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新春走基層】大興安嶺南麓的春天之一:王老五告別“酸菜年”
2020-01-24 15:06:46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哈爾濱1月24日電 題:大興安嶺南麓的春天之一:王老五告別“酸菜年”

  鄒大鵬、劉赫垚、唐鐵富

  一碗豬肉燉酸菜,一盤酸菜餡餃子,脫貧戶王會雙再也不想吃這樣的年夜飯了。

  53歲的王會雙在家排行第五,人稱“王老五”。在黑龍江省林甸縣朝陽村,王會雙是遠近聞名的孝子,多年盡心伺候癱瘓在炕的老娘。

  “俺娘饞肉了,年夜飯卻只買得起一斤肉,用酸菜燉了給她挑出來吃!”提起4年前的那個春節,王老五用粗糙的大手抹了抹眼角。

  地處大興安嶺南麓的林甸縣是國家級貧困縣,雖地處松嫩平原,但多是沼澤、草甸和鹽鹼地。家裏只有1坰多旱田,老娘離不開人,分家另過的兄弟們也窮得叮當響,空有一身好力氣的王老五只能捱著苦日子。

  走進王老五家的土坯房,扶貧幹部魏建華有點看不下去:“咋能窮成這樣呢?年輕力壯的幹點啥活都行啊!”他幫著聯係了村附近的大型養殖場,安排王老五去打零工,沒想到被硬生生地撅了回來:“家裏沒人照顧,俺娘咋整啊!”

  也是,幫扶不能戧著來,得考慮貧困戶的實際困難。魏建華開始琢磨,不出家門能幹點啥呢?國家扶貧政策這麼好,不用好就白瞎了。

  “買了700多只雞苗養溜達雞,那滿眼都是奔跑的人民幣!”老魏幫著申請的5萬元免擔保扶貧貸款到手後,王老五蓋雞舍、買飼料,準備大幹一場。

  民諺説,家有千萬,帶毛不算。眼看著小雞一天天長大,王老五滿心歡喜,卻沒想到秋天的一場雞瘟讓他徹底蔫了:“全軍覆沒,一只沒剩。”

  之前鄰居家養的雞病死,咬牙硬挺的他還暗暗祈禱,期望命運能眷顧一下自己。“咱也搞防疫了,這命運也太不公道了。”拉著死雞去深埋的路上,這個剛強的漢子眼淚嘩嘩直流。

  咋翻身?看著滿嘴起泡的王老五,魏建華心如火燒——不能趴下,還得幹!一次次來家裏聊天,老魏發現老五有蒸粘豆包的好手藝:“你就敞開幹,我給你當推銷員,一定把賠的錢賺回來。”

  淩晨一點多,天上的星星還在睡覺,王老五已經開始淘黃米發面。這是個力氣活,粘豆包好不好吃主要看和面是否筋道、有嚼勁。這也是個技術活,炕上溫度掌握不好發面容易酸。燒鍋、上蒸屜、室外凍……王會雙要忙到晚上7點多才能上炕歇著。

  2018年,王老五用一個多月的時間就賺了5000多元。“我的微信朋友圈天天賣豆包,還找了縣裏一些餐飲企業和單位食堂,銷路一下子就打開了。”魏建華一度把豆包賣到了深圳。

  跨進王會雙家新建的加工作坊,地上整齊地擺放著一盒盒待發運的小包裝禮盒,碩大的“王老五”品牌字樣清晰可見。“老魏幫俺接了三相電源、買了新蒸鍋和包裝機,去年用了1萬斤黃米,今年準備幹到2萬斤。”王會雙説,自己記不清做了多少個豆包,但脫貧的大賬卻算得清楚。

  吃不到苦,就嘗不出甜。王老五的日子越過越有滋味,同樣孝順勤快的陳淑英看準了他憨厚和肯幹的奮鬥勁兒,兩人經人介紹成了一對兒,脫貧和“脫單”雙雙完成。

  今年春節的年夜飯,王老五家準備了6個菜,肘子、魚、小雞和肉凍子透著香味,黃瓜、蒜薹等青菜也上了飯桌,再也不用上頓酸菜、下頓酸菜了。

  在林甸縣,許多像王老五一樣的脫貧戶,告別了“酸菜年”。自1994年被確定為國家級貧困縣、2011年被確定為大興安嶺南麓片區扶貧開發重點縣以來,當地幹群“越是艱險越向前”,目前全縣48個貧困村全部出列,脫貧退出貧困戶3563戶7432人,未脫貧戶700戶1507人,貧困發生率為0.73%。

  “窮了這麼多年,得趁著熱乎勁好好幹,不蒸豆包也要爭口氣。”窗外積雪皚皚,炕頭熱得發燙,王老五和老魏商量起“搗蛋部隊”計劃,準備節後把更多貧困戶的笨雞蛋賣到城裏。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頔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大連:花燈扮靚金石灘
大連:花燈扮靚金石灘
守好鐵路線 春運保平安
守好鐵路線 春運保平安
“00後”乘務員的首個春運
“00後”乘務員的首個春運
“清高宗乾隆皇帝展”亮相鄭州
“清高宗乾隆皇帝展”亮相鄭州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76811254996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