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溜索、吊橋、托坪大橋:三座橋見證怒江小山村發展變遷
2020-06-29 10:10:27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昆明6月29日電  題:溜索、吊橋、托坪大橋:三座橋見證怒江小山村發展變遷

  新華社記者楊靜

  奔騰的怒江未曾停歇,日夜奔涌向前。但江邊的托坪村倣佛被時光鎖住,難以擺脫貧困。

  雲南省怒江傈僳族自治州福貢縣匹河鄉的托坪村地處怒江西岸,與東岸的鄉政府一江之隔。然而怒江成為全村難以逾越的屏障,村民出行長時間只能靠溜索、吊橋,買來的拖拉機只能停在東岸,少數村民還在過江時喪命。

  托坪村的群眾從未停止對江東的向往,他們希望住進安全的房屋,但最想要的是一座大橋,能衝破大江阻隔、跨越貧困的大橋。

  去年初,托坪村的群眾搬遷到怒江邊的托坪安置點,告別危房。大橋夢在去年10月得以實現,由三峽集團援建的“托坪大橋”建成通車,讓村民欣喜不已。

  通車當天,村民普四三百感交集,眼角滲出了淚水。“要是早點建成通車,孩子已有26歲了。”普四三説,2009年,自己孩子晚上回家經過江上吊橋時,因為橋體當時沒有護欄,從橋上跌落,第二天才找到遺體。

  “能説漢話、見過汽車,就算是見過世面的人了。”普四三説,村裏曾有一所小學,因條件太差,有老師來沒多久就走了。而孩子要上學,就必須先學會過溜索,往往上學時年齡就比較大了,所以很多村民文化水平都比較低。

  一些村民告訴記者,溜索時代,村裏有好幾個人都掉落江中,有的連遺體都沒找到。

  王小林1994年結婚來到托坪村時,是他這輩子第一次滑溜索過江。“現在回想起來,比坐飛機還害怕。”王小林説,每次滑溜索都像是過了一次“鬼門關”。有一次帶著兒子過江時,溜索在中間停了下來,只能靠手扒拉過去,到岸時已精疲力竭。

  “溜索時代,大家不敢奢求脫貧,能安全往返就是幸運了。”托坪村黨總支書記和建才説,過去大家生活窘困,很長一段時間大家過江都是靠溜索。極端的交通條件限制了大家的出行,也阻礙了外界與村裏的聯係。

  2008年社會捐資建成的吊橋是村裏的“二代橋”,相比溜索已有了很大的改善。而伴隨著出行條件的改善,村民外出接觸新鮮事物更加方便,一些新鮮事物進入到村子。

  尤其是精準扶貧以來,在各級部門的幫助下,村裏只能種玉米、土豆、核桃的傳統得到了改變,有了草果、茶葉等新鮮事物。在與外界交流頻繁的同時,村民的思想發生了轉變,大家開始學習技術、積極外出務工。

  在易地搬遷安置點的扶貧車間,一些群眾已經學會了縫制棒球,用草果桿編織工藝品。

  而過去長時間生活困頓的楊三波,在得知托坪大橋可以通汽車時,做了人生中最大的決定:買一臺榨油機。去年10月,他咬牙向銀行貸款了5萬元,又向親戚借了2萬元,最終湊了8萬多元買了一臺榨油機,在安置點開始加工核桃油、漆油。

  福貢縣産核桃,雖然核桃仁小,但油脂含量高,是壓榨核桃油的好原料。同時,當地群眾還愛吃漆油,而全鄉還沒有一個加工廠,因此他決定為商販代加工。

  記者見到楊三波時,他和妻子正在忙著加工核桃油,投料、撿油餅。雖然滿頭大汗,但他不覺辛苦。

  “再也不想過苦日子了。”楊三波説,他的老家在托坪村最遠的村民小組,一家住在土坯房內。從江邊到家需要步行5個小時左右。小時候沒有老師願意來村教學,所以他沒有上過一天學。

  “托坪大橋通了,托坪村真的變通達了。”楊三波説,從鄉政府開車到村裏只需要5分鐘,商販進出條件得到了巨大改善,因此他榨油的生意越來越好。去年10月到今年4月,已有1萬多元的收入。這比得上在山上一年草果的收入。

  夜幕降臨,居住在匹河鄉集鎮上的村民,從吊橋上走過,來到托坪村的廣場上鍛煉身體,而後又從托坪大橋散步回家。

  “村子發展好了,大家就不再羨慕江東了。”和建才感慨道,溜索、吊橋、托坪大橋,這三座橋見證了村裏的發展變遷,也將見證托坪村更美好的未來。

+1
【糾錯】 責任編輯: 楊婷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盛裝起舞 好戲連臺
盛裝起舞 好戲連臺
青海:巧手繡香包 濃情迎端午
青海:巧手繡香包 濃情迎端午
朱鹮棲息地以秦嶺為中心向東亞擴展
朱鹮棲息地以秦嶺為中心向東亞擴展
夏日古鎮風光美
夏日古鎮風光美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99701126171532