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症監護室的淩晨戰“疫”
2020-02-13 19:08:44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關注頭條江西
圖集

    新華社南昌2月13日電(記者高皓亮 彭菁 萬象)淩晨,整個城市已經熟睡。

  南昌大學第一附屬醫院象湖院區隔離病房重症監護室,一群年輕人的戰“疫”正在打響,這裏燈火通明、不分晝夜,救治每時每刻都在進行。

  (一)

  距離零點還有半小時,南昌大學第一附屬醫院象湖院區隔離病房重症監護室外過道上,等待交接班的12名護士已到位。

  “你們年齡最大的多少歲?”

  七嘴八舌,有人打趣組長張筱,“是你吧,反正我比你小。”張筱無奈回答,“就是我,35歲。”

  “年齡最小的呢?”

  “李森,你多大?”“我1995年的。”“不對,還有更小的,魏晨陽1996年的。”

  他們的身後,一道臨時隔斷的門上,清楚寫著“潛在污染區”五個黑色大字。

  門的那邊,隨時接受全省各地轉運來的重症患者,救治不分晝夜。門的這邊,是一條狹長走廊,交接班前的防護工作在這裏進行。

  淩晨寂靜,走廊裏,撕開防護衣服包裝、衣料摩擦、開關櫃子的聲音格外清晰。

  距離0:00還有10分鐘,進來時穿著粉色、紅色等各色外套的醫護人員,已完成全副武裝,整個走廊滿眼皆白,只能靠防護服外大頭筆寫下的名字辨認。

  張筱拉開大門最先進去,後面一一跟著,對著記者握拳振臂,喊出一句句:“我進去了!”

  零點到來,走廊重歸安靜。

  (二)

  淩晨1點,大門從裏面被推開。

  門的那端,張筱和上一班護理組長朱卉剛剛完成交接。

  湯淩鵬第一個出來,看到記者明顯怔了一下。24歲的湯淩鵬是重症監護室的“老人”,醫院收治第一例確診病例時來到隔離病房,守在這裏已經半個月。

  “哪天印象最深刻?”

  “每天印象都很深刻,今天尤其深刻。”

  湯淩鵬護理的一個患者飯量下降,各種引導之後才發現,原來,這名患者擔心治療費用難以承擔。于是,湯淩鵬換班時專門看了免費救治政策,從頭到尾詳細講給他聽。“今天心情好多了,飯量也大了,症狀也變輕了。”

  也有第一次值班的“新人”,隔著半開的門,正在洗手的黃麗青對著記者比了一個勝利的手勢。

  重症監護室醫護人員來自全院多個專科ICU,來自心胸外科ICU的黃麗青第一次值班。5個小時前走進這道門時,“即便防護服密不透風,但總覺得到處漏風。”等走出這道門,黃麗青呼出長長一口氣,“我勝利啦!”

  太瘦,戴上口罩能遮住大半邊臉,22歲的徐文惠脫下防護服,把整個臉湊到照相機前嘿嘿一笑,“給你看看我的醜樣子。”滿是壓痕的臉上,笑容燦爛。醫院組建隔離病房,神經內科ICU護士徐文惠第一批報名,和父母順帶提了一句,擔心女兒身體的母親憂心忡忡。“她很驚訝,以為我這麼瘦不會被選上。”

  (三)

  淩晨2點,門再度被推開,34歲的卿城走了出來。

  4小時前,一位患者病情加重,由重症醫學科副主任曾振國、主治醫師卿城、護士長江榕組成的救治小組進入病房,為患者做體外膜肺氧合(ECMO)和深靜脈穿刺操作。正在病房裏評估新轉運來患者的重症醫學科主任錢克儉不放心,站在一旁盯著他們上機。

  “情況正在好轉,希望就在眼前。”曾振國患有過敏性鼻炎,持續進行4個多小時的緊張救治,鼻子罩在層層防護下,只能強忍著直到走出這道門,貼身穿著的襯衣已經全部濕透。

  “不會輕易放棄,有希望一定要堅持!”卿城説,在裏面時刻處于緊繃狀態,出來後才感覺到滿身疲憊。走廊盡頭有幾間臨時宿舍,淩晨做完操作的醫護人員,就在這裏休息。坐在床邊的卿城掏出手機,妻子白天發來視頻,才3個月大的孩子在屏幕那端笑了。

  淩晨4點,新的接班護士到來。在裏面已經4個小時的魏晨陽,要等完成交接,將近1個小時後才能出來。她説,自己是早上生的,那天是個大晴天,所以爺爺給自己取名晨陽。

  隔離病房外,新的一天到來,“晨陽”即將升起。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曉震
加載更多
重磅微視頻:人民戰“疫”
重磅微視頻:人民戰“疫”
【專題】戰“疫”!江西在行動
【專題】戰“疫”!江西在行動
重症監護室的淩晨“戰疫”
重症監護室的淩晨“戰疫”
上饒火車站:加強防控 迎接返程客流
上饒火車站:加強防控 迎接返程客流
01007029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5704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