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停課不停學”不是逼教師學網紅
2020-02-14 08:59:21 來源: 光明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停課不停學”工作牽動整個社會。相比起學生們來説,困擾更大的還是家長和教師。如何適應、掌控這種教育新樣態,是擺在所有教師面前的大問題。

  比如在媒體的報道中,有位教師,也許還承擔了學校管理工作,面對各種各樣的線上要求,直言:“我現在每天抱個手機這個群那個群裏跳來蹦去,分不清上班下班。”又如有位教師,深感“上網課的尷尬”,感慨:“明明是老師,非要逼著人去做主播。我只想做一個普普通通的人,心累。”

  當前,疫情防控仍處在膠著期,學生停課不停學,教師停課不停教,這是大勢,也是大局。但是居家學習期間學生怎麼學,教師怎麼教,卻也還是有規律可循,有道理可講。

  在經歷了一段時間的自由探索之後,教育部近日對“停課不停學”進行了一係列解釋和規范。2月12日,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新聞發布會上,教育部相關負責人表示,教育部不提倡、不鼓勵、不希望、不建議各高校在疫情期間要求每一位老師都制作直播課,“教育部推出22個線上課程平臺,2.4萬門課程,經過精心組織、精心培育、精心遴選,有質量保障”。同日,教育部辦公廳、工業和信息化部辦公廳聯合印發《關于中小學延期開學期間“停課不停學”有關工作安排的通知》,指出,“要防止以居家學習完全代替學校課堂教學”“各地要結合本地學習資源,統籌安排,針對不同情況,實事求是,避免‘一刀切’,特別要防止各地各校不顧條件都組織教師錄課,增加教師不必要的負擔”。

  教育部意思已經很明確,無論大學還是中小學,都不硬性要求教師錄播課程。換言之,“停課不停學”不是要逼教師做主播,更不是逼教師當“網紅”。可是不做主播,不當“網紅”,當下,教師該做什麼呢?教師應該扮演什麼樣的角色呢?

  首先,教師應該扮演好“導師”的角色。大學裏有研究生導師、博士生導師,導師制度主要不是給入門的學生教課,而是讓學生跟隨導師學習,在導師的指導下進行自學,導師提供指導、答疑,並主要在非課堂的溝通中樹立榜樣,激發問題,組織研究。許多導師不僅從智育方面,而且在德育方面甚至個人生活、家庭生活等多方面給予關心和幫助,扮演亦師亦父母的角色。做好“導師”就要求教師從個體差異方面要更多地了解每一個學生,根據每一個學生的特點給予差別化的指導,實現因材施教。居家學習缺乏師生共同在場的感染,教師只有像導師一樣,像教練一樣,給予每個學生個別化的指導和幫助,教育才能實現,教育才能有效。

  其次,教師應該扮演好“導購”的角色。北京師范大學陳麗教授等認為“互聯網+教育”的本質是聯通主義,萬物互聯,信息海量,而其難點也正是如何從海量的信息和課程中選擇自己合適的內容。居家學習盡管不只是線上學習,但是無論如何也不應該更回避不了線上學習。當數十個平臺、數萬門課程推送到學生面前,一名出色的教師,其優勢不僅僅在于充分了解這些資源和內容,更在于了解學生的特點、需求,以及未來發展的可能方向,甚至要比學生本人還要了解。這樣的優勢,足夠讓教師做好一個“導購”的角色,在海量、可選的線上教學中指導學生做好內容選擇,最大限度地提高教育的效度。

  最後,教師應該扮演好“學伴”的角色。居家學習最大的缺點是缺乏師生在場的那種切磋琢磨,這也是為什麼教育部明確提出“要防止以居家學習完全代替學校課堂教學”的原因之一。在缺乏學友和同伴的情況下,教師應該轉變角色,成為學生身邊可以信賴的“學伴”,一種遠程在線,但時刻在場的智慧“學伴”。當學生有感想時,當學生有疑慮時,當學生有情緒時,老師能夠成為學生隨時傾訴、分享或者求助的可信賴對象。如此,教師就不僅僅是在教書,更是在育人了。

  特殊時期特殊的教育形態,對教師的“導”和“伴”的功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而誰又能説,這種形態和這種要求,只是暫時的呢。(作者:羅容海,係北京師范大學繼續教育與教師培訓學院教師,“國培計劃”中小學骨幹教師培訓項目執行辦公室副主任)

+1
【糾錯】 責任編輯: 徐可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武漢必勝!
武漢必勝!
中國南極考察隊拜訪巴西費拉茲站
中國南極考察隊拜訪巴西費拉茲站
武漢:停擺的列車
武漢:停擺的列車
北京節後復工首日見聞
北京節後復工首日見聞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76411255720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