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這個春天的第一筆訂單,發往湖北 戰“疫”中,民營企業消費扶貧一舉兩得
2020-04-03 07:33:13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發往湖北的訂單不僅打破了河南虞城面粉銷售困局,也為抗疫提供了生活保障。這是志願者在卸貨。志願者供圖

  從一月底到三月初,彭彬頓頓都在吃小番茄炒蛋。一個雞蛋要搭配幾斤小番茄。

  其實他早吃膩了,又不好意思説,還得帶頭吃。

  43歲的彭彬是廣東湛江那毛村的駐村第一書記。那毛村種了60畝小番茄,春節期間正是小番茄採摘和銷售旺季,每天都能收四五噸。這些原本銷往北京、浙江、兩湖地區的小番茄,因為疫情影響滯銷了。村裏的冷庫能存25噸,眼看就要滿了。駐村工作隊舍不得小番茄白白爛掉,帶頭當菜吃。

  光靠他們幾個吃能起多大作用呢?

  彭彬説:“微乎其微,杯水車薪。”

  “每天一睜眼一萬多元沒了”

  壞消息是組團來的。

  先是運小番茄的貨車下不了高速,只能眼睜睜看著被悶壞。再是本地道路設起卡點,物流徹底停了。緊接著,小番茄採摘急需勞力,村民卻宅在家不敢下地。

  對種植戶來説,小番茄是資本和勞動雙密集型産業。每畝需投入本錢8千至1萬元。從一月到五月,小番茄基地每天都需要雇傭30多人,其中20多個在田間修剪和採摘,10多個在冷庫打包、裝車。

  彭彬説,小番茄的修剪、採摘和打包環節都在村裏,能讓貧困戶在家門口就業增收。

  疫情帶來銷售難和用工難導致小番茄産業陷入了惡性循環。銷售難帶來種植戶資金無法回流,雇不起勞動力採摘,小番茄爛在地裏,愈發賣不出去。

  為了不讓小番茄爛在地裏,駐村幹部和村幹部入戶發口罩、反復宣傳“只要保持距離,在地裏勞動不用過分擔心”。後來又把工錢從原來的每天100元提高到120元,來務工的村民才從最初的幾個人增加到幾十個。

  小番茄每天源源不斷從地裏收上來。那些存不進冷庫的小番茄,一部分被制作成肥料,一部分被當成飼料。

  “從人吃的突然變成牛羊吃的。”彭彬很心疼。

  最吃緊的時候,村裏的小番茄基地幾乎發不出村民的工錢。算上工人的工錢、肥料和包裝費用,每天一睜眼一萬多元就出去了。而疫情之前那毛村兩三天就發一批貨,每批有2萬多元的産值。

  “這太可怕了。”彭彬説。

  後來,原本日結的工錢只能改成了每星期結,最終又變成月結。

  其他人也著急。

  村幹部看著滿倉的小番茄直搖頭嘆氣。一些沉不住氣的村民説,“完了完了,小番茄不行了”。一些好心的村民安慰他們,“太不容易了,要不就算了,疫情過了再想辦法”。

  疫情給種植業帶來的不幸是相似的。

  廣西南寧市隆安縣的一家合作社負責人楊成林告訴記者,因為高速公路封閉、找不到貨車司機和批發市場關閉,合作社有一千萬斤的沃柑遭遇銷售難題。

  在青海大通回族土族自治縣朔北鄉,當地合作社負責人李國梁説鄉裏有600多噸胡蘿卜沒法運出去。

  在河南虞城縣稍崗鎮,致富帶頭人宋偉的庫裏存著50噸的蘋果賣不出去。幫扶的貧困戶天天給宋偉打電話,問的都是有沒有客戶,什麼時候能出貨?

  宋偉心裏也急,再賣不出去,積壓的優質蘋果只能賤賣給果汁廠了。但他只能安慰貧困戶説,“疫情會很快過去的,慢慢會好的”。

  打破困局的第一筆訂單

  春天的消息來得比他們預想得都要早。既讓人喜出望外,也讓人措手不及。

  2月16日,宋偉在電話裏通知幫扶的貧困戶説,訂單來了,積壓的30噸全要。單子要得急,趕緊來幫工。

  2月18日,在吃了近20天的小番茄炒蛋之後,彭彬終于接到第一筆大訂單——5噸小番茄,外加10噸的茄子、青椒、青棗等蔬果。這是疫情發生以來那毛村接到的最大一筆單子。

  2月25日,楊成林也接到一通電話,對方要採購15噸沃柑。幾天之後,同一個電話又要了兩批果子,分別是10噸和27噸。得到通知來復工的農戶楊春尊説,“在家悶壞了,也沒收入,現在終于可以上班,能給湖北送去春天的味道”。

  彭彬説,這是打破疫情困局的一筆單子。

  接到這第一筆訂單之前,那毛村的小番茄基地幾乎只剩下“最後一口氣”。如果沒有這筆訂單帶動“銷售—雇工”的良性循環,連工人都請不起了。

  “難的時候,每一筆訂單都重要。”楊成林也認為,這筆訂單不僅是增加了銷售量,更給了合作社成員信心,讓他們撐到交通恢復、訂單回暖。

  這些訂單都要求幾天之內發往湖北,它們都來自碧桂園集團。

  疫情發生以來,碧桂園集團、國強公益基金會聯合廣東省扶貧基金會,開展“保供給,防滯銷”採購專項行動,通過採購大批農副産品支援湖北,推進企業和各扶貧基地復工復産、農戶春耕備耕,助力打贏疫情防控阻擊戰和脫貧攻堅戰。

  而疫情期間完成這筆訂單並不容易。

  光是找願意去湖北的貨車就費了一番功夫。進湖北一趟得隔離14天,找的司機要求14天隔離期也得補償他的誤工費。運一趟小番茄最終花了3萬多塊錢,司機的誤工費比運費還高。

  彭彬説:“錢是碧桂園出的。”

  如何保證質量也是問題。平時那毛村發車到武漢,40個小時不到。而疫情期間沿途需要頻繁打開冷庫抽查,80小時可能都到不了,小番茄品質受影響。為此,彭彬提前將原本的紙質包裝改為泡沫箱,以應對轉運和發放過程的丟擲,同時在包裝內側附上吸水報紙和海綿,控制運輸過程中的保水保溫,保證小番茄質量。

  楊成林接到訂單時除了賣不出去的果子,其他的幾乎都缺——缺貨車、缺工人、缺包裝箱,就連果子還在樹上挂著。

  然而,在接到訂單的兩天之後,貨車裝滿了包裝好的沃柑,還提前半天出發了。

  這筆訂單是搶時間搶出來的。貨車是加價請的,包裝箱也是加錢趕制的。而好不容易請的30多個工人連著加班兩天,才完成了本該是七八十個人的工作量。

  考慮到封城之後湖北一些地方生活物資緊缺,楊成林説,一邊聯係辦理通行證,一邊就讓司機先上路。而等司機快進湖北了,通行證才辦好。

  幸運兒不只有他們。

  據介紹,截至3月10日,碧桂園已採購來自全國18省47縣的164款合計1614.35噸扶貧農産品,分批送往湖北13個城市的150多個社區、共10家醫院、15個指揮部,超20萬戶居民受益。

  最艱難的時刻熬過來了

  疫情的影響超出了彭彬的預估。

  最初,他以為疫情到元宵節怎麼也該結束了。到那時,湖北、浙江、北京的訂單自然就恢復了。

  碧桂園的捐購訂單只能解一時之困,卻不是産業發展長久之計。彭彬把目光瞄準距離更近的大灣區。一方面開展村企合作,主動接洽新銷售平臺;另一方面,學著直播“帶貨”,對著鏡頭大聲吆喝。彭彬參加了六七場直播,如今也成了不大不小的網紅。

  其實那毛村的冷庫裏現在還是滿的。只是隨著物流暢通,電商回暖,兩三天就能循環一次。彭彬也用不著頓頓小番茄炒蛋。

  然而疫情的影響已經造成。和以往相比,那毛村的小番茄生命周期縮短了半個多月。

  疫情期間,為了不讓地裏的小番茄長得太快,那毛村的小番茄基地在本該大水大肥的時候有意控水控肥。這意味著原本5月才結束的採摘期提前至4月10日前後就收尾了。

  彭彬告訴新華每日電訊記者,今年小番茄賬面浮虧是肯定的。但是小番茄基地裏村民的務工收入一分錢沒減。

  經此一“疫”,那毛村不僅積累了大量寶貴的客戶資源和新的銷售渠道,也培養了懂電商的農民隊伍。更讓彭彬對未來有底氣的是,村民看到基層幹部對抗疫和産業發展這麼拼,會對基層幹部更支持。

  最艱難的時刻已經熬過來了。

  宋偉希望繼續和碧桂園合作。接下來,他打算延伸蘋果産業鏈,同時新建冷庫,帶動更多貧困戶增收。

  如今,楊成林也已經把滯銷的一千萬斤沃柑銷售完了。在下一個收獲季之前,他打算讓自己“多幾條腿走路”。現在的銷售主要靠批發和商超,但並不足以應付疫情帶來的市場風險。這個42歲卻已經從事了20年農業的“老農”,如今想嘗試預售和直播“帶貨”這些新玩意兒。(記者 張典標)

+1
【糾錯】 責任編輯: 黃浩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清明時節粿飄香
清明時節粿飄香
武漢:熟悉的味道慢慢回來
武漢:熟悉的味道慢慢回來
春到武夷生態美
春到武夷生態美
多管齊下護林防火
多管齊下護林防火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8074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