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九江:應急戰線上的防汛“新兵”
2020-07-27 19:10:46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關注頭條江西
圖集

  7月以來,受持續強降雨和上遊來水影響,修河、鄱陽湖、長江水位迅猛上漲,汛情形勢嚴峻。短短4天時間,江西省九江市防汛應急響應接連調整響應等級,直至提升到了最高級。九江市應急管理局迅速組織調集精幹力量充實綜合指揮協調。這群防汛“新兵”迅速投入工作,以一級戰鬥的狀態,以防汛指揮部為家,以沙發為床,勠力同心“戰洪魔”。

  扎根防指 最美生日禮物讓他喜出望外

  7月23日,對別人來説是再普通不過的一天,對于九江市防汛抗旱指揮部指揮協調組的馬劍來説卻美妙至極,因為那一天,他收到了31歲生日禮物。

  “早上8點多,我打了個電話給妻子,她説她和女兒要來看我。起初我以為她是在逗我玩,直到9點多,她們出現我面前,我心中有一種説不出來的激動和感動。”因為防汛,馬劍已經很久沒有見過妻子,為了給丈夫過生日,馬劍的妻子特意請了半天假,帶著10個月大的女兒早上5點起來趕班車。自從該市啟動防汛Ⅰ級應急響應後,為了及時處理突發狀況,馬劍便在市防指扎根。已經半個多月沒有見過妻子和女兒。

  記者在該市防指看到,辦公室裏的一個小沙發,就是馬劍的床。他每天忙著上傳下達汛情信息、印發相關文件等,早上7點要起床,淩晨2點才能睡,遇到突發情況則一天只能休息2個小時。因為每天都有很多綜合汛情需要整理匯報,只有把這些信息第一時間整理好,才能給領導最準確的防汛信息。為了不打擾他工作,馬劍的妻子經常是撥通了電話:“你不用説話,把手機放那,我就看看你就好。”

  堅守崗位 女兒的“告狀”讓他心情復雜

  “你的頭發已經長出了新高度啊!”原本就骨瘦如柴的況文建因為長時間沒理發,成了同事們見面時打招呼的話題。

  從原防震減災局轉隸到九江市應急管理局後,33歲的況文建就在防汛抗旱科工作,經過2019年整個汛期的防汛鍛煉,好學的他從一個防汛“門外漢”,變身成了同事們眼中的“行家裏手”。今年汛期,況文建一直堅守在自己的崗位上,分析水情、雨情,研判汛情。“防汛抗洪戰鬥是一場全風險管控、全要素調度、全力量調動的戰鬥,任何一條指令的發出都需要將氣象、水文、水利等部門的信息進行綜合,需要對已經採取的措施進行小結分析,對下步的戰術打法提出初步建議。”況文建告訴記者,作為指揮協調組一員,在面對洪澇災害時,快速迎戰、科學調度顯得尤為重要。

  為了不耽誤工作,他的一日三餐都是在辦公桌上解決。這樣就可以省下時間,更加密集地關注最新汛情變化。連續加班20多天的他已經吃了整整一大箱酸辣粉。因為長時間盯著電腦,他的眼中布滿血絲,實在累了就用眼藥水滴上幾滴。由于長時間在市防指,況文建無法抽出時間給女兒輔導習題,陪她遊戲,也無法陪伴有7個月身孕的妻子去醫院做産檢。當得知女兒因為長時間見不到爸爸而打電話向爺爺奶奶“告狀”説“爸爸不愛我了”時,況文建心情很復雜,但他相信,女兒長大後會理解他。

  不離戰場 家庭責任的缺位讓他心存愧疚

  “去年是小練,今年是大戰。”沈玉華被臨時抽調到市防汛指揮部辦公室已經是第二回了。進入防汛Ⅰ級響應後,市防指每天都要召開一次防汛會商會,對全市各地防汛救災工作進行研判調度,他每天要將來自不同方面數十份文字材料進行數據比對、匯總整理、分析綜合,並形成會議討論材料。最忙的時候,他幾乎是通宵戰鬥。

  7月12日,對于沈玉華來説是個特殊的日子,家人為他準備好了豐盛的慶生宴。然而當沈玉華處理好手裏的工作任務時,已經到了晚上11點。本想著能收個“早工”回家,但就在這時,沈玉華突然得到修河三角聯圩潰壩的消息,事關2萬余人生命財産安全,他跟隨九江市防指領導連夜趕赴潰壩現場,指導圩內群眾連夜緊急轉移安置。緊急轉移就是要與時間賽跑,當看到主要交叉路口上的車輛堵了近1公裏時,他十分焦急,當即來回穿梭在車流隊伍中,開展起了交通疏導工作。直到次日淩晨3時,經過反復排查,確認三角鄉2萬多名群眾全部撤離後,他才放下心來。當他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到家時,已是早上5點。

  啟動防汛應急響應後,沈玉華每天都是早上7點左右出門、淩晨2點回家。最初的幾天,他的妻子還等著他回家,而在沈玉華一遍遍“快了”“快了”的敷衍中,妻子也在等待中睡著了。後來,他的妻子索性就不問了。“每天早上出門的時候,兒子還沒起床。算下來,已經有半個月沒能和他好好説上一句完整的話了。”家庭責任的缺位讓沈玉華心存愧疚,唯有等汛情過去後再好好彌補。(通訊員程靜 陳芳)

+1
【糾錯】 責任編輯: 戴艷
加載更多
高溫“烤”驗下的堅守
高溫“烤”驗下的堅守
島鄉留守記
島鄉留守記
安置點的美術課
安置點的美術課
江西彭澤:守護堤壩的應急“援兵”
江西彭澤:守護堤壩的應急“援兵”
0100702900100000000000000111220311262915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