍93名、嘉善籍38名、青浦籍15名,是南社的主力軍,三地社員吟詩作文,抨擊時弊,為革命搖旗吶喊。

  史載,明代思想家袁了凡是嘉善縣魏塘鎮人,晚年隱居吳江蘆墟趙田村寫了流傳甚廣的《了凡四訓》。主演中國第一部愛情片《海誓》的吳江黎裏人殷明珠,被譽為上海灘女明星第一人。復旦大學資深教授葛劍雄老家是湖州南潯,小時候春遊班裏集體前往吳江震澤登寶塔、吃豆腐幹。現居上海的茅盾文學獎獲得者金宇澄,在父親九十歲那年,三代人三輛車,沿著滬青平公路、朱家角、金澤、蘆墟,回黎裏探望金家老宅。

  這些漂浮在青嘉吳三地的歷史碎片,正被一點點打撈,拼湊出原有的文化版圖。分布在青嘉吳三地的南社人物故居和紀念館逐步串珠成鏈。“我們對當代文脈梳理後,準備修復金宇澄先生家的祖宅。”黎裏古鎮保護開發管委會副主任李淑赟説,目前上海到黎裏的大巴車每半小時一班,從辦公樓望下去常常可見到滿載著上海遊客的大巴車駛來。

  水路發達,便利了水鄉的貨物貿易。魏塘紗、松江布以及震澤“輯裏湖絲”,各具特色。“從絲織業發展史可以看出三地之間聯係。”震澤旅遊文化發展公司總經理吳小英説,1921年紐約萬國絲綢博覽會上,震澤的畢康侯、南潯的張鶴卿和梅仲泩三人聯袂與會,“輯裏湖絲”摘得金牌。

  “蘇浙一帶水鄉古鎮算起來不少于100多個。90年代,古鎮主要以觀光旅遊為主;2000年以後,古鎮演藝、劇場、酒吧等業態發展迅速;現在發展全域旅遊。”浙江大學城市學院旅遊係副主任徐林強認為,江南水鄉建設手法要“輕”,幹擾要小,給人的感覺要“親”,不能過度商業化;生態環境要“清”,真正體現水鄉特色。

  三地牽手,跨省文旅合作

  走在震澤古鎮老街上,抬眼就能看到慈雲寺塔倒映在粼粼水波裏,墻角石階、舊屋木窗,一切都安靜而愜意。老街左手邊的第一家鋪子就是韓金梅開的“攝友茶館”。“這些‘攝友’有我們震澤本地的,也有許多來自上海金澤、浙江南潯,無論認不認識,看到‘攝友’兩個字,都十分親切。”韓金梅帶記者參觀,茶館墻壁立柱上貼滿了照片, 都是喝茶人以茶館為背景的留影。

  為了牽手一衣帶水的鄰居,5年前震澤就與南潯鎮共同推出“湖絲水鄉雙古鎮”旅遊聯票,用一根湖絲、一艘遊船,開啟了文旅跨省合作。“震澤、南潯兩地居民持本人身份證到對方的景區‘走親戚’,可享受‘進景區免費、進景點半價’的同等優惠。”吳小英説。

  文旅合作,在一體化規劃下開始布局。日前,三地共辦的首屆一體化示范區美食節上,來自黎裏的老街套腸、朱家角的王家柵粽子、嘉善的管老太臭豆腐齊聚一堂,用“食文化”攻陷市民的味蕾,生發更親近的情感聯結。三地文保所共同推出“長三角尋寶記”微信小程序,將青浦、吳江、嘉善的文物點集結在一款小程序中,市民打卡文物點即可完成文物積分。

  分布在各個水網的古鎮,相互發出合作邀約。今年,同裏與楓涇、西塘等作為長三角聯盟古鎮代表,共同簽署長三角古鎮一體化發展聯盟倡議,嘗試解決古鎮産品與業態同質化、地方特色文化挖掘不夠、新興業態不足等一係列問題,加強一體化發展的政策體係、標準體係、産品體係及保障體係建設。

  乘著一體化東風,三地居民“越走越近”。目前,吳江已累計開通8條跨省公交線路和2條毗鄰公交線路,其中3條對接上海青浦,5條對接浙江嘉興,2條對接浙江湖州,第一批5條示范區公交線路中,平均每月服務市民近15萬人次。

  處于三地交界核心的35平方公裏“水鄉客廳”,也將萃取“最江南”文化空間基因,例如江南自由含蓄、樸素雅致的文化特徵,粉墻黛瓦、小橋流水人家的建築意象,這個“江南腹心”將探索區域協同、鄉村振興、生態經濟等發展命題的“解決”。

  “水鄉客廳的打造、江南水鄉古鎮的聯盟,加快了青嘉吳文化空間的整合。”吳江區文體廣電和旅遊局副局長陳園説,目前,還沒有一個地方可以打造一個跨省的全域旅遊示范區,有著共同文化基因的青吳嘉“三家人”正在朝著這個方向前進,共享文旅資源、共享一個品牌。(沈佳暄 丁茜茜)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7433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