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在貪念中迷失自我 李青海嚴重違紀違法案剖析
2018-09-12 08:33:38 來源: 中國紀檢監察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在貪念中迷失自我

  ——吉林省洮南市政協原黨組副書記、副主席李青海嚴重違紀違法案剖析

  “聽到這些錄音,我就知道自己完了。”面對審查調查人員提取到的自己與他人訂立攻守同盟的證據,吉林省洮南市政協原黨組副書記、副主席李青海再也掩飾不住慌亂神色。心存的最後一絲僥幸破滅後,他對自己違紀違法問題供認不諱,成為又一個倒在了貪腐路上、警醒他人的“鮮活標本”。

  經查,李青海在任鎮賚縣五棵樹鎮黨委書記、鎮長期間,不僅嚴重違反黨的六大紀律,還涉嫌利用職務上的便利,非法佔有公款,涉嫌貪污犯罪;為他人謀取利益並收受財物,涉嫌受賄犯罪。貪污受賄金額高達2000余萬元。2018年6月,李青海被開除黨籍和公職,其涉嫌犯罪問題及所涉錢款被移送司法機關依法處理。

  “這些天來,痛定思痛,一直反思,究竟是什麼原因,讓自己付出了這麼沉重的人生代價?”剖析自己違紀違法的思想根源,李青海認為,是貪欲過重、漠視法紀、心存僥幸毀了自己,害了家庭。

  心理失衡使他心生貪念,義無反顧走向泥潭

  “30年前,我審別人;30年後,我被別人審,我怎麼也沒有想到自己會有這一天。”從“好同志”到“階下囚”,李青海的角色轉換似乎頗具戲劇性,然而聽了他講述自身成長經歷和思想轉變後,其身陷囹圄的結局就不令人驚奇了。

  1988年,畢業後考入鎮賚縣法院工作的李青海風華正茂,由于工作努力,很快就嶄露頭角,先後在鎮賚縣團縣委、縣委組織部、縣信訪辦、英華鄉政府任職。2001年,李青海調到五棵樹鎮任黨委副書記、鎮長。2003年7月,李青海提任鎮黨委書記、人大主席,此後直至2014年9月,他在鄉鎮一把手崗位上一共幹了11年2個月。

  “能任五棵樹鎮黨委書記,我滿懷感恩之心。我當時的想法就是把五棵樹鎮發展起來,不辜負黨組織的信任。”據李青海回憶,他剛任五棵樹鎮黨委書記的幾年,一心撲在工作上,能夠做到嚴格自律,拒收賄賂,有人稱他是“為理想而奮鬥的人”。然而,隨著鎮經濟快速發展,各方面條件改善,李青海飄飄然起來。“我當時錯誤地認為五棵樹鎮的發展,完全是自己努力的結果。”

  隨著恭維他的人逐漸增多,李青海居功自傲、虛榮心開始膨脹。在他看來,自己有了一定的社會地位,而有了身份和地位,在與別人交往中就不能太寒酸。“在參加紅白喜事時,別人一般都拿200元,自己是黨委書記,明顯拿不出手。有的場合得掏個500、800的。”當時,李青海的工資並不高,經濟上變得很拮據。而且在交際應酬中,特別是接觸一些求他辦事的商人後,他發覺自己在物質享受上並非高人一等。“在很多場合看到別人拿的手機、開的車子,明顯趕不上人家。也有人對我説:你是鎮黨委書記,還拿這樣舊的手機,多沒面子。”自覺有身份、有地位的李青海,誤認為自己擁有的財富與身份地位不相匹配時,心理開始失衡,“我覺得要融入社會就需要錢,靠自己的工資根本做不到。”貪念不可控制地在李青海心中悄然萌芽。

  當滋生的貪念與失去有效監督的權力挂起鉤來,一切財富似乎變得唾手可得時,李青海逐漸迷失自我,貪欲的門慢慢地打開了。李青海如同一只鑽進了油壇的碩鼠,在金線編織的幻境中變得麻木,當他覺醒時已然深陷泥淖、無法脫身。

  心存僥幸使他漠視法紀,把職權作為瘋狂斂財的工具

  據李青海交代,他第一次收錢,是幫同學辦事,事後收下的感謝費雖然不多,卻恰好解了他的“燃眉之急”。隨著手中權力增大,求他辦事的人越來越多。李青海認為,有能力幫別人是交朋友的一個方式,別人對他的“感謝”,也能滿足自己所需。因為有了這種想法,他從收受到索取,由小額到巨款,貪欲如衝開閘口的洪水,想收也收不住了。經查,2007年12月至2014年9月,李青海利用職務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並非法收受錢款280余萬元。

  李青海在談及自己違紀違法心態時説,對自己的行為已經嚴重違紀違法也心知肚明,但當時貪婪和僥幸已經在心裏佔了上風,完全將黨紀國法拋諸腦後。正如他在懺悔書中自諷,在法院工作時,取得的法律專業研究生證書,是為了職務升遷增添含金量混來的文憑,學過法但只是作為晉升之用,在工作中依然是個“法盲”。而且在他看來,很多事都是私下的,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只要對方不説誰也不會知道。

  李青海交代:“我在這個位置上,錢來得太容易。我當時已經不滿足小打小鬧,希望得到更多的錢。”長期擔任鎮黨委一把手,李青海把五棵樹鎮當成了自己的“後花園”,重大決策、重大項目安排、大額資金使用基本由其個人決定,有項目必定雁過拔毛,沒項目創造項目也要貪,其斂財方式簡單粗暴,可以用“瘋狂”來形容。

  2005年11月至2014年6月,李青海利用職務便利,通過虛列工程項目,簽訂虛假工程合同,以虛開發票入賬核銷方式,套取項目資金700余萬元;2009年8月至2013年6月,李青海以承包鎮集體耕地承包戶的名義,申報良種補貼,並將部分承包戶的良種補貼款截留,共計60余萬元;2006年至2017年,李青海通過冒名頂替虛報耕地的方式,套取國家糧食補貼款300余萬元。10多年的時間裏,李青海利用職務之便,非法佔有公款31筆,共計人民幣1100余萬元。

  看到商人借助自己的權力掙到了錢,李青海羨慕之余打起了自己做生意的主意。他知道黨員領導幹部不能經商辦企業,于是2011年3月,以親屬名義登記注冊了鎮賚縣五棵樹廣播電視站,由他實際出資運營,至2018年1月,共收取收視費用570余萬元。

  正風反腐令他如驚弓之鳥,雖百般掩飾卻終究難逃法網

  再美的夢也終究是夢,一定會有醒來的那一刻。黨的十八大以來,在正風反腐高壓態勢下,一起起案例公開曝光,一只只蛀蟲被清除出幹部隊伍,在社會上引起強烈震動,使李青海從自己的酣夢中驚醒了過來。

  被驚醒的李青海發現,多年來聚斂的不義之財就像套在他脖子上的繩索,收縮得越來越緊,勒得他喘不過氣來。李青海接受審查調查後坦承,面對越來越多的錢,不僅沒有高興和滿足感,反而隨著時間推移越來越害怕。

  李青海明白自己早晚要調離五棵樹鎮,那塊為了套取國家糧食補貼虛報的土地和已被其佔有的糧食補貼款成了他的心病。為了掩飾自己的違法行為,2014年6月,李青海指使他人篡改了該鎮黨委會會議記錄,並與他人訂立攻守同盟。之後,他急切想換一下工作環境,把已經實施的違法犯罪行為像翻書一樣翻過去。不久後,他如願以償地調離五棵樹鎮,到洮南市任副市長,但恐懼如影隨形,一直高興不起來。2015年1月至2018年2月,他在填報《領導幹部個人有關事項報告》時,故意隱瞞了其實際持有的房産,而且一有風吹草動便如驚弓之鳥。

  “天網恢恢,疏而不漏。行貪腐之舉,必有事發時。”這句寫在李青海懺悔書中的話,是他對自己難逃黨紀國法懲處的預感。而這個預感在2018年2月26日這一天成為了現實。李青海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白城市紀委監委審查調查。他在懺悔書中寫道,“這是一個我人生悲喜交加的日子。如果説悲的話,是因為我將自此失去自由,離開溫暖的家庭;如果説喜的話,是因為終于停止了一切違法行為,放下了一直背負的心理包袱。”(孫鋼)

+1
【糾錯】 責任編輯: 楊婷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收獲海鹽
收獲海鹽
懸崖絕壁攀岩熱
懸崖絕壁攀岩熱
戰鷹呼嘯 博弈長空
戰鷹呼嘯 博弈長空
杭州古村夜晚璀璨奪目
杭州古村夜晚璀璨奪目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997011234160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