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專訪:“西方缺失”是困擾美歐關係的症結——訪波恩大學全球研究中心主任辜學武
2020-02-16 11:40:17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德國慕尼黑2月15日電 專訪:“西方缺失”是困擾美歐關係的症結——訪波恩大學全球研究中心主任辜學武

  新華社記者沈忠浩 嚴鋒

  第56屆慕尼黑安全會議(慕安會)14日至16日在德國慕尼黑舉行,會議主題“西方缺失”意在探討西方影響力的衰退及其後果。德國波恩大學全球研究中心主任辜學武在接受新華社記者專訪時説,“西方缺失”是慕安會對當前西方陣營一針見血的判斷,道出了困擾美歐關係的症結。

  按照會議主辦方的説法,“西方缺失”是指一種被廣泛感受到的不安,這種不安源于“西方”持久目標的不確定性和“西方”共同立場的缺失。在辜學武看來,“西方缺失”反映在“三個喪失”,即美歐喪失主導全球事務的影響力,喪失彼此信任,喪失彼此團結。

  “其根源是美國的焦慮,尤其是對中國崛起和對俄羅斯重新強硬起來的焦慮。”辜學武指出,正是這種焦慮將美國推向了排外、單邊主義和保護主義,而這又恰恰與歐洲奉行的寬容、多邊和開放格格不入。“美國跨黨派政治精英和民眾的集體焦慮是‘西方缺失’的主要原因。”

  辜學武認為,“西方缺失”正從三方面衝擊全球秩序:一是衝擊二戰後建立起的國際秩序;二是導致全球外交從多邊主義轉向單邊主義和雙邊主義;三是全球實力真空地帶日益增多,局部衝突對世界格局的影響日益突出。

  “在美國現任總統特朗普領導下,西方很難制定統一的戰略。”辜學武説,西方內部的主要矛盾在于本屆美國政府奉行“美國優先”戰略。該戰略讓美歐關係實際上處于破裂邊緣。

  辜學武認為,除非歐洲將自身利益服從于美國利益,甘當美國的“小夥伴”,否則美歐分道揚鑣難以避免。

  而在本屆慕安會上,法國總統馬克龍表態稱,“我們不能做美國的‘小夥伴’”。他指出,歐洲有時候需要獨立于華盛頓行動。

  辜學武對記者説,以東西方兩分法來分析世界格局並不符合當前的基本事實,因為沒有所謂統一的西方和統一的東方。

  他認為,2020年美國大選結果能否從實質上改變“美國優先”的單邊主義道路將影響全球格局。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樵蘇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街頭抗“疫”的青春力量
街頭抗“疫”的青春力量
合肥:風雪夜嚴把防疫關
合肥:風雪夜嚴把防疫關
重慶:火鍋外賣受青睞
重慶:火鍋外賣受青睞
武漢必勝!
武漢必勝!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57011255818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