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湖水污染敲響警鐘

新華網江蘇頻道        

    “太湖美,美就美在太湖水。”這首歌曲今天在無錫市民聽來別有一番滋味。5月29日,太湖藍藻大規模暴發造成近百萬無錫市民生活用水困難,再次敲響了太湖生態環境惡化的警鐘。

  太湖藍藻暴發水變質

    

   5月10日,太湖水面漂浮著大量藍藻。(張立偉 攝)

    5月29日開始,無錫市城區的大批市民家中自來水水質突然發生變化,並伴有難聞的氣味,無法正常飲用。

   各方監測數據顯示:今年入夏以來,無錫市區域內的太湖出現50年以來最低水位,加上天氣連續高溫少雨,太湖水富營養化較重,諸多因素導致藍藻提前暴發,影響了自來水水源地水質。

   5月30日下午6時左右,記者走訪了無錫市城區的大潤發、家樂福等幾家超市,發現各種瓶裝、桶裝的純凈水已被搶購一空,記者在現場還看到,不少市民開始大量購買其他品種的飲料,他們擔心用變質水做飯影響健康。 無錫市各大超市純凈水供不應求,無錫街頭零售的桶裝純凈水也出現較大價格波動,18升桶裝純凈水的價格從平日的每桶8元上漲到50元。

   無錫市委、市政府隨即啟動應急預案,開辟純凈水供給綠色通道,從常州、蘇州等周邊城市調運大量純凈水。同時加大“引江濟太”(引長江水補充太湖水)的供給量,以達到稀釋太湖富營養化水質的狀況,並緊急邀請國內治理藍藻的相關專家會商改善太湖水質的有關對策。6月1日早晨,清除藍藻嗅味技術取得突破,無錫市自來水除嗅工作進展順利。截至6月3日下午,無錫市出廠自來水的水質基本合格,藍藻污染導致的嗅味基本清除。市民除飲用和做飯仍依賴純凈水外,其他生活用水已經正常。

  太湖水質為何持續惡化?

   中國科學院南京地理與湖泊研究所對太湖生態環境狀況長期研究的結果顯示,工業污染增加、農業面源污染擴大、城市生活污水直接入湖和漁業養殖規模急速擴張是造成太湖水環境惡化的主要原因。

   

   
   5月30日,無錫某大型超市內的飲用水被搶購一空。

 經濟高速發展造成工業污染突出  在最近的20年中,太湖地區經濟高速發展。以無錫為例,1999年,無錫市GDP比1980年增長了31倍,到2006年,無錫市GDP達3300億元。自上世紀八十年代末以來,化工業作為太湖地區的支柱產業,發展迅速,大大小小的化工、電鍍、印染等企業如雨後春筍,分布在太湖周邊地區。記者採訪了解到,太湖流域的工業污染主要集中在紡織印染業、化工原料及化學制品制造業、食品制造業等領域。其中紡織印染業的COD排放量佔重點工業企業COD排放量的61%,總磷排放量佔重點工業企業總磷排放量的41%;化工原料及化學制品制造業的氨氮排放量佔重點工業企業氨氮排放量的38%;食品制造業的氨氮排放量佔重點工業企業氨氮排放量的26%。雖然近年來太湖流域實施達標排放,但由于經濟高速發展,污染排放量迅速增加,現有的控源截污措施已經無法滿足既定的污染源控制目標。隨著產業轉移加快,一些污染嚴重、技術含量低的工業企業轉移到了監管相對薄弱的農村,大量工業污染沿著河網進入太湖,使太湖工業污染控制更加困難。

    農業生產方式改變加重太湖水環境壓力  太湖流域地區以種桑、養殖、種稻為主,改革開放以來,隨著鄉鎮工業的異軍突起,農業用地大量轉為工業用地。同時,大量外來人員使太湖地區人口數量激增。為了保證糧食產量的相對穩定,在耕地銳減的情況下,除了依靠科技進步,不得不大量使用化肥、農藥和除草劑。其中,化肥投入對水稻、小麥產出增長的貢獻額分別達10.3%和34.9%。一些環保的傳統生產方式,如增施有機農機肥、挖河泥作肥等已成為歷史。土壤肥力下降,養分的回歸和消耗不平衡,使得化肥使用量逐年增加。據統計,有機肥與化肥的使用比例,80年代中期是3:7,到了90年代中期已經變成1:9。目前,每年每公頃使用化肥總量已由80年代中後期的25公斤增加到45公斤。農業生產方式的轉變對水環境產生了深遠影響,其中農業面源污染已經成為太湖富營養化的主要原因。河海大學水資源環境學院博士生導師崔廣柏教授認為,太湖流域的農業面源很多,包括農田面源、水產養殖面源、畜禽養殖面源和農村生活源等,污染防控難度很大。

    城市化進程加速,廢水處理嚴重滯後  太湖流域城市化進程的加速,使得城市居住人口和城區面積成倍增加,緊跟其後的則是城市生活污水排放量的激增。從目前的情況來看,太湖流域地區污水處理能力相對于污水排放量而言,已經捉襟見肘,嚴重不足。據統計,無錫市人均每天生活用水量從1980年的105升/天增加到1999年的284升/天,生活用水總量從每天8萬多噸增加到31.7萬多噸。如果按排放係數0.8計算,城市生活污水排放量有原來的每日6.4萬噸增加到每日25.4萬噸。記者在採訪中了解到,現階段工業廢水的治理仍以廠內處理為主,由于投資大、運行費用高等原因,城市污水處理設施建設嚴重滯後。從已建成的城市污水處理廠的投資和運行來看,建設一個日處理能力一萬噸的污水處理廠需要500萬元人民幣,而它的年運行費用高達52萬元。此外,除了少數新建城區的防洪管網係統和污水管網係統分開,太湖流域絕大多數城市的排污與防洪共用一個管網係統,污水都是通過防洪管網直接進入河流。更為嚴重的是,隨著城市化率的提高,很多農村地區改旱廁為水廁,這些分散排放的生活污染源,成為太湖河網地區氮指標的重要來源,而氮指標的提高直接反映了太湖富營養化加重。

    漁業養殖規模急速擴張加重太湖沼澤化  趨勢太湖流域的漁業養殖發達,“太湖三白”(白魚、白蝦、銀魚)是全國知名的美味佳肴,利潤豐厚。近年來,太湖漁業養殖規模急速擴張,沼澤化趨勢明顯。目前,漁業養殖主要集中在東太湖。據衛星遙測圖測算,東太湖面積131平方公裏,圍網養殖面積達54平方公裏,約佔東太湖總面積的41%。中國科學院南京地理與湖泊研究所研究員秦伯強認為,由于東太湖水淺,底泥肥沃,水生植物發育良好,可以大量吸收湖水和底泥中的營養鹽,起到凈化湖水和防止富營養化的作用。但是,大量的圍網養殖分割幾乎包圍了整個湖面,無法人工收割水草,東太湖因此失去了一個最強大的污染物輸出途徑。河海大學水資源環境學院博士生導師崔廣柏教授說,除了直接污染太湖,過度圍網養殖還嚴重阻隔、減緩了湖區水流,致使水流不暢,湖泊淤積加劇,大大削弱了太湖的泄洪調蓄功能。   

  讓太湖“休養生息”

   “這個事件反映出太湖已經非常脆弱了,自我調節能力已經嚴重喪失。”中國環科院院長孟偉說,這也反映出我國水環境管理還有很大的缺陷,缺乏係統的技術支持和管理的有效性。

   “人類過度地使用自然必然遭到自然的報復。”孟偉說,湖泊是很大的自然係統,但長期以來我們不加節制地開發利用它,導致了湖泊係統性問題的出現,跟河流相比,湖泊更需要“休養生息”,這是一個強烈的信號!

    孟偉認為,讓太湖“休養生息”,減少對太湖的開發利用,10年到15年讓太湖恢復往日的山清水秀應該是沒問題的,但前提是所有的污水都不進太湖,讓太湖自己慢慢分解吸收已有的污染物,同時要改善太湖周邊的環境,使生態係統得到恢復。

    孟偉還認為,更重要的是加強太湖保護的係統科學研究,盡快啟動“水體污染控制與治理”科技重大專項,以水質安全、生態安全作為水專項研究的目標,通過10年至15年時間建立一個完善的技術支持和合理監管的飲水安全保障係統。

  治理太湖需“防、控、治一體化”

   中國科學院南京地理與湖泊研究所研究員秦伯強提出,太湖治理,管理是關鍵,技術是支撐。要改善太湖水質,防治藍藻水華發生,應針對太湖流域河湖密布的特點,
    5月30日,無錫個體商戶正在搬運從上海調來的純凈水,準備出售。
建立河網污染控制與生態修復綜合示范區,體現區域污染源頭控制、河網截污、河口與湖灣凈化以及湖泊生態修復的“防、控、治一體化”指導思想。他建議:

    ——優化太湖流域土地利用模式和產業結構,開展以污水深度處理為重點的污染物排放控制技術集成與示范研究,有效控制源頭污染排放;

    ——開展河網生態修復與水利調度技術集成與綜合示范研究,提高河網自凈能力,大幅削減武進港、直湖港和梁溪河三條河流的入湖營養負荷;

    ——開展湖灣及其湖濱帶生態修復技術與工程示范研究,逐步恢復湖泊自然生態係統的機構與功能;

    ——進一步開展水源地水質改善技術綜合集成與示范工程長效運行機制研究,確保供水安全;

    ——開展流域水污染綜合整治與環境功能分區管理實驗示范研究,形成太湖流域水污染控制總體方案和長效管理機制。(新華社記者  施勇峰  郭奔勝 淩軍輝 劉兆權 韓瑜慶 黃海波)

編輯:


新華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凡本網注明“來源:新華網”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新華社,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並注明“來源:新華網”。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新華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讚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係的,請在30日內進行。
聯係方式:新華網管理協調部 電話:010--630734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