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水中,永不消逝的“電波”
2020-07-24 18:21:34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關注頭條江西
圖集

  新華社南昌7月24日電(記者高皓亮 孫楠 姚子雲)“真的要感謝他們,當時情況緊急,如果打不通電話,我和孩子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徐鳳霞説。

  “必須得保證機房不斷電,整個鄉鎮的基站都要依靠機房輸出信號,通信斷了就麻煩了。”胡君説。

  在江西,一場來勢洶洶的洪水衝毀了部分地區的基礎設施,通信也存在斷聯風險,但江西省鄱陽縣凰崗鎮九井村産婦徐鳳霞與網絡部鄱南無線班組長胡君的心卻無形中連在了一起。

  “下大雨那幾天正好是我的預産期,眼看著雨越下越大,水越漲越高,天天擔心斷電,電話打不通。”徐鳳霞説,丈夫外出打工,平時自己在家,電話得隨時通著,以備不時之需。

  “大雨一下,覺就睡不安穩,早上6時得知凰崗鎮的通信中樞匯聚節點機房斷電了,暫時靠備用電池撐著。”某通信集團江西有限公司鄱陽縣分公司網絡部鄱南無線班組長胡君説,高壓線路泡水裏,短期內無法通電,而備用電池也只能堅持12個小時。

  事不宜遲,胡君和同事立刻帶上兩臺發電機趕往80公裏外的受災點。“當時路被淹了,車輛無法通行,我們就改乘小船,最後實在不行就走路。”胡君説,在主電機斷電11個小時、備用電池還剩最後1小時可供電量時,他們抬著發電機趕到了機房,將電及時通上,確保信號不斷。

  “當時是早上10時,我覺得有點陣痛,馬上電話聯係村幹部,他們及時趕到把我送去縣裏醫院,最後母子平安。”徐鳳霞抱著女兒説。

  汛情緊急,通信維護、搶修工作者不間斷地作業只為信號“永不消逝”,千千萬萬個電話可以及時聯通。截至7月22日8時,江西省累計停電基站45448站次,已恢復40090站次;累計退服基站16816個,已恢復15329站次;累計出動搶修人員51408人次,搶修車24953臺次。受災區域無鄉鎮級通信全阻,網絡運行平穩。

  同樣因擔心通信斷聯而心急如焚的還有今年56歲的肖輝,“電話接通的那一刻,兒子重重地喊了我一聲‘爸’。”肖輝説。

  肖輝家住江西省吉安市吉州區長樂村,兒女都在外打工,他和老伴兩個人在村裏生活。

  汛情期間,瀘水河環繞的長樂村迎來強降雨,進村的唯一一條路被水淹沒,村裏與外界溝通的通信基站重要線路出現故障,暫時靠第二路由維持與外界的聯係。

  但依靠第二路由並不穩妥。水勢迅猛,曲瀨基站的第二路由也存在失去信號的風險,整個村有可能變成“孤島”,裏面的人無法求助,外界無法及時救援。

  得知消息的肖輝十分擔心:“我們家地勢低,又靠近河邊,這次下雨漲大水,兒子每天打電話都問我跟老伴的情況,他的電話不能接不到。”

  情況緊急,搶修通信基站是當務之急。某通信集團江西有限公司吉安分公司城區網絡部有線班班長李鹍和同事們第一時間趕往曲瀨基站檢測搶修。

  “進入長樂村就一條路,當時已經被水淹沒了,搶修車無法進入。”李鹍説,只能借助汽車大燈和手電微弱的光,坐船進村,然後再步行上山,在樹林裏尋找斷點,“路黑雨急,光纜若不及時修好,村裏有可能變成‘信號孤島’,所以一點也不敢耽擱。”

  舉著手電筒一點點尋找、拿著檢測設備仔細地檢測,淩晨,李鹍和同事們終于在山上找到了故障點,是山上衝下來的腐木將光纜壓彎、電桿壓斷所致。

  問題找到了,搶修人員又開始馬不停蹄組織修復,車進不去就靠人工搬運,將光纜等材料運至斷點處,重新放纜200余米。

  5個多小時後,次日淩晨2點,光纜修復完成,基站通信網絡恢復正常,肖輝在每天的同一時間繼續接聽著兒子打來的問候電話。

  “電波”聯係的是人與人之間的挂念,永不消逝的“電波”讓愛不斷線。

+1
【糾錯】 責任編輯: 周淵渟
加載更多
安置點的美術課
安置點的美術課
江西彭澤:守護堤壩的應急“援兵”
江西彭澤:守護堤壩的應急“援兵”
汛期“孤島”守護者
汛期“孤島”守護者
千裏馳援 老兵“歸隊”
千裏馳援 老兵“歸隊”
01007029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282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