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表情包“包不住”真表情:透視網絡淺社交
2017-12-14 11:55:22 來源: 半月談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賤賤的、萌萌的,給你一個眼神,自己體會。啥也別説了,先來一打表情包!網絡社交日益頻繁的當下,無論中老年還是青少年,玩起表情包來都“溜”得飛起。表情包的流行,既是自我情緒釋放的重要通道,又是個體尋求文化認同的重要發聲器。當可視化表達與讀圖潮流風靡,手握表情包,是否意味著掌握了話語權?

  總有一款適合你

  從內容來看,表情包的更新換代十分迅速。但是,並非所有表情包都是快消品,就像一些網絡流行語被收入詞典而流傳下來一樣,表情包也能常用常新,甚至成為某個特殊事件或特定時刻的獨特紀念,引起廣泛的情緒共鳴。

  【懟“臺獨”“港獨”表情包】“帝吧出徵”“周子瑜事件”、香港中文大學“撕海報事件”……面對“臺獨”“港獨”的瘋狂叫囂,大陸網民一次次用“表情包大戰”勝利搶佔網絡輿論主導權。葫蘆娃配上“兄弟同心,其利斷金”,熊貓人配上“爸爸愛你”,兩只小黃雞配上“關愛智障的眼神”,對那些碎碎念的分裂言論,可謂一擊必殺。

  【達康書記表情包】2017年反腐正劇《人民的名義》熱播,一心奔走在GDP道路上的達康書記更是火得沒了邊兒。什麼“耿直boy”“背鍋俠”,連“我是誰的小可愛”這種賣萌梗都搭得毫無違和感。“寶寶心裏苦”“總有小人要害我”“達康書記的GDP我來守護”,達康書記表情包的亮點除了他那歐式雙眼皮、老戲骨的演技,還有職場的感慨唏噓和感同身受。

  【喪文化表情包】悲傷蛙、長了腿的鹹魚、馬男波傑克和鮑比希爾,這些常常出現在“鬥圖大戰”中的表情包,整體畫風都體現著黑色幽默。面對部分輿論義正詞嚴的批判,更多人願意相信“喪文化”背後其實是年輕人宣泄負面情緒的一種形式。喪不是喜的對立面,而是一種清醒和保守的樂觀。

  【蘑菇頭表情包】這大概是一段時期以來網絡社交中最活躍的表情包了。造型簡單直白,賤賤的氣質,放在什麼語境中好像都很實用。然而大多數人並不知道這麼魔性的表情包出自一個僅有12人的90後團隊“蚊子動漫”。用創立人吳武澤的話來説,一切都起始于自己的一個小習慣,“和朋友聊天時總喜歡在文字前後配上一個表情圖”。

  【萌娃表情包】很多人手機裏除了自家娃,存圖最多的就是韓國小男孩宋民國的表情包。臉跟個包子似的,表情是萌你一臉血的那種“激萌”,是成年人無法準確模擬的天真和細膩。吃喝拉撒、喜怒哀樂,這個萌娃讓一些父母意識到,為什麼不做一套自己孩子的表情包呢?相比于拍照時刻意的表情和造型,豈不是生動得多?

  表情包暗藏“多情”

  歷數2017年朋友圈裏的高頻表情包,“捂臉”絕對算一個。為什麼呢?無奈、不忍直視、累覺不愛……“社會、社會”,一個表情包,情緒都到位。細細品味,那些廣為流傳的表情包裏,都是“人情社會”的點滴感悟。

  《新聞知識》的相關研究認為,“表情包”這個詞最早出現在2008年左右,用來指代為了配合商業推廣需求而設計發布的一些形象表情。近些年,“表情包”依舊是商業行為的重要推手,卻也帶著草根氣息、人間煙火,走出了一條新路。2015年,《牛津詞典》頒布了年度熱詞,emoji笑哭的表情取代漢字成為最熱詞。

  “文字很多時候比較生硬,表情包卻比較生動。附帶一個貼近心境的表情包,總能很快地帶動聊天氣氛,緩解陌生和尷尬,減少歧義和誤解。”《視聽》雜志撰稿人、新媒體研究專家李赫説。

  善于用表情包的人,似乎總能更快地拉近與溝通對象之間的距離。擁有豐富表情包資源在某些網絡情境下被視為較高社交圈地位或網絡社交經驗豐富的一種標志。即使是不善言辭的人也可以利用表情包充分表達情感。

  隨著信息獲取渠道的多元和多媒體技術的發展,越來越多的網友開始自己動手制作表情包。因此,多樣化的元素開始融入其中。直接使用“原始截圖+配文”的方式,使得表情包作為傳播符號的工具輔助性、視覺審美性和經濟文化功能均顯著提升。

  如在前文所述懟“臺獨”“港獨”的幾次“表情包大戰”中,大陸網民的機智幽默撲面而來。甚至有一則兩岸網友“講和”的新聞,説的是原本劍拔弩張的兩岸網友“破冰”,契機就源于臺灣網友向大陸網友索要有趣的表情包資源。

  傳播學家紛紛點讚,認為事件中作為青年亞文化標志的表情包,形成了獨特的傳播符號,起到了很好的“消解”作用。畢竟,在這樣的事件中,激烈的抵抗和衝突是不明智的,而一味地忍讓和沉默又不是新時代愛國青年的風格。

  中國人隱晦含蓄的表達方式,使得很多意思單純用文字説不盡,或者不方便説盡,在不能當面察言觀色的情況下,表情包就大有用處了。你很生氣卻不能發火,那就來個憤怒的表情包;你想懟人卻發現直接懟有傷和氣,不懟又會憋出內傷,也請來一打表情包。

  媒體評論員傅踢踢説,一百個人眼中有一百個達康書記,能總結出一百種為人處世的經驗教訓,這也是為什麼人們喜歡用“達康書記”制作那種蘊含人情世故乃至人生真諦的表情包。

  表情包“包不住”真表情

  相比于中老年人多選擇熱烈喜慶的表情包,青少年使用的表情包往往帶有戲謔、嘲諷、調侃的意味。除了制作明星表情包,他們甚至不介意自己的“醜照”被當作表情包。這就是當下社交圈中流行的“黑”與“自黑”。這類表情包已不單單是一種情緒的宣泄,而是讓娛樂至死的時代多了一種解構嚴肅命題的方式。

  華東師范大學研究員董盈盈認為,要警惕“表情包熱”可能引發的短平快式的網絡“淺社交”、個體情緒的群體性集聚發酵、過度娛樂化和解構主義盛行等問題。個別網生代“憤青”“噴子”在玩表情包時,“只知底褲不知底線”地惡搞,並不利于健康網絡社交觀的建立。

  對于那些在現實社交場合畏首畏尾,卻在網絡社交中玩得不亦樂乎的人,還是需要一些提醒。日本學者曾提出“容器人”概念:現代人為了擺脫孤獨狀態,希望與他人接觸,但這種接觸只是一種容器外壁的碰撞,不能深入到對方的內部。因為他們互相都不希望對方深入自己的內心世界,于是保持一定距離變成了人際關係的最佳選擇。

  表情包作為一種“雙刃劍”,代表了部分人群對自我表達權利的突破與爭取。但這把劍並不能代表自己在現實人際交往中的合理發聲與有效溝通。換句話説,一次看似熱鬧的“鬥圖”狂歡、網絡暢聊並不能縮減人們心靈的距離。表情包再好,也代替不了你的真實表情。(作者:俞菀)

+1
【糾錯】 責任編輯: 郭潔宇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海軍三大艦隊40多艘艦艇東海同臺競技
海軍三大艦隊40多艘艦艇東海同臺競技
紅外相機記錄雪豹分食畫面
紅外相機記錄雪豹分食畫面
“自貢燈會”彩燈制作如火如荼
“自貢燈會”彩燈制作如火如荼
冬閒時節剪枝忙
冬閒時節剪枝忙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10211221105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