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京津冀打造地方協同立法新樣本
2020-03-22 09:07:14 來源: 法制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2020年1月18日,《天津市機動車和非道路移動機械排放污染防治條例》經天津市十七屆人大三次會議審議通過。在此之前,河北版、北京版的這一同文本條例已分別于1月11日、17日經兩地人大會議通過,3部條例將于今年5月1日起同步施行。這標志著京津冀首部區域協同立法、同時也是全國首部區域全面協同立法項目的完成。

  2014年,京津冀協同發展作為重大國家戰略被正式提出,對之進行法治引領與保障隨之提上日程。在河北省人大常委會的倡議下,京津冀協同立法拉開帷幕。“6年來,京津冀共進行協同立法10多部,為三地協同發展提供了堅強的法治保障。”河北省人大常委會法工委主任周英告訴《法制日報》記者,如今,京津冀協同立法實現了由松散型協同向緊密型協同、由機制建設協同向具體項目協同、由單一的立法項目協同向全方位協同的轉變,進入到一個新的發展階段。

  破題:邊議邊幹追求實效

  2015年1月30日,《天津市大氣污染防治條例》經天津市十六屆人大三次會議通過,該條例將“區域大氣污染防治協作”單列為第九章。值得注意的是,這一部分是在徵求河北省與北京市人大方面意見的基礎上修改完成的。

  與此同時,列入河北省人大常委會2015年重點立法項目的《河北省大氣污染防治條例(修訂草案)》,也向北京、天津兩地人大常委會徵求了意見,決定在污染治理聯防聯治、處罰標準等方面進行協商溝通。

  彼時,距離京津冀協同發展上升為重大國家戰略,已有一年時間。

  “加強京津冀協同立法,已經成為整合區域立法資源優勢、增強地方立法總體實效、推動京津冀協同發展的迫切要求。”周英介紹,河北省人大常委會法工委最早發起京津冀協同立法這一倡議,2014年5月至8月,三地人大常委會和法制工作機構分別進行了交流和磋商,倡議得到北京、天津積極響應,協同立法提出。

  在此之後,本著邊議邊幹的原則,京津冀三地在確定和調整年度立法計劃以及制定地方性法規過程中,開始嘗試開展協同立法。

  按照《京津冀協同發展規劃綱要》,三地要在交通一體化、生態環境保護、産業升級轉移等重點領域率先取得突破,這自然也是京津冀協同立法的重點。其中,京津冀山水相連,生態環境保護成為協同立法的優先選項。

  2015年3月,首次京津冀協同立法工作會議通過了《關于加強京津冀人大協同立法的若幹意見》,京津冀協同立法就此破題,實現從理論設想到落地實施的轉變。

  作為生態環保中最為急迫的重大立法項目,三地對大氣污染防治展開聯合攻關。當《天津市大氣污染防治條例》通過時,正處于網上立法聽證階段的《河北省大氣污染防治條例(草案)》,也將“京津冀區域大氣污染聯防聯治”寫入其中。

  2016年1月,《河北省大氣污染防治條例》經河北省十二屆人大四次會議表決通過。在河北制定此條例過程中,京津冀三地首次開展立法協同,就建立協調機制、環評會商、協同監管、聯防聯治等作出規定。

  三地還著手對不適應、不合拍、相衝突的現行有效地方法規開展清理工作。2014年至今,河北省已廢止24部、打包修改68部地方規章。

  推進:頂層設計確立機制

  為什麼要進行京津冀協同立法?

  周英坦言,主要是要解決三個問題:把京津冀協同發展中的問題作為協同立法的重點,加強聯合攻關;加強立法溝通協商,實現立法成果共享,降低立法成本,提高立法質量與效率;貫徹優勢互補、互利共贏、區域一體原則,整合立法資源,最大限度發揮協同推進優勢。

  “對于京津冀協同立法而言,由其創新性所決定,制度建設尤為關鍵。”周英説,京津冀協同立法啟動後,三地加強頂層設計,制定了多個立法協同文件,探索確立了順暢有效的協同立法機制,搭建起“四梁八柱”。

  2019年8月8日,第六次京津冀協同立法工作聯席會議在河北省石家莊市召開,會議聽取並討論了《京津冀協同立法回顧與展望總結報告》,就機動車和非道路移動機械排氣污染防治條例有關問題達成共識。

  6年來,聯席會議已經成為京津冀商討立法工作的重要機制。聯席會議每年至少召開一次,採取三地輪流負責的方式,交流年度立法計劃和三地重要法規的立法工作,研究討論協同立法相關文件,研究協同立法有關專門問題。

  通過這一機制,河北省人大常委會法工委副主任郭紅介紹,河北在制定國土保護和治理、地下水管理、水土保持等條例過程中,與京津進行了全程溝通和完整對接,在立法宗旨、規范內容、法律責任方面謀求共識、相互補益、實施聯動,立法質量和效率明顯提高。北京、天津在制定大氣污染防治、水污染防治等法規時,也主動徵求其他兩地人大的意見和建議。

  2017年第三次京津冀協同立法工作會議通過了《京津冀人大立法項目協同辦法》,規定涉及三地的重要立法將由三方共同商定,這標志著京津冀人大立法項目協同機制正式確立。

  2018年第五次京津冀協同立法工作會議通過《京津冀人大立法項目協同實施細則》,進一步完善了協同立法制度體係,標志著三地協同立法走向深入。

  郭紅表示,按照辦法細則,三地人大在編制立法規劃和年度計劃時,吸收彼此意見,照顧彼此關切,根據實際及時調整,使立法計劃和立法項目既能滿足本地需要,同時也照顧到兄弟省市的意見,在制度建設上方向一致。

  深化:創新模式全面協同

  大氣污染防治、國土保護和治理、水污染防治、道路運輸管理、科技成果轉化、發展循環經濟、節約能源、專利保護、濕地保護、居家養老服務……在河北省近年出臺的相關地方法規中,不斷出現“京津冀”字樣。

  “三地人大主動圍繞京津冀協同發展要求選取立法項目,在交通、生態環保、産業轉型升級三個重點領域率先突破,帶動其他領域協同立法穩步推進。”河北省人大常委會法工委法規一處處長蔣育良介紹,經過不斷實踐,三地實現由立法計劃、規劃協同到具體立法項目的協同,目前已就10多部法規開展了協同立法。

  具體立法項目協同工作中,京津冀著重推動立法內容協同,並實現從內容到進度全面協同。“題目一致、框架結構一致、適用范圍一致、基本制度一致、監管措施一致、區域協同一章內容一致、行政處罰一致,而且審議節奏、出臺時間也一致。當然,為了尊重各地經濟社會發展的實際情況,三地也保持了各自特色的內容。”説起機動車和非道路移動機械排放污染防治條例,蔣育良數著手指頭對記者説。

  2018年7月,第五次京津冀立法協同工作聯席會議將機動車和非道路移動機械排放污染防治立法確定為重點協同項目。此後三地先後召開11次會議,反復協商努力、求同存異,探索出區域立法同步制定、協同起草、同步審議通過、同步實施的協同立法新模式。

  事實上,此次京津冀全面同步協同制定條例的意義,不僅有助于解決長期困擾三地的具體問題,還為全國省級層面區域協同立法提供了制度范本。

  京津冀協同發展越深入,對協同立法的要求就越高。三地人大協商,在協同立法基礎上,將推動開展協同監督、協同代表工作,適時開展三地人大聯合執法檢查、聯合代表視察等活動,打造國內乃至國際地方協同立法工作的新樣板。

  “6年來,京津冀協同立法已經成為地方立法領域的一道亮麗風景線。”出席第六次京津冀協同立法工作聯席會議的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副主任許安標表示,開展京津冀協同立法是三地人大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重要指示批示精神和黨中央重大決策部署,結合地方實際創造性做好立法工作,更好助力經濟社會發展和改革攻堅任務的鮮活事例和典型。(記者 周宵鵬)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詹婧
京津冀打造地方協同立法新樣本-新華網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749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