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再訪貴州極貧鄉鎮看“四變”
2020-05-13 15:09:53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貴陽5月13日電 題:再訪貴州極貧鄉鎮看“四變”

  新華社記者段羨菊、王新明、楊欣

  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望謨縣的高山深谷中,坐落著一個多民族聚居的鄉鎮郊納鎮。2019年9月,記者曾到這個位列全省20個極貧鄉鎮之一的山區採訪,9月19日新華社通稿播發《用汗水和生命捍衛脫貧攻堅使命,值得!——夜訪貴州極貧鄉鎮》。最近,記者重訪此鎮,了解最新進展。

(圖片互動)(2)再訪貴州極貧鄉鎮看“四變”

  郊納鎮山上的古茶樹和新茶園(4月12日攝)。新華社記者 段羨菊 攝

  一“變”,基層幹部越戰越“勇”。

  郊納鎮辦公樓氣氛“冷清”,一樓“服務廳”裏,只有3人留守值班。郊納鎮民政辦專幹李永波告訴記者,鎮幹部絕大部分都下沉到村開展幫扶了。貴州從4月1日開始全省脫貧攻堅“衝刺90天打贏殲滅戰”,要求6月底實現所有剩余貧困人口達到脫貧標準、未出列貧困村達到退出標準、未摘帽縣達到脫貧摘帽條件。

  穿行各村,隨時可見係著“脫貧攻堅服務隊”紅袖章的駐村幹部在火熱工作。冗岩村農村危房改造現場,記者見到了望謨縣委常委、郊納鎮黨委書記劉楨。去年9月記者來訪時,正逢帶病堅持工作的他被同事“舉報”,縣委書記強行安排後到醫院治療。不久,他就返回工作崗位。

  他告訴記者,對完成今年脫貧攻堅目標,全鎮幹部雖然深感壓力,但信心十足。能夠在脫貧攻堅一線打拼,是自己的“幸運”。2016年來郊納鎮任職之前,他在州機關工作。“脫貧攻堅磨煉了我的才幹,也讓我體會農民群眾的疾苦。”

  二“變”,貧困發生率越來越“低”。

  再到郊納鎮,全鎮貧困發生率明顯下降,從2018年底的16.01%下降到如今的1.24%。全鎮所有貧困村全部出列,鴨龍村的貧困人口全部清零。全鎮海拔最高、貧困程度最深的高寨村,貧困發生率由2018年底的28.69%降到了1.97%。脫貧攻堅帶動了山鄉基礎設施發展,所有的農戶都從中受益。

  記者去年到高寨村,除了村主道外,村民小組內部的路很多是泥巴路。如今,水泥路通到了很多農戶家門口,路上還可見排污井蓋,村裏的污水開始收集凈化。“我們目前有水泥硬化通村路1條10.6公裏,通組路7條27公裏,産業路3條5公裏,入戶路正在實施。”駐高寨村的脫貧攻堅指揮長紀承滸語氣中含著自豪,“村莊越來越美了,為鄉村振興打下了基礎。”

  三“變”,幹群關係越來越“近”。

  “感謝脫貧攻堅好政策,幫我家圓了住房夢。”冗岩村27歲的農民蔣小軍和妻子正在實施危房改造。前些年,他們一家帶著孩子和母親、繼父還有三兄弟,總共10口人擠在一棟小木房裏,轉身都困難。今年,他們一家被列入危房改造對象,他立即動手新建一層新房,總共要花6萬多元,得到了危房改造補助3.5萬元。能夠住上新房,兩口子都喜出望外,感到人生更有奮鬥的動力。

  記者再次見到了鎮扶貧工作站幹部劉勝珍。正月初五上班後,他一直沒有回過家。對于自己對口聯係已經脫貧的6戶及未脫貧的2戶貧困戶,他每個月會和他們聯係兩三次,要麼上門走訪,要麼電話微信聯係。“剛開始去他們家,有些人話都不願和你説。政府幫他們解決問題,醫保啊住房啊,他們自然就親近你了。”

  四“變”,茶産業發展越來越“猛”。

  郊納鎮路邊的山嶺上,不時可以見到在採摘茶葉的女工,記者與她們交流時,她們對能夠就近務工賺錢很滿意。全鎮共有勞動力1萬余人,2019年70%在外務工。其他在家務農、務工者中,絕大部分集中在茶産業。去年記者來時,只有部分村莊有茶園,重訪時,已經村村有茶園。

(圖片互動)(1)再訪貴州極貧鄉鎮看“四變”

  老人在郊納鎮的茶山上摘茶葉(4月12日攝)。新華社記者 段羨菊 攝

(圖片互動)(3)再訪貴州極貧鄉鎮看“四變”

  郊納鎮山嶺上新栽的當地特有茶樹“八步紫茶”(4月12日攝)。新華社記者 段羨菊 攝

  這個鎮雖然地處深山,但出産國內稀有的紫茶“八步茶”;山嶺土層多亂石,發展其他産業不合適,卻特別適合種茶。因地制宜,全鎮的茶産業逐漸發展壯大,2017年12月至今,從茶産業中獲得土地流轉、務工等收入的農戶,已覆蓋全鎮總人口的65.05%,其中建檔立卡貧困戶100%覆蓋。鎮內規劃建設的茶葉加工廠已進入方案評審階段,當地正在與福建知名茶企深入洽談合作。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頔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海拔7000米以上的壯美景色
海拔7000米以上的壯美景色
中國國家圖書館恢復開放
中國國家圖書館恢復開放
北京:抗疫一線護士的一天
北京:抗疫一線護士的一天
遠眺來古冰川
遠眺來古冰川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7681125979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