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定制公交”守護復工
2020-04-02 08:30:22 來源: 北京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每天清晨,數百輛身著中國紅“新裝”的公交車駛向京城大型居住區,將通勤族從家門口直接送至位于國貿、金融街、望京等商圈的寫字樓。傍晚,再把他們從單位接回家。

  這些“身份特殊”的公交車線上訂票、一人一座,部分新車型配有USB充電接口、車載Wi-Fi,疫情期間上車測溫、嚴控滿載率,成為守護復工路的“網紅”交通工具。它們有個貼切的名稱——“定制公交”。

  疫情期間,迎難而上,“北京定制公交升級版”微信小程序火速上線,從智能開線係統到各項使用功能全面升級,日客運量增長五成,越來越多的市民坐上了“定制”的公交車。

  高品質出行催生“棄車族”

  早上7時40分,朝陽通惠河南岸,遠洋一方小區東門外,一輛紅色車身的定制公交準時發車,載著十余名乘客駛向位于國貿地區的大北窯東站。疫情期間嚴控滿載率,基本上一個人倆座。家住遠洋一方小區的聶先生舒服地坐在軟座上,打開了手機上的英文閱讀軟件,這是他每天固定的學習時間,“35分鐘,一站直達,沒有幹擾,特別適合晨讀。”

  從兩年前搬到遠洋一方住,聶先生就再沒開車上過班,“定制公交能走專用道,早晚高峰至少節省二三十分鐘。”説話間,這趟車左轉駛入京通快速路,跑上最內側的公交專用道,此時社會車道車行緩慢,地圖軟件上該路段已經飄紅,但專用道卻一路暢通,速度遠超私家車。

  聶先生乘坐的這趟車,是定制公交“最老”也是人氣高的線路之一。7年間,從兩個班次增開到9個班次,客流最大時同一時間發出6輛車,成為行駛在京通快速公交專用道上的“通勤車隊”。

  北京公交集團客二分公司運營著78條定制公交線路,連接通州、管莊等東部地區與國貿、王府井、金融街等商務區,談起這趟“老線”的熱度,運營管理部科員姜濤有些得意,“在京通快速雙會橋解除‘禁左令’之前,它是唯一可以在此左轉上京通快速的一趟車,與其他必須繞行楊閘環島的車輛相比,高峰期能節省半小時。”

  隨著車型迭代升級,定制公交被白領們打上“高大上”的標簽。不久前,在從地鐵百子灣站發往一四二中的新開線路上,乘客們驚喜地發現——符合人體工程學的可調節軟座椅,每個座椅後方裝有可活動小桌板、兩個USB充電接口,車廂配備移動車載Wi-Fi。“厲害了,這是高鐵級配置啊!”新老乘客紛紛為定制公交點讚。

  走專用道、省時高效,乘坐舒適,定制公交催生了一批“棄車族”。僅以京通快速為例,40余個方向的定制公交日常吸引三千余人次通勤客流,調查顯示,近七成乘客原來靠私家車出行,高峰小時可減少一千余部私家車上路行駛,相當于京通快速一條車道的機動車流量。

  2011年施劃于京通快速路的公交專用道,是我國第一條施劃于城市快速路的公交專用道。此後,京藏、京港澳、三環路公交專用道陸續啟用,公交通勤能力大幅提升,途經專用道全程的公交線路平均提速41.9%至123.4%。

  公交提速了,但早晚高峰留給私家車的車道資源相對少了。“如何將自駕車主轉化為公交乘客,通過集約化運輸緩解路面壓力,提升首都市民出行幸福感?”北京公交集團線網中心副經理季欣榮道出了定制公交的“初心”。

  2013年7月,北京定制公交平臺正式上線。此後,從最初的商務班車到北京南站合乘公交,再到今年疫情期間火速“上新”的復工定制公交,定制公交平臺不斷升級,産品越來越多樣化,“初心”卻沒有改變。

  復工定制公交火速“上新”

  2月11日,定制公交團隊接到“一項不可能完成的任務”——17天時間,完成“北京定制公交升級版”微信小程序上線,全市范圍徵集復工線路,還要開通全部已有+新開的定制公交線路,守護市民復工路。

  “不可能完成也要完成!”定制公交領導小組立了“軍令狀”,團隊成員開啟“連軸轉”工作模式。“技術方案、業務規則、運營方案、車輛保障、安全措施……無數細節需要研討、敲定。”北京公交集團啟迪出行公司總經理孟偉介紹,連續日夜奮戰,成員們身體達到了極限,有人患上中耳炎,有人累到嘔吐,有人嗓子發炎、被迫隔離,剩下的人索性吃住在辦公室,每天就在行軍床上睡三四個小時。

  2月17日,線路徵集正式啟動。“北京為復工單位個人定制公交”這一話題迅速登上微博熱搜排行榜第二名,僅排在“鐘南山談疫情”之後,並引發1.3萬討論次數。“復工”“定制”“安全”,這樣的字眼觸動了疫情期間為出行苦惱的通勤族,不到一周時間,共收到2萬余條個人申請和500多家企業申請,先後有7000余人通過微信客服加入了不同區域的線路討論微信群。

  叫好容易叫座難。成功定制一條新線,遠比想象中艱難。“需求收集,係統進行算法匹配、人工驗證,進行線路走向設計;線路走向確定後,根據需求明確上下車站點;線下進行站點走合,確保線路快速直達……”孟偉一口氣列出一長串流程。

  更難的是,與常規線路相比,定制公交還要經受預售“大考”。“達到預售人數才能開成,否則前期一切心血白流。”孟偉無奈地説,許多需求集中的線路精心設計完,卻發現訂票人數很少,調查一圈發現,用戶填寫需求,但實際還沒復工或者在家辦公,也有部分市民想等疫情結束再乘坐。此外,線路走向、發車時間都要精準匹配需求,線路才能撮合成功。

  2月25日,“北京定制公交升級版”微信小程序正式上線,在原有150條線路基礎上,新增44條預售線路。當天上午,“天通北苑三區南門-後廠村路”率先突破成行人數,成為第一條預約成行線路。次日,共有回龍觀、天通苑、百子灣、魯谷、望京、青年路、航天橋等地區的14條新線陸續成行。

  首批開通的14條新線中,6條線路分別從望京、天通苑、回龍觀三個地區發車至後廠村。“每一條線,我們都開車走了數次,有沒有限高、能不能轉彎,經過現場勘察才最終確定路由。同時,還要測量公裏數、制定票價,司機進行線路實習,安裝站牌,車身涂裝,不同線路票價不同需要單做費率卡。”客一分公司運營管理部經理郝曉博介紹,由于預售線路能否開成存在未知,短短5天時間,他們實際上設計了20條線路開行方案,“剩下的雖然目前沒開成,也會作為儲備線路。”

  截至目前,全市共有173條定制公交線路;幾乎每周都有數條新線路定制成功,更新著這一數字。

  “我的線路,我做主”

  3月10日7時50分,一趟從豐臺蓮花小區開往永安裏路口西的定制公交投入運營,與個人用戶撮合成行不同,車上乘客都是同一家保險公司的同事。“我們都住在單位宿舍,上班時間也一致,定制公交就是為我們‘量身打造’的!”坐上車後,乘客張女士感慨地道出定制公交兩大“保障”——乘車人員相識,安全有保障;全程40分鐘,能走長安街公交專用道,時間有保障。

  由于出行線路明確、乘車人數“達標”,這樣的企業用戶定制效率非常高。“提交需求後,第二天就有客服聯係我們,溝通幾次後,就通知線路開成了。”職工李先生説,目前公司每天只有不到一半人上班,隨著日後全面復工,還會向公交集團申請增開班次。

  “公交企業強項是線下運營組織,在互聯網平臺算法優化、乘客需求收集、市場營銷方面不佔優勢。”季欣榮坦言,去年以來,通過與國內一線互聯網智能公交領域的技術開發及運營團隊合作,取長補短,定制公交邁進“對內整合線路資源、對外開拓用戶市場”的新階段。

  改變,從用戶體驗開始。市民通過微信小程序提交出行需求後,不再被動等通知,而是被客服拉入相同出行區域的微信群,為線路開行、優化出謀劃策,為自己的線路做主。

  定制公交運營總監熊新福介紹,微信客服平臺上共有192個線路討論群,由多名同事分工負責。“航天橋北-花園橋-史各莊”“雲崗北區-大北窯西”……這些微信群均以需求線路命名。別小看群裏每天大量的討論,一批線路優化、時間調整,甚至于成功開行,都産生于這些討論。

  熊新福舉例説,比如上莊東小營北口-後廠村路的早班線路,多位乘客反映早上友誼路比較擁堵,過去經常自駕的乘客提議改走永豐路。客服將建議反饋給運營公司後,通過現場調研,情況確實與乘客反映相符。改!4月1日開始,這趟車正式改走永豐路。

  發車時間合適,也是線路撮合成功的關鍵。從後廠村路發往魯谷的晚班車,開線時發車時間為19時10分,但乘客們紛紛反映發車太晚了,下班後還要等好久,于是大家在群裏商量,發現18時30分發車,大多數人都能接受。于是,這趟線路提前了40分鐘發車。

  讓客服們感動的是,聊著聊著,熱心乘客也變成了定制公交微信“客服”。“車到了,同志們,回家啦。”“等下,在過天橋。”“司機龔師傅電話大家記一下,以備不時之需。”“這是咱們的班次號:022301,大家別坐錯。”在航天橋北-史各莊南線路微信群中,這些“溫馨提示”都來自乘客。

  受到熱心乘客啟發,定制公交運營團隊發起“我的地盤聽我的,我的線路我做主”活動,鼓勵乘客將站點實景圖拍照上傳至小程序,配合站點步行導航功能,幫助新乘客順利找到乘車點。一旦選用,站點實景圖上將標記拍攝者的專屬昵稱。效果超出大家預期,乘客們不僅踴躍參與,不少實景圖涵蓋路牌、站牌、車輛行駛方向、周邊顯著地標,比運營人員拍得還好。

  定制體驗,持續提升。“我們將陸續上線新功能,讓乘客更便捷地優化自己的線路。”孟偉介紹,市民將可以通過小程序,自己進行增設站點、優化路由、修改發車時間甚至設計新線路的操作,進一步提升定制參與度。

  定制“家族”將增新“成員”

  梨園、管莊、金融街、三元橋、天通苑、回龍觀、望京、西二旗、中關村、黃村、三裏河、北七家、北苑、魯谷、國貿、百子灣……如果你在這些區域居住或上班,每個工作日都可能邂逅定制公交。

  據統計,從通州進城方向途經朝陽區,再駛向國貿、金融街、三元橋等主要辦公區域的定制公交就有80余個班次。分區域看,管莊作為出發地或目的地的共40余個班次,國貿作為出發地或目的地的共37個班次,金融街作為出發地或目的地的共30個班次,中關村作為出發地或目的地的共17個班次。

  除了這些通勤線路,定制“家族”還有許多不同的“成員”。

  每逢節假日,公交集團都會開通數條節假日專線,包括東直門外-古北水鎮、東直門外-慕田峪、德勝門-八達嶺、前門-奧林匹克公園等熱門旅遊線路;為了方便北京南站高鐵旅客晚間到京後的交通出行,開行6條高鐵專線;突破道路條件限制,開行兒研所專線,採用6米長的中巴車型,為了打通首都兒研所、地鐵建國門站和朝陽門站之間的接駁微循環……

  2018年中秋節,“合乘”定制公交率先在北京南站開通,開啟了線上預約、合乘出行的定制公交新模式。“由固定線路運營組織突破為動態班次運營組織,採取需求響應式的動態線路、動態站點和動態發車時間的全新服務模式,為市民提供及時響應、定制化、個性化的公交出行新選擇。”季欣榮説。

  隨著升級版的定制公交新平臺上線,節假日專線、就醫專線、高鐵專線、“合乘”定制公交等服務品種的“定制”都將陸續遷移至新平臺。北京定制公交産品形態也將越來越多元化、個性化。

  在“合乘”定制公交方面,除了最早開通的北京南站,今年計劃在其他大型交通樞紐開通用戶聚合出行的“合乘公交”,産品功能也將進行整體升級。此外,望京等試點區域今年將開行巡遊小巴業務,“車長6至7米,座位在12至15座之間,車內還可給移動設備充電。”孟偉介紹,巡遊小巴依托已有公交站點上下客,通過“定站、不定線”,更便捷、靈活地定制出行服務,提升公共出行比例,降低私家車使用強度。

  親歷了北京定制公交成長的7年,季欣榮深感“路遠且艱”。隨著定制公交業務不斷拓展,車輛資源如何保障?受到場站條件所限,大型交通樞紐開通的“合乘公交”停車問題如何解決?正如疫情期間火速“上新”一樣,還有許多難題需要破解。

  對話

  記者:定制公交對復工復産有何意義?

  徐康明(城市交通專家):定制公交乘客人群相對固定,實名乘車可追溯,並且每人都有座位,保持一定間隔,上車前還要測體溫,疫情防控期間對乘客來説是一種出行保障。定制公交在特殊時期發揮的作用,政府應該高度重視並加以總結,為日後城市公共交通服務向個性化、定制化發展積累經驗。

  記者:為何定制公交過去存在叫好不叫座的現象?

  徐康明:定制公交發展初期,沒有突破公交企業傳統經營思維,在互聯網平臺算法、需求撮合方面存在短板,而互聯網企業不具備公交企業多年積攢的線下運營經驗及大量站點、車輛等資源,因此只有強強聯合、取長補短,才能真正實現創新發展。

  此外,雖然各地政府對定制公交的發展都是認同的,但無論是國家層面還是地方政府層面,對定制公交的發展都缺乏相關政策支持,包括發展規模,定制公交增量能否突破公交車總量控制;作為政策性虧損行業,定制公交能否與常規公交一樣,享受政府財政補貼。我認為,定制公交不僅可以提升市民出行幸福感,還可以緩解交通擁堵,産生巨大的正向效益,政府應該從政策上和財政上予以支持。

  記者:定制公交長足發展,還需解決哪些問題?

  徐康明:定制公交的發展,不能僅靠政府和公交企業,還需要各部門、大型企業、社區的支持。比如候車問題,無論是國貿、金融街等商務區的通勤線路,還是北京南站、北京站的合乘公交,都因場站資源緊張、停車難限制著進一步發展,這需要各管理部門坐下來共同研究解決方案。

  在線路徵集方面,地理位置相近的大型企業、國家機構應該聯合起來,共同召集單位員工定制線路,此外社區組織也要積極發揮作用,推動定制公交形成更大規模,讓越來越多的市民受益。(記者 孫宏陽)

+1
【糾錯】 責任編輯: 黃浩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秦嶺大熊貓寶寶健康成長
秦嶺大熊貓寶寶健康成長
西安:春光好 健身樂
西安:春光好 健身樂
山東濟南:萬畝桃花笑春風
山東濟南:萬畝桃花笑春風
青島膠州灣大橋膠州連接線開通
青島膠州灣大橋膠州連接線開通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8025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