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新春走基層】寒冬裏,“沙漠玫瑰”猶自綻放
2020-01-29 19:20:51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烏魯木齊1月29日電(記者顧煜、丁磊)“2581線的5910電瓶需要換一下。”電臺裏一陣急促的呼叫聲,打破了塔克拉瑪幹沙漠腹地的沉寂。周福香匆匆記下,騎上摩托,一路顛簸著駛向沙漠深處……

  今年春節周福香沒回家,而是留在沙漠裏。33歲的她是東方地球物理勘探有限責任公司塔裏木物探處2113隊的一名查線工,來自雲南楚雄彝族自治州姚安縣。隨丈夫董學光一起到新疆四年,在荒蠻的沙漠裏,工友們親切地稱她為“沙漠玫瑰”。

  雖然個頭不高,在南方的碧水青山間長大,但周福香每天要巡查近70平方公裏,與丈夫一起,負責排查維護190道檢波器,扛電瓶,背電纜,穿行在寸草不生的“死亡之海”。

(新春走基層·圖文互動)(3)寒冬裏,“沙漠玫瑰”猶自綻放

  遇到沙漠摩托無法到達的不正常樁號點位,查線工周福香只有背著電纜徒步前行(1月15日攝)。 新華社記者 丁磊 攝

  從剛開始不會騎摩托,到每天疾馳在浩瀚的沙海裏,周福香的付出遠勝常人。因為暴露在無遮無攔的荒漠裏,在烈日、風沙的侵蝕下,白皙的臉龐變成古銅色。

  搭設在沙包間的一頂小帳篷就是夫婦倆的“家”。家當很少,幾床厚厚的被褥,兩副碗筷,最貴重的就是一部電臺。

(新春走基層·圖文互動)(8)寒冬裏,“沙漠玫瑰”猶自綻放

  查線工周福香背起電纜徒步前往摩托車無法到達的不正常樁號點位(1月15日攝)。 新華社記者 丁磊 攝

  常年的查線工作,使周福香養成了時刻豎著耳朵聽電臺的習慣,“都成條件反射了。”周福香説,為保證持續採集地下情況,兩人始終得有一人聽電臺,以便及時排除故障。不管幾點,一接到命令,夫婦倆都會立即外出查線。

  初到沙漠,周福香除了興奮,還有很多不適應,現在則習慣了如影相隨的寂寞和單調。遠離保障基地,周福香説,“我現在最大的心願就是吃上水果。”

(新春走基層·圖文互動)(7)寒冬裏,“沙漠玫瑰”猶自綻放

  丈夫董學光(左)托工友從100公裏外為妻子買來橘子,讓周福香開心不已(1月15日攝)。 新華社記者 丁磊 攝

  由于工期緊張,2113隊的隊員們將一直工作到今年4月風季來臨前才能撤離。過年無法與家人團聚,周福香最想念家中的兩個孩子。

  周福香把手機屏保設置為兩個孩子的合影。想孩子的時候,她會拿起手機撫摸照片,想象著與孩子共處的光景。“每年超過10個月不在家,一打電話孩子就哭著要媽媽。”提起孩子,周福香淚水滑落,衝刷著臉上的沙粒,“為了我們的小家,也為了國家,再苦也值了。”

(新春走基層·圖文互動)(6)寒冬裏,“沙漠玫瑰”猶自綻放

  晚上在帳篷中,查線工周福香翻看手機中孩子的照片(1月15日攝)。 新華社記者 丁磊 攝

  與周福香一樣,同樣來自雲南楚雄彝族自治州測線女工周國燕和丈夫杞朝全,與沙漠戈壁為伴也有了四年,“和孩子見面的天數,一只手都能數過來。”

  周國燕和丈夫每天要徒步完成320個點位的定點工作,點位全長16公裏,但他們每天走的路遠超這個數字。周國燕説,“沙漠裏走路比平地費勁多了,沙丘還多,一天大大小小要爬30多個沙丘。”

  為了減少負重,出工時他們只帶上一點點食物和水,輕裝翻過一個又一個沙丘,力爭在天氣好的時候多完成一些測量任務。“就怕遇到風沙,我們插下的小旗子就會被風沙淹沒。”每天,周國燕都祈禱不要刮風,“早點完成任務,我們就能早點回家陪陪孩子。”

(新春走基層·圖文互動)(14)寒冬裏,“沙漠玫瑰”猶自綻放

  測量工周國燕(左)和丈夫杞朝全(右)及工友在進行測量作業(1月13日攝)。他們每天測量任務16公裏,但實際行走距離遠遠超出這個數字。 新華社記者 丁磊 攝

  漫漫黃沙間,身著紅色工裝的女巡線工讓寒冬多了些暖意。在石油開採領域,物理勘探是開路先鋒。2113隊共有60多名女工,與周福香一樣,在嚴酷的環境中,她們以女性特有的柔韌堅守沙漠、堅守崗位,猶如朵朵綻放的玫瑰,裝點著“死亡之海”。

+1
【糾錯】 責任編輯: 吳咏玲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空中通道”援漢忙
“空中通道”援漢忙
新疆首批醫療隊馳援湖北
新疆首批醫療隊馳援湖北
鏡頭下的一線醫護人員
鏡頭下的一線醫護人員
甘肅首批醫療救治隊馳援湖北
甘肅首批醫療救治隊馳援湖北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5109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