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老車間主任們遇到的新問題
2020-04-15 08:05:16 來源: 工人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疫情影響下,一些傳統制造企業智能化不足問題凸顯。如何加快車間技術管理智能化升級,成為這些企業的當下課題——

  老車間主任們遇到的新問題

  閱讀提示

  一些勞動密集型制造企業的生産車間,由于智能化運用不足,涉及到的一些管理問題在疫情下凸顯出來,復工人員短缺、物料調控不完善、防疫生産難平衡,使得車間主任們疲于應付。如何加快車間技術管理智能化升級,成為這些企業的當下課題。

  這些企業的車間主任們都或多或少經歷著企業智能升級的陣痛期。無論是思想觀念的轉變,還是企業管理模式的革新,他們覺得最根本的都離不開人的“智能升級”。

  近日,一起“烏龍事件”讓沈陽市某大型制造企業生産二車間主任蔡國明重新審視了當下的企業管理。有著56名職工的生産車間僅34人返崗,除了1人出現低燒症狀,其中的9人自稱“幹咳、乏力、胸悶、呼吸不暢”,申請休息,可一檢查,又沒事。工人們“鬧情緒”,到底是因為啥?

  蔡國明的遭遇不是個案,一些勞動密集型制造企業其生産車間積聚多年的管理問題在疫情下凸顯出來。記者採訪8位工作2-23年的車間主任發現,復工人員短缺、物料調控不完善、防疫生産難平衡讓一些車間主任焦頭爛額。如何加快車間管理智能化升級,成為這些企業的當下課題。

  “管理上出了問題,職工難免有情緒”

  4月10日,復産整整兩個月,根據防疫需要,蔡國明所在的車間,工人分五批次隔離14天後返崗,部分工人辭職或滯留在外地,有22人未返崗。

  上工率嚴重不足,這給復工後的蔡國明帶來一係列挑戰。

  “一個蘿卜一個坑,蘿卜拔了坑還在”,首要的挑戰便是排班排不開。當了23年的車間主任,蔡國明一直沿用手寫排班表,密密麻麻的“勾挑”擠滿了表格。以往請假的員工只有三兩人,機動的工人很快就能補位。“如今每天排個班就要花一個小時,要保證每塊兒都有人幹活,可各工種復工情況參差不齊,扒拉來扒拉去,就那麼幾個人能頂崗。結果,有的崗連著排班一個月,有的崗一周輪休三天,大家感到苦樂不均。管理上出了問題,職工難免有情緒。這也就是為啥那麼多職工要求休息的原因。”蔡國明苦惱地説。

  復工後,防疫物資緊缺,如何進行高效利用?這曾困擾了遼寧某裝備制造企業裝配車間主任丁澤林很長一段時間。

  他向記者舉例説,車間僅設置免洗洗手液點位這一項就調整了四次。班前會場地、工作現場、職工更衣室、休息室水杯放置點、洗手間、食堂最容易出現人員密集情況。車間購買了免洗洗手液方便職工吃飯、如廁、喝水時先行消毒。設置一周後發現,有的經常空瓶還沒有及時補充,有的地方重復擺放,使用率卻極低。“這要是有個紅外線監控係統,一看哪個點位職工多,一下子就解決了,何苦我調來調去。”丁澤林説。

  換鞋、戴工作帽、穿工作服、過緩衝區、清潔操作臺和物料、手消毒、清潔工具及産品、脫工作服……每個工人進出一次車間需要11個步驟,如今這些都是通過志願者和上崗工人來完成。“生産任務只增不減,防疫工作必須一步不差。”沈陽一家壓縮機制造企業生産車間副主任王成博表示,“搶進度”“嚴消殺”,經常是忙起來縮減了消殺步驟、減少了消毒次數。如果能夠上馬專業消殺設備,讓工人能夠全身心投入生産,消殺的事讓機器來做,那生産和防疫就不會衝突了。

  想要升級,技術、預算、人才跟不上

  其實,車間主任們遇到的問題早有解決方案,那就是工業物聯網。以機器、原材料、控制係統、信息係統、産品以及人之間的網絡互聯為基礎,通過工業數據的全面深度感知、實時傳輸交換、快速計算處理和高級建模分析,實現智能控制、運營優化和生産組織方式變革。

  企業不是沒想過上馬智能管理係統。蔡國明告訴記者,以往一張考勤表貼在車間告示板上,誰來誰沒來,誰幹了多少活一目了然。後來企業曾試用過一款智能考勤係統(包括排班軟件),考勤後各自幹了多少不清楚,獎罰不明朗。發工資第二天,好幾個職工來問為啥扣錢,作為車間主任的他也説不清楚,還要問後臺。“市面上的考勤辦公軟件並不一定適用車間,很少有推送給企業的定制産品,相關技術還是有待完善。”

  成本高是企業不願升級的重要因素。2018年,丁澤林曾去四川綿陽市考察,覺得一家企業的智能雲平臺的設計很不錯,能夠提高産能、節省用料,便申報了項目,領導班子也同意了,結果到技術部門卡了殼。“預算太高,性價比不高。萬一明年有更好的技術和係統呢?再等等。”一拖就是3年,丁澤林覺得大中型企業採用新技術緩慢,怕白搭錢,而小微企業則無力上馬。

  更多企業是缺乏懂得操控和支撐智能管理係統應用的高技能人才。丁澤林解釋説,智能化升級不是某幾個點位,而是全車間所有點位。這就要求車間主任有把控全局的能力和技術,更要求每個工人都能夠嚴格執行,讓傳感、採集的數據更準確,這樣才能保障整個係統良性運作。比方説,係統採集操作工甲上午計件生産9件,下午自動幫他申領了9件用料,可如果這個過程中,甲操作不當就會影響數據的真實性,所以智能升級離不開高技能人才。

  人才培養是智能升級的題中應有之義

  無論是工作23年的蔡國明,還是上崗僅2年的王成博,他們都或多或少經歷著企業智能升級的陣痛期。無論是思想觀念的轉變,還是企業管理模式的革新,他們覺得最根本的都離不開人的“智能升級”,尤其是技能水平。

  “遠的不説,就説最近這次排班混亂,確實存在手工排班的不準確。但如果每個工人曾在多個崗位上幹過,有著多項技能,我也不至于無人可用,這也是未來企業智能升級的需求——適應多崗位的技能人才。”蔡國明經歷過生産從純手工操作到數控機床的演變,企業每次的技術升級他都在場。他表示,無論科技如何發展,操控者始終是人,而什麼時候都缺懂技術、有手藝的工人。

  “整個制造行業的智能升級從來不是幾家企業就能做到的。”丁澤林認為,在智能升級的進程中,政府應當積極引導和協調,推進試點智能工廠、智能示范車間建設,強化龍頭企業的帶動作用,吸引中小微企業加入到智能化改造隊伍中來。建立培育智能化改造企業庫,積極引導企業進行智能化技術改造咨詢診斷,支持企業與智能化改造供應商開展合作,同時加強項目跟蹤服務,推動企業加快實施智能化改造。(記者 劉旭)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施歌
老車間主任們遇到的新問題-新華網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06011258564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