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最美面罩姐姐”武漢協和醫院感染科護士喻銀燕:“往前衝,這是我的天職”
2020-02-09 14:37:38 來源: 經濟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武漢協和醫院感染科護士喻銀燕正在工作。(武漢協和醫院供圖)

  近日,武漢協和醫院感染科護士喻銀燕的一張工作照在網絡上廣為流傳。照片中的她低頭凝視,眉頭緊蹙,汗水蒸發又凝結成水珠布滿防護面罩、挂在眼睫毛上。網友們親切地稱她為“最美面罩姐姐”。

  “當時我應該是在給病人抽血,同事拍照的時候我一點兒也沒察覺。”喻銀燕告訴記者,由于醫用防護服密不透風,工作時間長了面罩就會凝起水汽,身上的衣服也會被汗液浸透,“出汗多也不敢多喝水,怕上廁所會耽誤工作。我們人手緊張,一定要把時間百分之百地用在治療患者上”。

  新冠肺炎疫情暴發初期,喻銀燕所在的發熱門診僅有十幾名醫護人員,每天需要接診四五百名患者。隨著各地醫療支援隊伍陸續抵達武漢,現在門診部醫護人員的人數翻了一倍,但隨著疫情不斷蔓延,前來就診的患者數量也在持續增長,目前日均就診人數超過800人。

  喻銀燕投入疫情防控一線工作已有月余。2019年12月31日,在家輪休的喻銀燕接到電話,通知她當晚須趕到醫院發熱門診上夜班。通話中對方語氣急促,來不及多想,喻銀燕簡單與家人交代了幾句便匆匆趕往醫院,成為此次疫情防控阻擊戰第一批“衝鋒者”之一。

  當晚,來發熱門診看病的患者人數遠超平常,淩晨1點左右,患者在走廊裏排起了長隊。作為夜間值班護士,喻銀燕要負責幫病人分診、量體溫、驗血、遞送檢驗樣本、配藥輸液,還要安撫病人因排隊時間長而産生的煩躁情緒。

  “從那晚開始,我們的工作節奏就像按下了快進鍵。”喻銀燕告訴記者,上完第一晚夜班後,她便開始發燒,雙眼紅腫,極度乏力,肺部CT檢查顯示其肺部有炎症反應。經過5天臥床休養和抗生素治療,喻銀燕病情好轉,便立即回到工作崗位。“每多一個醫護人員,患者就多一份支持、多一份希望。”

  今年1月7日,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被初步判定為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前來就診的患者人數大幅度增長。有些患者在疾病恐慌和排隊焦慮的雙重壓力下情緒爆發,為了平復患者的心情,喻銀燕和同事開始挨個對患者進行疾病科普。“講到後面嗓子都是啞的,有些患者看我們太辛苦,就主動幫我們開展科普工作。”喻銀燕説。

  面對來勢洶洶的疫情,喻銀燕説她和同事一工作就是12個小時,“根本沒有時間去害怕”。“護士工作很辛苦,平時我們常開玩笑要‘辭職保命’,但真遇到了緊急情況,沒有一個醫護人員退縮,甚至連一句抱怨的話都不曾聽到過。我們就像‘敢死隊’一樣往前衝,既來之則戰之,腦海裏只有‘治病救人’4個字,這是我們從醫者的天職”。

  為了全身心地投入工作,喻銀燕早早將兒子托付給了親戚照顧,丈夫也給了她很大的支持。“他又當保姆又當司機,家庭裏裏外外全包了,我只要負責工作和休息。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兒子,平時在身邊時老批評他,這一下幾十天見不到,心裏怪想他的。”喻銀燕笑著説。

  從2004年進院,喻銀燕已經在護士崗位工作了16年。“如果説以前我們是忙得一分鐘都不能停,現在則是忙得一秒鐘也不能停。看到病人、網友、愛心人士對我們的關心和理解,我覺得再累也值得。”

  喻銀燕回憶説,有一天上班時,她所在的發熱門診收到一份匿名的關懷——快遞小哥送來的一籃水果。當他們準備退回買家時,快遞員卻告知“聯係不上對方,無法退回”。喻銀燕猜測,這可能是某位患者看到醫護人員如此辛苦而默默送來的。一籃水果,讓整個科室幾十人備感溫暖、充滿力量。(記者 曾詩陽)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佳寧
“最美面罩姐姐”武漢協和醫院感染科護士喻銀燕:“往前衝,這是我的天職”-新華網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992111255498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