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匯聚武漢保衛戰的新銳力量
2020-02-17 14:55:45 來源: 解放軍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匯聚武漢保衛戰的新銳力量

  ——軍隊支援湖北醫療隊文職人員奮戰疫情防控一線紀實

  ■解放軍報記者 陳國全 王通化 高立英 孫興維

▲刊于《解放軍報》2020年2月17日頭版、03版

  ▲火神山醫院重症醫學一科護士曾輝(右)與曹靜靜(左)交流重症患者護理注意事項。她們都是文職人員,也是軍隊首批支援湖北醫療隊隊員。中國軍網記者 高輝 攝

  每天深夜,趙春光都要往返于醫院和住地。進駐火神山醫院第一天,趙春光就主動要求到重症監護室值夜班。身為軍隊支援湖北醫療隊為數不多的傳染科男護士,他還有另外一個身份:文職人員。

  2018年,全軍首次面向社會公開招考文職人員。趙春光如願加入空軍軍醫大學文職人員隊伍,穿上了嶄新的“孔雀藍”制服。2019年,作為改革強軍的新銳力量,文職人員首次亮相閱兵場。那一天,他昂首闊步走過天安門廣場。2020年,文職人員首次大規模參加非戰爭軍事行動。除夕,趙春光隨隊出徵。

  3年時間,3次人生重大經歷。趙春光既平凡又閃光的履歷,是我軍文職人員隊伍成長壯大的縮影。

  武漢大集結,由4000余名軍隊醫護人員組成的戰“疫”突擊隊中,不僅有現役軍人當先鋒、打頭陣,還有1200余名文職人員扛重擔、打硬仗。

  這裏是戰場——他們,以人民子弟兵的名義夜以繼日奮戰。

  這裏是前線——他們,在這裏匯聚武漢保衛戰的新銳力量。

  這是一場生命保衛戰,行動是他們最好的回答

  在這個不同尋常的春節,神州大地很多人每天早晨醒來的第一件事,就是拿出手機查看通報的疫情病例數據。

  武漢告急!湖北告急!除夕那天,3支軍隊醫療隊星夜馳援,曾在湖北讀大學的趙春光隨隊出徵。抵達一線後,他與護理專業的大學同學以特別的方式重逢相聚,並肩作戰。

  疫情面前,1200余名文職人員是向前衝鋒的無畏“戰士”。他們中間,有的是現役軍人轉改的文職人員,有的是面向社會公開招考的業務骨幹。

  在火神山醫院重症監護室,趙春光和5名戰友一個班次需要護理近50名重症患者。除觀察記錄患者生命體徵、處理醫囑、分藥換藥、聯係協調外,他們還承擔患者早上的抽血送檢、採集核酸檢測咽拭子,幾乎沒有片刻停歇。

  與趙春光一樣,28歲的程虎也是國慶70周年閱兵文職人員方陣中的一員。

  2019年初,他主動遞交申請,由現役軍人轉改為文職人員,成為中部戰區總醫院一名醫師。

  戎裝雖換,初心不變。“到一線去,到病人最需要的地方去!”大年三十,程虎放棄休假,到發熱門診值班。他的妻子是名護士,在老家參加疫情防控任務,剛滿周歲的孩子只能交給父母照看,夫妻倆分隔兩地共同抗疫。

  這是一場生命保衛戰,行動是他們最好的回答。

  “練兵千日,不就是為了有朝一日上戰場嗎?”從西安馳援武漢,對于湖北姑娘張熠來説,不是“逆行”,而是“回家”。

  張熠的抗疫陣地是醫院“紅區”。為防止感染,每次上下班,她和同事嚴格按工作流程,相互檢查防護裝備穿戴,提醒做好每一個清洗環節。

  身著防護服、手戴3層手套,加上護目鏡容易起霧,給30多個病人扎留置針是對張熠最大的挑戰。每一次她都耐心地觸摸病人血管走向……每次查房時,她都輕聲用家鄉話對重症患者説:“我隨叫隨到,請放心!”

  這場特殊的戰鬥,到處都有默默奉獻的無名英雄——

  採集核酸檢測咽拭子樣本,進行新冠病毒核酸檢測,是病例確診的關鍵一環,也是感染病毒風險較高的環節。34歲的趙冰紅主動承擔起這項工作。

  趙冰紅是中部戰區總醫院檢驗科的一名文職人員。近一個月來,趙冰紅和同事最多時一天要完成100份以上檢測任務,平均每天工作時間超過14小時。

  大年三十早上,接到出徵武漢的通知時,劉麗正在機場準備前往海南休假,與全家人團聚過年。作為2006年軍隊招收的非現役文職人員,劉麗二話沒説就趕回醫院。

  在重症監護室工作6天後,媒體捕捉到了她臉上因長時間佩戴醫用口罩和護目鏡留下的深深勒痕。對比她出發時的照片,網友稱這是“疫期最感動的一組圖”。

  不只是劉麗,幾乎每名在戰“疫”一線的醫護人員,都有這樣一張“網紅臉”。那一道道深深的勒痕,是他們奮鬥的印記,更是白衣戰士的最美勳章!

  衝在一線,站在前沿,他們帶來信心和希望

  一個由40名醫療骨幹組成的“黨員突擊隊”,文職人員就有24人!

  這是中部戰區總醫院文職人員給出的“答卷”。

  在軍隊支援湖北醫療隊到來的3天前,駐地在武漢的中部戰區總醫院派出“黨員突擊隊”,火速支援武漢市肺科醫院,負責重症監護室一個病區救治工作。

  武漢市肺科醫院是武漢市兩家最早確定的新冠肺炎重症定點醫院之一,在醫療隊和地方同行的救治下,患者出院率超過30%。醫療隊隊員科學防護,無一人感染。

  衝在一線,站在前沿,他們帶來信心和希望。

  在漢口醫院重症監護室的第一天,文職人員孫青認識了從上海到武漢出差染病的重症患者烏大叔,雙方相約:一起努力,一起加油,一起回上海!

  愛的力量,在醫患之間傳遞——

  那天,一名重症患者需要立即實施搶救。患者血管條件差,文職人員付靖和同事一遍一遍地耐心觸摸尋找適合扎針的地方。等她滿身大汗地扎好留置針,患者朝她豎起大拇指。那一刻,她也向患者豎起大拇指。

  “如果病床上躺著的是自己的親人,我該怎樣做?”工作中哪怕再苦再累,付靖和同事們都堅守崗位,竭盡所能護理每一名患者,盡最大努力減輕患者的病痛。

  27歲的馬曉麗是一名文職護師。臨行前,母親問她怕不怕?她説:“不怕,做好防護,就沒啥可怕的。再説,如果醫生護士都害怕,那患者怎麼辦?”

  在病房,每逢有重症患者需要緊急施救,馬曉麗和同事都毫不猶豫地迎上去!“那一刻,沒時間考慮自己會面臨多大風險。”馬曉麗説。

  愛的力量,也是希望的力量。

  一個新生兒的平安健康,牽動著許多人的心。在中部戰區總醫院兒科病房裏,新生兒壯壯茁壯成長,已經順利渡過了呼吸關、營養關、體溫關、感染關,各項生理指標都很正常。

  回顧全力救治重症孕婦、護理新生兒的日日夜夜,去年才成為文職人員的主治醫師尹太勇覺得無比欣慰。

  新生命的出生,給人們帶來無限的希望。有這些愛的力量每天在病房裏傳遞,人們相信,再凜冽的寒冬,也阻擋不了春天的到來!

  從他們年輕的臉上,我們看到了使命傳承

  “2003年抗擊非典,你們保護我們,這一次換我們來保護你們!”

  “哪有什麼白衣天使,不過是一群孩子換了一身衣服,學著前輩的樣子,治病救人、和死神搶人……”

  在這段不同尋常的日子裏,這些溫情的話語,時不時地被人們提起。

  “我們來了!”除夕,從上海星夜出發的150名隊員中,有43名90後女護士。這支平均年齡只有25歲的隊伍中間,文職人員佔到一半以上。

  “第一次匆匆剪短頭發、第一次穿成人尿不濕……”抵達武漢後,繁重的工作之余,文職人員孫青用細膩的筆觸記錄下所見所聞、所思所悟。

  這些90後諸多的“第一次”,也是無怨無悔的“逆行”印記。

  這是他們的行動宣言:現在,該是我們這一代擔當責任的時候了!

  從漢口醫院轉戰火神山醫院,事實證明:這群年輕的文職人員經受住了各種嚴峻的考驗,是一支值得信賴的生力軍!

  “我是護士長,是神經外科危重症監護室的護士長,當然是我第一個進病房!”大年初三,醫療隊第一次進駐收治大量確診患者的漢口醫院,護士長張婷主動要求第一批進入隔離病房,身材瘦弱的她,扛起的卻是監護室的一片天!

  面臨風險,張婷挺身向前。很多年輕的文職人員也是好樣的,他們有的出徵前最後一刻才通知家人,有的甚至到現在都還沒有和家人説實情,他們是怕家人擔心。

  從他們年輕的臉上,我們看到了使命傳承——

  非典時期,付靖正讀高三。那一年她的表姐出徵小湯山醫院,表姐的颯爽英姿和堅毅勇敢深深地感染著她。從那時起,她就想和表姐一樣成為一名軍人、一名白衣天使。

  如願考上陸軍軍醫大學,付靖畢業後轉改為文職人員,成為一名護士。她在“紅區”工作的視頻在《新聞聯播》播放後,全家人都為姐妹倆相隔17年的接力喝彩。

  變的是身份,不變的是軍魂。

  “報告!我有豐富的醫學救援、傳染病防疫以及洗消工作經驗,請戰支援武漢!”軍人轉改文職的神經外科護師霍軍麗,曾參加過汶川抗震救災和玉樹地震救援。馳援武漢的集結號吹響,她第一時間請戰。

  在火神山醫院,霍軍麗每天一絲不茍地進行ICU環境消殺、醫療垃圾處置和呼吸機管路消毒,竭盡所能為戰友和患者提供可靠的安全屏障。

  這場戰“疫”,注定要寫入歷史。在這場史無前例的行動中,文職人員突擊的腳步、激揚的聲音和辛勤的汗水,化作武漢保衛戰的壯美音符。

  “當需要一個人站出來時,那叫勇敢;當一個團隊挺身而出時,那叫擔當;當一個國家身處逆境呼喚一種精神時,那就是使命!”幾天前,看到中國女籃的賽前動員視頻,酷愛體育運動的趙春光一邊看一邊抹眼淚。

  總攻的號角,響徹在荊楚大地上。趙春光與1200余名文職人員站在一起,與所有軍隊支援湖北醫療隊隊員一起,與來自全國各地的醫療隊隊員一起,與時間賽跑、與病魔較量……

  衝鋒——勝利,終將到來!

  衝鋒——勝利,終將屬于我們!(記者 陳國全 王通化 高立英 孫興維)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徐宙超
匯聚武漢保衛戰的新銳力量-新華網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76611255863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